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回 叶枫与张宾的外交斗争...
    当时大殿之上,张宾的贵重礼品还没有撤去,王浚正在一一翻看着,不时地君臣评头论足。王浚急忙坐到正位上,看着进来的叶枫,问道:“好久未见,别来无恙?听说太师太傅博闻多识,有几件宝物不认得,还是请太师给讲解一下?”

    王浚说这话的意思,一是炫耀,你看看,我是既得臣又受礼;二是考考叶枫的学问;三是看着叶枫像似空着手,什么也没有带来,想必是给叶枫一个难堪。

    谁知叶枫连看也不看这些珍宝,不动声色地说道:“这其实就是一些鱼饵,里面放着倒丝钩。”

    王浚一听这话心里着实生气,这个叶枫啊,太不会说话了,把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完全破坏了,和张宾完全不是一个腔调。“请问叶公,这些财宝怎么是鱼饵了,难道我是傻鱼?”

    叶枫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只是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王公刚刚和石勒一场大战,被石勒打败,而石勒这个时候又送来重礼,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又是什么?要论实力,幽州比石勒还差着一截子,而石勒早就有称霸中原之心,只是要想打败王公,实力还差点儿,所以行施诡计,麻痹王公,待幽州没有防备的时候,一举拿下。”

    叶枫一语道破张宾计策,惊得王浚如一盆凉水从头泼到脚后跟,心里又琢磨起来,莫非这个石勒真是这样?

    而王浚的那些谋臣这时候又发挥了作用,既然拿了人家的好处,总得帮着张宾说话。王以嘴一撇:“太师这样说就不对了,张宾就是想糊弄主公,我们主公哪是这么好糊弄的。明明是石勒惧于我军强盛,有意买好主公?”

    叶枫立刻反驳:“谁强盛,还是实力说话。刚刚一场大败,能谈得上幽州强盛?”

    王以没话说了。李儿鼻子一哼:“就算我们实力不如人家,可是张宾前来说和,还带着重礼,总不能刀兵相见。你叶枫带来什么好东西?”

    叶枫冷冷一笑,理直气壮地说道:“冀州虽然富庶,但还没到随便送礼的程度,我只带来了一颗为幽州着想的友谊之心。有句话叫当事者迷,旁观者清,石勒时时刻刻想灭掉幽州,这是早晚的事情?如果冀州幽州合力抗石,则两州皆安,如果一州破了,另一州也难安定,所以有些话我是不得不说。”

    李儿语塞,张散又说道:“如果说石勒动武,想灭掉的主要是冀州,因为冀州离着邯郸只有200里,而幽州离着信都却有里。你这是冀州危险,所以硬要把幽州拉上你的战车,明明这是挑拨离计之计?”

    叶枫又一笑,不紧不慢说道:“张先生,你也太孤陋寡闻了,石勒进攻冀州打得天昏地暗,终于被我冀州军民打跑,你知道吗?这个石勒在我冀州杀了多少人,作了多少孽,你知道吗?所

    谓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江山易改,本姓难移,他石勒杀人成性,妄图在我中原灭国、灭族、灭种,你还看不出来吗?本来幽州和段末杯联盟,一场战败之后,石勒却把段末杯放还,这才是离奸之计?他石勒攻我冀州不下,又打起幽州的主意,明眼人还看不出来吗?”

    一席话说得张散哑了壳。

    王浚仔细想了想,叶枫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微微地点着头,半天没有说话。叶枫又说道:“此次来拜见王公,还有一事,想给王公说说?”

    “有什么事,说来听听?”王浚问道。

    “司马邺在长安称帝,号召天下汉人联合起来,共同讨伐汉帝刘聪,夺回帝都洛阳,不知王公有何看法?”叶枫这才说开了正题。

    听到这里,王浚似乎一肚子气,发牢骚道:“圣旨我也接到了,早扔到一边。司马邺本是个孩子,把这么大的重任放在一个孩子身上,不觉得有点儿残忍吗?还要你我集中兵力30万进攻平阳刘聪,他以为这是吹口气呢,睡了一晚上觉,早上睁眼一看30万兵马就出来了……”

    叶枫耐心地听完了王浚的唠叨,回道:“而兄弟却有不同的看法,能不能听我说说?”

    “但说无妨,我倒要听听,太师太傅是怎么想的?”

    叶枫说道:“纵观天下大势,先帝司马炎有错在先,不该大封诸王,使各位王爷有了军队和地盘,埋下隐患。惠帝司马衷在位,孱弱不理政事,贾南风祸乱内宫,致使八王之乱,伤了根本。这些事我们无法更改,过去的事也只能过去了。

    “现在大晋朝已名存实亡,没有存下几个州,只有长安司马邺,秦州南阳王司马保,并州刘琨和幽州与冀州你我。如果平阳大汉刘聪是一个贤明的君主也可,可是看看他做的这些事,实在不敢恭维?刘渊时代,大汉军队进攻洛阳时,延津一战刘景屠杀军民3万人。上次刘聪进攻洛阳,宁平一战屠杀我大晋军民十多万人。

    “现在我中原兵荒马乱,汉人人口急剧减少,据统计,也就只剩下四百万人。如果再打下去,离亡族,亡种的日子已经不远。所谓两害相较取其轻,两利相较取其重,我们剩下的这些人再不联合起来,真就全完了。”

    王浚和在朝的这些人,听完了叶枫的这些话,有些人受到了触动,真如叶枫所说的,要不联合起来,真被刘聪的大汉军队屠戮干净!也有的无动于衷,大晋完了,与我何干?我干脆投降刘聪去。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有外官来报,说张宾求见。

    王浚看了看叶枫,这个叶枫和张宾是两条战线的人,不宜直接见面。但是叶枫早就猜透了王浚的想法,说道:“我和他见见无妨,早就想见识一下这位足智多谋的张宾。”

    王浚一想也是,自己是幽州的庙堂主人,还怕两个人撕破脸皮不成。倒要听听两人唇枪舌剑,谁是谁非?只好点了点头。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