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回 小王庄的战斗(五)
    剩下的几个顽固分子,也早被叶枫的人和起义官兵收拾干净。这时候街上,响起了反击的鼓声,民兵从各个角落杀出来,向着闻风丧胆的敌人发起了攻击。稍微有点儿心眼的敌人,哪里还敢反抗啊,纷纷从哪里来的,向哪里溃退而去。

    街上马上打扫战场,一队长这才有空领着他的几十个人,向叶枫施礼,问候:“叶将军啊,我算服了你啦!我的这些人,愿意在你鞍前马后,为你效力!”

    叶枫安抚他说:“不是为我效力,是在为自己的国家,自己的人民效力,也是为自己的家庭效力。你在冀州里,会充分地享受你的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幸福生活会等待着你!”

    一队长一直在封建**的社会里生活,对这些新鲜名词还有些陌生,只好半懂不懂地说:“是的,是的,叶大将军,我一定听你的话,做个好军人。”

    叶枫笑了,批评他说:“不是听我的话,而是听军队的话,听国家和人民的话……”再多余的话他也听不懂,下面的事,自有手下去办了。

    叶枫对李有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问他:“你不但搞地道战有一套,而且武功也不弱,练了多少年啦?”

    李有法谦恭地一笑,对叶枫施礼说:“乱世之中,要想生存,光读书不行啊!还得有保家卫国的本事才行!武功更是不能少,就浅了保命,说深了卫国,也算从小习武。”

    叶枫点了点头,看了看身边的王甲,继续对李有法说:“现在冀州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为了对付石勒的进犯,既需要地道战这样的战术,也需要民团这样的组织。王司令啊,你说说,像李厂长这样的人才,当这个步枪组装厂的厂长是不是亏了点,现在冀州正缺民团总队长这样的人物,李厂长够格不够格啊!”

    这王甲多精呀,李有法的本事早就见识到了,既精通地道战、地雷战这样的战术,还熟悉韬略,会武功,这样的人才哪里找。立刻说:“够格!够格!绝对够格!!我举双手赞成。”

    战争时期,一个州政府主席,一个军队总司令,两个人点了头,这个事基本上也就定了。好事来得太快,李有法却有些茫然:“这……这……我还没有思想准备。这么大的事,总得让我想一想啊,官升得太快……”

    叶枫连批评带鼓励说:“这不是升官,这是让你挑更大的担子。各地都需要组织民团,算是地方基层武装,需要你精心筹划,劳神费力,不是个轻快事。经费吗,主要是民间自筹,减轻政府的负担。武器的事,你找王司令,李铁刚想想办法。具体的地道战也好,地雷战也好,这可是你的本事了,一定要好好地教会大家……”

    听了叶枫的话,李有法想了想说:“我们是民主政治体制,有钱的,没钱的,自身生命

    和利益都受到了严重危害,有钱的没了命还有何用?没钱的命没了什么戏也完了,所以热情都非常高,经费筹集怕是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战术问题,我会好好地总结一下,教会各级地方。武器的问题,王司令也好,李司法也好,都是好人,不会为难我的。至于还有什么困难,想起来就去找你,请你一定不要看我的笑话……”

    叶枫嘿嘿一笑:“我说吗,李有法李有法,什么都有办法。”

    叶枫王甲他们,回到了邺城,叫记者写了写,迅速在报纸上刊登。小王庄之战,成了抵抗石勒进犯的典型,在全州迅速传播。这时候各地又传来好消息,叶龙、叶虎、王勇猛这些小部队,和当地民兵配合,打了不少胜仗,有力地遏制了石勒的进攻。

    一些失陷的郡县,有的又被恢复。

    再说石勒率领的大军本想在冀州郡县占点便宜,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到处遭到当地军民,也可以说民主政体的严厉打击。继续打下去吧,除了抢一点儿东西,占领一小部分土地以外,大便宜没有占着。要是撤兵吧,实在又不甘心。

    这时候,他就埋怨张宾开了:“张先生啊,你说这个邺城,西连平阳,北有漳河,南有汤河,形喉结之势,况且物资富庶,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可是地方再好,我们打不下来啊?你又说再打郡县,可是郡县没攻下几座,就是攻下的,又被他们夺了去。这不是黑瞎子掰玉米,掰一个掉一个,白忙活吗?”

    张宾作揖对石勒说:“邺城、冀州这么难啃,我也没有想到啊,实在是臣之过!谁想到叶枫把冀州经营成了这般模样?特别是这个民主政体,把老百姓的利益和官府的利益挂在一起,使老百姓甘愿为民主政体效命,实在可怕!

    “不过,臣又找到了两个好地方,这就是邯郸与信都(今河北邢台),这是过去赵国之都城,依山凭险,地形最利于建国。如果把这两个地方占了,然后命将四处扫荡,天下可定,王业可图也……”

    张宾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别说这一计,确实切中了当时中国的软肋,实在是一个高明的计策。

    石勒依计而行,出兵邯郸与信都,以此为据点扎稳根基,终于有了自己的根据地。占领这两个地方后,稍作休整,便领兵占领了周围郡县,实力渐渐增强,为后赵奠定了基础。

    然而石勒的不断蚕食,却引起王浚的不满,王浚一心想着做皇帝,打算在此地割据自立。谁想到,石勒来了,抢了自己的地盘,吃了自己的肉,王浚怎么能甘心呢?从地形上来说,信都离着幽州有400公里,而离着邺城只有100公里,也严重地影响到冀州的利益,当然使叶枫也十分担忧。

    也可以说,邯郸和信都就像一副扁担,北头挑着幽州

    ,南头挑着冀州。

    王浚哪能甘心,来个先下手为强,便与盟友鲜卑人段末杯联手,一同进攻信都的石勒。哪里想到,王浚和段末杯大败,还叫石勒把段末杯生浮。如何处置段末杯,在石勒军中争议不小,有人主张将段末杯杀掉,而石勒与张宾却主张将其放还,与鲜卑讲和。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