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回 祖逖北伐(一)
    却说建康的司马睿,此时正和王导商量经营江东的事,突然接到了长安愍帝司马邺的任命,任命他为侍中、左丞相,大都督陕东诸军事。随着,还收到了司马邺的一封诏书,大意写着:

    “朕未能消除凶逆,奉迎梓宫,实在是心肝俱裂,夜不能寐。前得知,公已率三军,占据寿春,传檄诸侯,齐头并进,直指洛阳,实乃大晋之洪福也!现在凉州刺史、梁州刺史、秦川勇士已有动作,使匈奴大汉,心存畏惧。不知公今在何处?

    “是不是息兵歇马,未便进军,还是统率大军,已经到了洛阳。如果公已至洛阳,我当乘车与公会合,逐鹿中原。公深谋远虑,宏才大略,实乃我大晋之希望,会战中原,非公而谁?公如果暂时不进军中原,也须尽早入朝辅佐,当以周公以隆中兴也。东西悬隔太远,我翘脚以望!”

    长安宦官念完诏书,司马睿把宦官安排到宾馆住下,然后紧急召集群臣,商量对策。司马睿首先想到,作为臣下,理应出兵,但是江东初步稳定,牵一发而动全身,战争会让江东陷入困境。

    果然王导说道:“前一阵子,葛陂对阵,要不是天降大雨,又赶上连阴天,石勒的骑兵不习水战,不会退得这么快。要说我军实力,依靠江淮条条江河,自保还能糊弄,真要是到了北方,骑兵野战,恐怕难以是石勒的对手。

    “要是主公到长安入朝辅佐,更不能去,为什么避开中原是非之地,本来就是避乱。真要是到了长安,怕是又有什么灾祸降临到主公头上。再说,司马邺也是谦词,未必欢迎主公到长安去,真要到了长安,没有了地盘和实力,也就没有了话语权。”

    司马睿点了点头,王导的话,句句说到自己的心坎上。

    江东顾荣上前,拱手说道:“我江东原是三国东吴之地,孙皓残暴无道,致使天纪四年(280年)天怒人怨,被晋军攻破,这才改朝换代。谁想到没素净几年,又赶上太安二年(303年)张昌作乱,永兴二年(305年),陈敏作乱。每一场内乱下来,都要好长时间才能恢复,老百姓折腾不起啊!

    “正是由于北方连年战争,江北士族和难民大批流落南方,才使江东老百姓安居乐业,迅速发展。如今我江南刚刚恢复生机,就要再次拖入战争的深渊,这不是把我江东往火里推吗?”

    贺循等官员纷纷发言,没有一个赞成北伐的。

    司马睿看到大家都这么说了,正合自己心意,总结道:“众位爱卿所说,有理有据,根据我目前江东的情况,一是北伐确实没有这个实力和石勒、刘聪抗衡,二是我江东极需休养生息,发展生产,而不是打一场没有希望的战争!顾爱卿,就由你起草一份文件,好好地给愍帝说说,把我们目前的困

    难陈述一番,确实不能出兵的理由。”

    顾荣正要低头作揖接手这个任务,忽见一位武将出面说道:“且慢,主公呀,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

    司马睿抬头一见,见这位武将正是祖逖。他已有五十冒头,身材高大,大眼浓眉,方脸阔嘴,一脸正气。祖逖本是北方大族,世代都有二千石的高官,八王之乱中,也被卷进战争,南征北战,深刻感受到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灾难。

    司马越曾任命他为典兵参军、济阴太守,但祖逖认为,这场内战实在没法打了,借口母丧,守孝不出。

    司马睿客气地说道:“祖将军但说无妨?”

    祖逖厉声说道:“晋室之乱,并不是皇帝无道,百姓造反,而是王爷争权,自相残杀。这就给胡人造成了可乘之机,致使平阳匈奴大汉刘聪兴起,邯郸、信都石勒作乱,西蜀李雄建立大成。

    “这样给中原汉人造成什么局面呢?那就是老百姓遭受更大的祸乱,无数人被杀,房屋被烧,物资被抢掠一空,可以说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斗争,北方百姓被逼得都有奋起反抗之心,就像一堆干柴,一把火就能烧起来。

    “亏着天不灭晋,长安司马邺重举晋旗,要武力复晋,这是个机会,千万不要错过。主公如能命将出师,让我为统领,江北豪杰必会望风响应,沦亡之士也会欢欣鼓舞。如果战事顺利,则可以申雪国耻,收复洛阳。”

    祖逖此话一出,殿堂哗然,大臣们面面相觑,说什么的也有。有的说:“这不是拿着鸡蛋碰石头吗,石勒可不是这么好打的。”有的说:“我江东哪有这番兵力和财力,耗费不起战争啊!”也有的说:“野心不小,可是打仗不是闹着玩的,你祖逖有这个本事吗?”

    司马睿一听,可在心里琢磨开了,祖逖要求北伐,未尝不是个好事,手下这么些文武大臣,提出北伐的就祖逖一人,可见其心志不小。如果成功,既能保护了江东,也能给愍帝司马邺有个交待。如果不成功,可就白白耗费了江东的人力财力……

    司马睿皱着眉头说道:“我甚佩服将军的雄心和胆略,只是江东军力吃紧,实在抽不出军队来啊!”

    祖逖答道:“这好办,我可以招募义士,组织一支军队。”

    司马睿一听心里喜欢,可表面上仍然说:“再说兵器也缺,实在抽不出多余的兵器。”

    “这也不是难事,我可以叫铁匠铺打造兵器。”

    “可是军费实在紧张,我只能拨千人粮饷,三千匹布帛,这些北伐够用吗?”

    “我可以让有钱人募捐,自己筹集军费。还可以战时作战,休兵的时候种田织布,自己解决一部分经费。”

    司马睿一听大喜,又出了兵,还不大耗费江东的军力和财力,何乐而不为呢?又将了祖逖一军:“如果爱卿要组织北伐军,我将任命你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不知将军有没有这个胆量?”

    反正官帽子有的是,一抓一大把,不过这些官职需要浴血奋战才能夺得。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