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回 小王庄的战斗(三)
    他们畏畏缩缩地到了寨门跟前,这才发现寨门竟然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这下子他们快乐了,大声地喊道:“终于攻进来了,敌人被我们打跑了。”于是七手八脚地挪开了厚重的栅栏门。

    看到前面打开了寨门,刘子山终于松了一口气,领着后面的人马一窝蜂地闯进了村里。看着没有一个人的街道,刘子山的心里又产生了一丝犹疑,自言自语地说:“人呢,他们的人呢?刚才打得那么凶,这会儿不会都地遁了吧!”

    十队长也觉得奇怪,迟疑地对刘子山说:“我觉得事情蹊跷,还是慎重一些好!”

    刘子山这时却来了豪气,大骂道:“都叫我们打进村了,还怕什么?!掏,一家一家地给我掏,连只老鼠也别剩下,统统地给我掏出来。”

    众士兵在他的喝斥之下,开始小心翼翼地一家一家祸害人了。

    家家的门窗都被堵死,根本就没有门。他们看到墙上有一个半人高的小洞,钻是不钻?有的士兵大胆地钻进去,刚进了院,“啪”地一枪,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一颗子弹,一下子来了个透心凉,把这个士兵一下子打死了。

    有的士兵好不容易撬开了门,刚进了院子,“轰——”地一声,地雷响了,炸死了三四个士兵。有的士兵看到院子里的水缸,想喝点儿水,“啪”地一声,不知从哪里又飞出来一颗子弹,把他的脑袋打烂。

    刘子山和十队长虽然躲在街巷暗处,但是这儿一响,那儿一枪,觉得这个庄里,并不比外面安全,死亡会随时降临到每个士兵头上。十队长又打退堂鼓了:“我说刘千夫长啊,我看这个小王庄实在凶险,有步枪、地雷还有坑道,我们占不了便宜,不如及早撤退吧!”

    刘子山却不认这个理:“你这个胆小鬼,胆子呢,我看有个大闺女,你比谁都上的欢!自凡进了村子,哪有退回去的道理?不给它拾掇干净,我就不姓刘。再看看,这个庄子有没有别的窍门?”

    他俩又仔细观察,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发现了新的秘密,就在村子中间,有一个二层小楼,说不定那就是敌人的指挥机关?只要攻下那个小楼,说不定整个庄子就算占领了。刘子山奸笑一声,发布了新的命令:

    “六队长,你给我带领你的骑兵,迅速冲上去,杀进那个小楼,把里面的人统统杀光。只要攻下那座小楼,你就是首功一件!”

    六队长看了看那个小楼,有些蔑视地说:“放心吧!刘千夫长,我看距离不过200米,那个小楼最多也就是三四十人,凭着我们胡人的弯刀,不信就杀不进那个小楼。弟兄们,上马——”

    六队长本是个胡人,也是个愣头青,全不把生死放在眼里。号令一下,全队骑兵上了战马,再也不顾及旁边射来的冷弹。六队长把弯

    刀一举,大声地吼道:“冲锋——”全队人马在他的率领之下,纵开战马,向着二层小楼狂奔而去。

    一路上枪弹嗖嗖,不时地有人从战马上坠落下来,但这丝毫影响不了整队人马向前狂奔。就在离着小楼有四五十米的时候,几十颗手榴弹从二楼上甩了下来,“轰轰轰轰……”炸成梨花,几十个骑兵从马上坠落下去,战马也倒下一片。

    最终冲到楼底下的,也就有三十来人,这时候战马没用啊,进不了楼。六队长大吼一声:“下马,杀进楼去!”就在下马的工夫,又有十几人被步枪射中,倒地身亡。六队长就领着二十来人要进楼,无奈进不去啊,门被顶着,六队长大吼一声,领着这些人来个集体撞门。

    门被撞得稀哩哗啦,终于被六队长他们撞烂。六队长进了门,屋里显得有些黑暗,突然发现一员大将领着几十个兵,就阻挡在他的面前,个个手执一支步枪。

    六队长一口气还没有上来,就听得“啪啪啪啪……”一阵枪响,再看自己身边的兵,一个也没有了,全部倒下,独独剩下了自己。领头的大将正是王甲,他大吼道:“真是天堂有道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今天留下你一条狗命,咱俩就比试一下刀法吧!”

    说着,王甲挥舞着大刀上来,六队长也来了脾气,牙齿咬得格格响,暗暗骂了一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急忙用弯刀相格。两个人拼了三个回合,只听得王甲大吼一声:“烦了,没有工夫和你啰嗦!”一刀把六队长劈于身下。

    一个士兵上来就把六队长的头割下,然后挂在了二层楼上。

    远远的,刘子山正在等待着六队长的好消息,只听到一路上轰轰隆隆,枪弹齐鸣,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果然不一会儿,六队长的人头就挂在了二层楼上,吓得刘子山长长地吸了一口凉气,好半天才说了一句:“如此凶悍的六队长都被杀了,这可如何是好?!”

    十队长也是心里拔凉拔凉的,如此强硬的小王庄,看来自己的队伍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叹了一口气,劝导刘子山说:“大丈夫能伸能屈,我看小王庄是打不下来了,不如趁早撤兵吧!”

    如果刘子山能及早退兵,还能保住自己的人头和这些人马,可是刘子山醉死不认半壶酒,没有本事偏逞能。他咬了咬牙,恶狠狠地说道:“自凡在石将军面前立下军令状,就不能退兵,大丈夫何惧生死,就是死也要溅他们一身血!”

    在这个花岗岩军官的瞎指挥下,剩余的这些官兵继续垂死挣扎,就好像这个小王庄的破屋里能倒腾出什么金银财宝似的。一队长刚才差点儿被刘子山砍了,这会儿正憋着一肚子火呢。他想到,往前攻是个死,往后退也是个死,能不能领着一队的弟兄们活命,全看自己心眼活不活了……

    他领着本队剩余的几十个弟兄占领了一间民房,对他们说:“弟兄们,谁也不愿意把吃饭的家什丢了是不是?现在敌人情况不明,大家非常危险,好好地给我待在屋里,谁也别充能的行不行!”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