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回 祖逖北伐(二)
    祖逖对司马睿一拱手,豪气地应道:“在下遵命!”

    祖逖的心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而司马睿的心里,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却说祖逖接到了北伐的重任以后,首先解决财力问题,司马睿拨的这点儿军费哪够塞牙缝的,他就把自己家的钱拿出来,几乎全部充为军资。好在全家支持北伐,也没有太多的反对。再就是士卒来源,祖逖竖起招兵的大旗,上面写着:“我是男儿当卫国,不杀鞑虏誓不还。”

    要说这时建康的附近,果然聚焦着大批从北方来的流民,听说祖逖要组织军队打回家乡,个个兴高采烈,纷纷前来报名入伍。祖逖的招兵处也不是什么人都要,要是来混饭吃的人,不能要;身体有残疾者,不能要;有劣迹的人,也不能要。复员军人,却大受欢迎。

    北伐军很快召集起2000人的队伍,再多也不能要了,因为管不起饭。

    武器又成了问题,只能在民间搜集,实在没有武器的,也只能把家里的砍刀、锄头当作临时武器。祖逖匆忙率领着这支军队从京口(江苏镇江)渡过长江,望着波涛滚滚,一去不复返的江水,脑中闪现着家乡的山山水水,田陌房舍,不觉得悲从心出,泪水沾满了脸颊,拍打着船桨,信誓旦旦地说:

    “祖逖如果不能平定中原收复失地,就如大江一样,再也不回来了。”

    带着这样坚定的决心与信念,祖逖率领着这支小小的部队进入了河南境地,在雍丘驻扎下来。雍丘在哪里,也就是现在的河南杞县,在洛阳的东边200来公里。这时候的大汉刘聪,目标正放在长安上,根本没把祖逖这支小部队放在眼里。

    而石勒呢?目标正在幽州的经营上,根本没注意到祖逖已经威胁到他的黄河以南。

    祖逖身经百战,知道自己的实力有限,并不能和石勒或者刘聪的主力正面对抗。在此驻扎下来,背靠江东,要工匠铸造兵器,叫人到各地招募士卒,操练军队,经营好黄河南这些地方,建立稳固的根据地,然后向北徐图发展。

    一日,招兵处来了一拨人马,为首的是几个年轻人,自称为叶龙、叶虎、王勇猛,就连带来的兵器也甚为奇特,招兵处不认得,便叫祖逖前去辨认。祖逖领着参军殷乂到了跟前,见到这些人真是胖的威武,瘦的精神,特别是为首的年轻人,只见他有三十来岁年纪,高高的个子,瘦巴巴的,却十分精干。

    祖逖问他:“你是哪里人氏,今年几何?”

    叶龙答道:“我们是济南郡人氏,看到江河沦陷,匈奴横行,所以前来参加祖逖将军的军队。晚辈不才,今年34岁。”

    祖逖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这些兵器,就和一个个直筒子似的,底下还有个座。遂问道:“不知你带的这些兵器,能起什么作用?

    ”

    叶龙答道:“这叫迫击炮,最多能射4000米,杀伤半径最起码在25米到30米。”

    祖逖虽然是个武将,但是局限于冷兵器时代的思维,对于叶龙说得这些名词,也甚是好奇,又问:“一米是多少?”

    叶龙只好给他讲道:“一米也就是三尺。尺与丈是你们的计算长度,而米和公里,却是我们的计算长度。”

    才说了几句话,祖逖就觉得叶龙的学问甚是深奥,不觉大惊,问道:“你说得这些,我并不大懂,只要求你操作一下我看看,实用不实用?”

    叶龙扫视了一圈,就见前方有一棵小树,距离也就有1000米,对祖逖说道:“祖将军啊,看了吗,前方那棵小树,目标1000米,我这一炮,就能把它轰倒!”

    祖逖一听大喜:“这么远,就能轰倒,还神了呢?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倒要看看,能不能真能轰倒?”

    叶龙重新目测了一下方向和仰角,然后调整好迫击炮,副炮手递过来一发炮弹。叶龙把它从前面填进炮筒,只听到“咣——”地一声响,黑黑的弹丸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然后狠狠地砸到那棵小树旁边。

    “轰——”地一声,白光一闪,腾起一团黑烟,小树应声倒下。

    这一响,可把祖逖吓了一跳,足足三四秒钟才说话,大叫起来:“神器啊,了不起的神器啊!要是有如此神奇的火器,何愁石勒不灭。”不过惊喜之余,心里又有些犹疑,问道:“我听说冀州刺史叶枫才有如此神奇的火器,你是不是和叶枫有什么渊源?”

    叶龙急忙摇头:“那叶枫是冀州人氏,我是济南郡的人,和他哪能扯上关系啊?!”

    祖逖一听也是,济南郡和冀州离着好远呢,也是扯不上关系。再看叶龙领的这些人,带着足足有27门迫击炮,喜悦之情哪能不溢于脸上,当时封官说:“你就为我火器营营长,带领着这些人在我帐前听令!”

    叶龙急忙双手一拱:“得令,时刻听从祖逖将军指挥。”

    叶龙表演完了,叶虎上来一拱手说:“祖将军啊,你还没有看一看我的本事呢?”

    祖逖看了看他,和叶龙长得差不多的模样,只是略微年轻了一些,也就有三十冒头的样子,他领的这百十来人,手里既没有大刀也没有长矛,只是拿着一种类似火枪的武器。祖逖不禁问道:“你是叶龙的兄弟吧?不知道这是什么武器?这是战场,不是打兔子,还没等你装上火药,敌人早上来了,还不如大刀或者长矛好使呢!”

    叶虎嘿嘿一笑:“还没试怎么知道不好用,总得给我一个表演的机会是不是?你看那边有一片麻雀,是不是我们就当是敌人冲杀一番?”

    祖逖感到甚是好奇,打麻雀看着好打,其实并不简单,一个人偷袭好说,可这么些人动静大,没等上去,麻雀早吓跑了,怎么能打上?但既然叶虎说了,总得让他试一试,祖逖点了点头说:“好吧,我们就拭目以待?”

    不但祖逖犹疑,他的那些操作冷兵器惯了的人,也在观察着叶虎的这些人,到底出什么洋相?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