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回 叶枫与张宾的外交斗争...
    不一会儿,张宾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木头匣子。进了大殿,朝王浚一拱手说:“这个是幽州的反臣游统,不被殿下重用,心怀不规,投奔石将军,密谋陷害殿下。石将军一听,这还了得,就把他杀了,叫我把他的人头献于殿下。”

    过去当官的怕什么?就怕部下不忠,被人陷害,当然这个王浚也不例外。听到石勒杀了叛变自己的人,王浚对石勒的怀疑顿时消失,反而对石勒的好感与信任直线上升。

    叶枫却不管这一套,鼻子一哼,说道:“要是按正常说,石勒必须对降将委以重任,大加赏赐,这是演给别的要降的将领看的。而他却反其道而行之,把他的人头割下,再献给王公,这不是明明向王公示好吗?也就是说,要王公相信他石勒臣服于你。凡是不正常的事情,王公就要考虑了,其中必有蹊跷?”

    张宾一听,心里大惊,这么妙的计策,竟被眼前这位高人一语道破。上前施了一礼问:“请问这位大人,尊姓大名?”

    叶枫也谦恭地作揖道:“在下叶枫,在张先生面前失礼了!”

    张宾一听,又吃了一惊,这不就是晋朝的四朝元老,冀州刺史叶枫吗?早就闻其大名,不巧在此相见,真是两座山碰不到一起,两个人早晚有相见的时候。但是既然遇到奇士,就不能示弱,否则败得更惨。

    张宾再说道:“如果叶太师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倒要说道说道?”

    叶枫心想,这个张宾巧舌如簧,死人都能说活了,我倒要听听,他是怎么说的。于是点了点头:“愿闻高见?”

    张宾沉住气,不慌不忙地说道:“石将军把叛将游统的人头送来,说明了我家主公,早就把殿下看作自己人,殿下之友就是我之友,殿下之敌就是我之敌。如果叶太帅为着这点儿小事硬要吹毛求疵的话,有些话真就不好说了。难道说,我们还要重用游统,专门与殿下作对不成?”

    叶枫冷冷一笑:“石将军的为人,哪个不知,谁人不晓。石勒兵败刚投降刘渊的时候,刘渊叫石勒去收服乐平。这个石勒到了乐平的伏利度那里,就说是被刘渊赶出来的,和伏利度结拜为生死弟兄。然后收买兵心,待条件成熟的时候,突然翻脸,自己做了头,而领着这些兵归了刘渊。

    “可见石勒的为人,那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一切道义,当面是人,背后是鬼,两面三刀,十六面抹滑。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哪有什么诚信可言?”

    打人别打脸,揭人别揭短,叶枫一下子把石勒的老底揭了出来,说得张宾的脸上火辣辣的,一时没了话。

    叶枫看到张宾不说话了,再加一把火:“想必张先生也是汉人,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你学富五车,足智多谋,投奔哪儿不行,怎么选择了

    石勒?难道石勒做的坏事还不够多吗?每一场战役下来,杀了多少降卒,你心里没数吗?

    “特别是对待老百姓,所到一地,男人统统被从军,不服者杀死。女人被强奸,东西被抢光,房屋被烧毁,眼看着富庶的晋朝大地,就要亡国、亡族、亡种。在这个死人堆上,你张宾功劳不小啊?!”

    此话说得张宾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但他是石勒身边重要谋臣,哪能轻易认输,又说道:“石将军虽然是个胡人,但我看此人不错,知人善任,待我不薄。身为石将军手下,请不要守着我说石将军的坏话?再观大晋朝有什么好,拿着我们读书人不当人,仕途官府全是一些王公贵族的圈子,哪有我们老百姓的好事儿?”

    叶枫再怼道:“是啊,晋朝有些事确实做得不怎么样,就拿仕途官场这个事来说吧,我也有同感。还有政治**,经济管理无法,好多好多的缺点。但是你知道冀州模式吗?如果像你这样有才华的读书人,完全可以靠竞选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李有才就是读书人,现在已经做到了立法委员长的位子。

    “有句俗话说,孩不嫌娘丑,狗不嫌家贫,晋国对你这不好那不好,但这绝不是你卖国求荣,为虎作伥的理由?等到你把晋国灭了,族也灭了,人也都害死了,还怎么进祖坟?那些冤魂能放过你吗?”

    这一顿臭骂,骂了张宾个狗血喷头,再也无理可辩,只有默默地癞蛤蟆生气——干鼓肚。

    两人一番唇枪舌剑,有人感到扬眉吐气,有人觉得不可理解,王浚就是不理解的人。他还是想到,我要做皇帝,如果能收服石勒这样的军队,对我哪能有坏处呢?叶枫或直爽或拐弯地费了这么些唾沫,也没有说到他的心坎里。

    不久,石勒派人又给王浚送来书信,劝他早登皇位,并乞求着来幽州参加王浚的登基大典。王浚听了,觉得心里热乎乎的,能理解我的还是石勒呀,有他的帮助,还有哪个敢反对我。

    叶枫也派人来信说:“登基万万不可,长安有愍帝司马邺,要我们武力复国,收复洛阳;平阳有刘聪大汉,虎视眈眈,亡我之心不死。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千万不要做傻事情。”

    但是,叶枫的劝告挡不住王浚要做皇帝的诱惑,建兴二年(314年)初春,万物复苏的时候,王浚的登基大典将要举行。石勒来了贺信、贺礼,并要亲自领兵北上,参加幽州的大典。

    叶枫再次来信告诫:“要论两军实力,幽州正面作战尚有欠缺,如果一旦城门洞开,引石勒入室,就等于把自己的胸膛敞露在弯刀面前。万一事变,后悔莫及!”

    王浚不听,摆下盛宴,准备为石勒接风洗尘。当石勒的大军一拥而入的时候,王浚才从皇帝梦中清醒过来,但为时已晚。皇帝没有做成,自己却做了俘虏,只有在牢房里重温他的美梦了。

    牢房的美梦也没做几天,很快被石勒杀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