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回 叶枫与张宾的外交斗争...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就是石勒的离奸之计。石勒此时正处于兴起之时,不宜与人结怨,再说段末杯在辽西也有不小的势力,若是这个时候将段末杯杀掉,无异于与鲜卑结冤。石勒将段末杯客气送还,并以好言抚慰,果然如石勒所料,鲜卑与王浚的结盟形同虚设,更倾向于石勒一边。

    如此一来,王浚的势力大为削弱。王浚哪能甘心呀,所谓一山不存二虎,双方早晚还要恶战一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浚毕竟在幽州经营已久,没有鲜卑段氏的帮助,还有不小的实力。

    如何战胜王浚,成为石勒的一道难题,紧急召开智囊会议,商量对策。

    谋臣张宾说道:“这个王浚呀,名为晋臣,其实想当皇帝。正因为担心四海不服,不肯依附,所以拖到今天也没有称帝。现在将军的威名天下震慑,要是备下厚礼好好说和,与他交朋友,不怕他不信。何况羊祐与陆抗,既是敌人也是朋友,这才过去几天啊?王浚把自己比为羊祐,而将军就自比为陆抗,不怕他起疑心……”

    一席话,说得石勒动了心,可是刚刚和王浚一场血战,血迹还没有擦干,这就去说和?未免也太快了吧。想必这场外交斗争,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再说,这个王浚在晋朝激烈的内战中生存下来,想必也不是等闲之辈,谁来担此大任呢?谁来取消王浚的疑心呢?

    张宾见主公已经动了心思,怕是正在找合适的人选,眼睛里闪出了胜利的光芒,对石勒悠然说道:“春秋时期,荀息为晋献公献上了假道灭虢之计,用北屈的良马,垂棘的玉璧献给虞君,买通了道路,把虢国灭了,顺手又把虞国灭了。

    “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自甘为吴王的马夫,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吴王得了一点小病,为了讨好吴王,勾践竟然尝他的粪便,于是把吴王感动,认为勾践比自己的亲生儿子还孝顺,哪会反叛呢?结果把勾践放虎归山。10年以后,勾践经过卧薪尝胆,终于灭了吴国。

    “这些事《春秋左传》里都有,前人都用了,我们为何不能用?!”

    石勒仍然皱着眉头说道:“先生说得极是,不是不相信先生的计策,只是如此复杂而艰巨的任务,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不知哪位先生能担此重任?”

    张宾拱手道:“小生不才,愿意替主公走一趟!”

    石勒点了点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象如此的重任,也只能张宾能完成,急忙从帅位上下来,对张宾拱了拱手:“那就劳烦张先生了,如果能完成此次外交重任,张先生就为我军立下头等大功了。”

    张宾考虑好了,准备好大批奇珍异宝,前往幽州拜访王浚。果然如石勒所虑,王浚一看张宾来到,立刻大怒,吼道:“来人,把张宾推下斩了。我幽州

    死了这么些人,你倒好,还上这里来看我笑话!早就想取你人头,只是没有机会,这下好,自己送上门来了!”

    张宾早有思想准备,不慌不忙地说:“且慢,在取我人头之前,还请殿下看一封信。反正人头就在你手里攥着,早取一会儿晚取一会儿没有什么要紧?”

    王浚眨巴一下眼睛:“死到临头了,还舌绽莲花,赶快献上书信,看哪个大胆的,敢叫一个死鬼前来捎信?”

    张宾急忙献上石勒所写的书信,那信上是这样写的:

    “我本是小小的胡人,生于乱世,颠沛流离,窜到信都、邯郸,苟且性命。今大晋诸王争霸,中原无主,殿下众望所归,四海称服,能当皇帝者,非公其谁?我之所以捐躯起兵,诛讨暴乱,正是为殿下扫除余党。愿殿下应天顺人,早登皇位。我爱戴殿下,如天地父母,殿下也当微查勒的难处,就当我是你的儿子一样。谨以此书表我心,勒上。”

    石勒的这封书信,写得甚是诚恳卑微,又将王浚描绘得如此强大,这样的**汤,竟然感动了王浚。王浚心里,就像夏天喝了冷饮,冬天吃了涮羊肉一般,已有些飘飘然,对石勒的看法大为改观。

    善于查颜观色的张宾怎么会看不到这一点?急忙叫手下从外面进来,又献上奇珍异宝。这些珍宝都是石勒从全国搜刮来的,自然是各有特色,珍宝中的精品,叫王浚的心情爽到了极点,早把取张宾人头的事忘得干净。

    高兴过后,王浚的理智还没有丧失,又问:“石公乃当世英雄,据有赵魏,今要向我称臣,不知为什么?”

    张宾早就打好了腹稿,回道:“石将军兵力强盛,也是实情,但总不如殿下中原所归,威震华夷,石将军自视不如,所以愿意臣服殿下。何况从古至今,胡人为名臣的,还听说过,但从未听说胡人崛起,而为帝王的。石将军能识大体,以殿下马首是瞻,正是有自知之明,殿下何必多疑?”

    王浚想想,也是这么个理。

    张宾的话说完,王浚的几个谋臣马屁精也顺着张宾的话恭维一番。王以说:“殿下如能得到石将军为盟,实乃天助幽州!”李儿说:“石将军能征惯战,兵甲十万,天下无敌!如能为我所用,皇位不多时即可登上。”张散道:“这是上天给殿下的机会呀,请主公切切不要放过。”

    谋臣们这样一说,王浚的怀疑便去了一半。

    其实这些人都是得了张宾好处的。张宾来见王浚之前,已把这些主要幕僚贿赂了一番,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这些人自然要替张宾说话,才不管你谁是谁非呢?才不管幽州如何如何呢?

    刚刚把张宾安排到宾馆住下,又有人来报,说是叶枫求见。王浚心里琢磨开了,和冀州叶枫的关系,一半是敌人,一半是朋友。原来也是打得不可开交,后来为了大晋的安危,才不得已一块儿作战。这个时候,他来干什么?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