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回 小王庄的战斗(四)
    一队的弟兄觉得这个队长平时对待自己还不错,七嘴八舌地说:“全听你的。”“坚决服从长官命令!”

    就在这时,听到屋里好像有个生人说话:“外,我说,看着你们都像汉人,想活命不?”

    这一句话,吓得一队长毛骨悚然,全队的弟兄成天待在一起,谁的口音,哪会不知道?这明明就是队外的人!“有敌人——”一队长大吼一声。

    全队的士兵紧张极了,个个手执弯刀,旮旮旯旯里搜索了一番,哪里还有什么外人呀!除了简陋的家具外,全是本队的弟兄。

    听着各位弟兄都说屋里没有外人,一队长才松了一口气,嘟囔一句:“活见鬼了,刚才明明听着有人,怎么这会儿没了。”

    就在这时,又听到一个可怕的声音说:“给你说话呢?怎么不回答呀!”

    这下子吓得一队长头发都竖了起来,士兵们各个手执弯刀,恨不能都尿了裤子。明明是个队外的人,可就是不知道他在哪里,你说吓人不吓人?

    一队长壮着胆子吼了声:“你是谁,有本事站出来说话?”

    这个声音又说道:“我是叶枫,想给你指条活路,就看你走不走了?”

    这下子一队长更紧张了,士兵们更是个个胆战心惊,恨不能找个地缝藏起来。一队长想了想,觉得不大可能,问道:“你真是叶枫,别糊弄我们了。叶枫的大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他要叫我们三更死,我们活不到五更。再说他那么大的官,怎么能到这里来?”

    “我真是叶枫,假了管换!”

    这下子就是一队长信了,读者也不会相信,叶枫怎么会到这里来?其实真是叶枫,凭他那个性格,不会老实地待在二楼指挥台上,在众侍卫和李有法的带领下,三拐两拐的,拐到了这里,也算是亲眼目睹了地道的巧妙。

    这些地道加上地上可分为三层,地上全是为战斗设置的,屋屋相通,水缸底下,橱子背后,柴禾垛里,可能就是暗道。外行的人,根本找不到洞口在哪里,如陷**阵里。

    地底下的坑道也很复杂,为了防备敌人投毒、灌水,有各种的卡口,既有战斗的地方,也有仓库和休息的地方,还有较大的空间以备战时作为车间使用。连叶枫脑子这么好使,都转迷糊了,更甭说不知内情的人了。

    叶枫继续在另间屋的暗道里通过小孔和屋里人“拉呱”:“如果真是汉人,石勒做的那些坏事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杀人放火,强奸妇女,再搞下去,怕是汉人要亡国、亡族、亡种,如果跟着我叶枫干,以前的事一笔勾销,祖宗那里也好交帐!死了也能心安理得地进祖坟。”

    “你真能保留我们的性命,和石勒的军队不一样?”一队长不放心,把话砸实。

    “以我的人格担保,绝不滥杀俘虏。再说,活人都叫刘渊和石

    勒杀得差不多了,同为汉人,何不积德行善,为祖宗留点种。”

    一队长听了点了点头,对叶枫说:“叶将军啊,我信你了。不过,得和弟兄们商量一下!”

    一队长还没等和队员们商量,屋里的对话,早被他们听得一清二楚,急忙七嘴八舌地说:“我们认了,早就应该跟了叶枫。”“同是汉人,何必跟着胡人作孽!”“一切但凭队长做主。”

    一队长点了点头,投降叶枫的主意已定,正要表态的时候,突然千夫长刘子山闯了进来,后面跟着十队长和一些他的心腹。刘子山骂道: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一队长,平常待你不薄,没少给你分了珠宝,女人也没拉下你,你不上那是你的事。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背叛我,想投降叶枫是不是?看看是你投了叶枫,还是我先杀了你。弟兄们,给我上!”

    刘子山命令一下,十队长和他们的人个个手执弯刀,上来就要动武。一队长一看,还犹豫什么,大喊一声:“弟兄们,跟着千夫长就是个死。我们反了!反了!!”

    在他的命令之下,一队长的士兵和十队长的士兵拼起了刀枪,只听得屋里乒乒乓乓,刀枪相格,鲜血飞溅,人头落地。叶枫看到一队官兵已经投诚,有心帮他们一把,可是两帮人打得火热,穿得一样的衣服,哪些是我,哪些是敌,分不清啊!

    情急之下,叶枫大喊道:“降我者,喊我是大晋,我是大晋!”

    一队长脑子还算好使,立刻配合地喊了一声:“我是大晋——”

    一队士兵也跟着喊:“我是大晋——”

    凡不喊我是大晋的,从屋里各个角落射来的子弹,纷纷打到他们身上。“啪啪!”“啪!”不一会儿,屋里只剩下一队长的人,还有刘子山、十队长和他的几个爪牙。

    叶枫把一堆麦草一掀,不失时机地蹦了出来,随后李有法和几个侍卫都从各个角落的暗道里钻了出来。以多逼少,把刘子山和十队长几人逼入了死角。

    叶枫对刘子山调侃道:“我就是叶枫,抓住我可就发大财啦!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刘子山这时候瞪着血红的眼睛,既害怕又有几分赌徒的心理,他们人多,看来今天凶多吉少。可是如果抓住叶枫,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何不试它一试?心里一横,弯刀一挺,就要上来和叶枫动武。

    叶枫这么大的官,哪容他亲自动手呀,李有法大喊一声:“杀鸡焉用牛刀,我来和他一战!”说完,挺着单刀就上去了。别看李有法是个厂长,也就算个文官,可是武功还有一套,刷刷刷几个刀花一耍,早把刘子山迷花了眼睛。然后快刀一进,顺手一拉,“刷——”地一下,刘子山的脑袋竟被割下。

    十队长一看,早被吓酥了腿,本来就不想打,都怨这个千夫长啊,都

    是他硬打的啊!可是说什么也晚了,一队长早就恨死了他,恨这个帮助刘子山做坏事的十队长。你容不下我,你也别想活,上去一刀,将他的半个膀子砍下。

    十队长顿时血流如注,身子哆嗦起来,不一会儿血就流干了,往地上一出溜,两腿一伸,玩完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