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回 祖逖北伐(三)
    叶虎得到命令,低声说了声:“得令!”然后对他的队伍手往下一压。百十来个士兵“刷”地一下,全部趴在地上,然后散开队形,四五米才一个人,匍匐着向麻雀悄悄前进。他们把胸脯贴在地上,左胳膊小臂扒地,双腿一蜷一蹬,右手持枪,动作整齐划一,就像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离着麻雀采集草籽的地方越来越近,而麻雀还在专心致志地觅食,完全没有注意到危险已经临近。已经接近十来米了,爬在最前面的叶虎突然右胳膊一挥,低声喝了一声:“射击!”

    前面的士兵一阵齐射,只听到:“啪啪啪啪……”一阵枪响,当时十多只麻雀中弹倒在地上。其余的麻雀一阵惊悸,飞起来就逃,在飞起的过程中,随着断断续续的枪响,又有四五只麻雀掉了下来。

    惊得祖逖一哆嗦,脸上变了颜色,虽然这只是麻雀,可是比人的头颅小了不少,麻雀都能打中,何况是人头啊!就是不知道伤害程度如何?祖逖和他的这些士卒,到了死麻雀跟前一看,个个麻雀被打得稀烂,真要是打到人的头上,不就开瓢了吗!

    这下祖逖真吓着了!

    跟在祖逖旁边的参军殷乂总结道:“这种火器确实厉害!还有,这些麻雀警惕性特高,这位叶虎义士的队伍,竟然叫这些麻雀神不知、鬼不觉地中了招,可见训练有素,进退无声,实在是一支了不起的队伍!”

    祖逖听了大为高兴,立刻对叶虎说:“如果将军不谦,你就为火器队的队长。如果以后立了功,再加奖赏!”

    叶虎头略微一低,双手一拱:“感谢祖逖将军提携之恩,我定当在祖帅鞍前马后效力!”

    叶龙叶虎被封了官,而王勇猛却有些不高兴,对着祖逖说:“一块儿来的,不能有偏有向?他们只是炮兵和步兵,而我们却是骑兵,这是野战的主力,好事怎么没有我们的呢?”

    祖逖一看也是,这位小将有着和叶虎差不多的年龄,虎头虎脑,粗浑健壮的身躯,和叶龙略微有些反差。但这是军队,粗壮的身体更有利于军旅生涯。

    跟着这位小将来的骑兵,约有一百多,个个是双兵器,鞍前挂马刀,身后背步枪,步枪好像特别的短,比叶虎的那些步枪短一截。他们十来匹马为一组,三十来匹为一队,三个队组成了一个战斗集体,分别由各自的头领率领着。

    祖逖心里已经有数,和叶龙叶虎在一起的,绝没有赖僧,故意激王勇猛说:“他们的本事我都见识到了,不知你们有什么本事?噢对了,请问将军尊姓大名?”

    “在下王勇猛。什么本事……”王勇猛的鼻子哼了一声,“北方大平原作战,骑兵的机动性强就是最大的本事。要跑,你们撵不上,要攻,你们跑不了,石勒那么厉害,不就是有一支骑兵吗!”

    是啊,祖逖心话,这位小将说得没错,在北方就是要建立一支能征惯战的骑兵,这样才能和石勒抗衡。遂对王勇猛拱了一下手:“失礼了,还请王将军见谅!那就请王将军展示一下骑兵的本事吧!”

    王勇猛喊了一声:“得令!”随即又对祖逖说道:“没有敌人,不好实战,我们就为祖将军演示一下整队、行军和冲锋吧!”

    祖逖点了一下头,笑了笑:“愿意一睹王将军的军威!”

    王勇猛翻身上马,对全队喊了一声:“上马,整队!”刚才还在歇息的骑手立刻全部上马。值日官出列,嘶哑的声音吼了声:“立正——”长长的尾音,足足震撼着所有军人的耳朵和心灵。

    和值日官面对面,很快地排列起整齐的队伍,三个班为排,三个排为连,每个集体的指挥官都站在前面。让人惊奇的是,战马的四条腿和人一样,都是立正的姿势。

    “稍息!”值日官又吼了一声。

    那些战马听到命令,一条右腿往处一撇,整齐划一,真和士兵一样听话。

    祖逖经过大世面,觉得很正常。而祖逖的这些步兵就不一样了,他们大都是才招募来的,哪见过这阵势呀,不禁一个个惊奇得瞪大了眼睛:这些战马真和人一样咧,它们怎么训练出来的?

    整队完成的骑兵,在王勇猛的率领下,成行军纵队往前进发,二匹马一排,越跑越快,很快跑出了四五里地。祖逖的步兵又感慨了:“真是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来去如风,我们怕是撵不上了。”“当匹战马真不容易,它们怎么和人一样听话。”“骑兵就是骑兵,我们撵它撵不上,想跑跑不了。”

    不一会儿,李勇猛领着骑兵又返了回来,只见王勇猛然举起马刀,在头上横着摆了三摆。骑兵立刻变阵,由一路行军纵队迅速排成了一字横队,骑手左手执缰,右手挥刀,向着一片小树林杀去。

    不一会儿,就杀到了小树林里,对着胳膊粗细的小树一阵狂杀乱砍。只见木屑飞舞,树枝乱飞,一眨眼的功夫,这些树全被砍光了头。

    王勇猛又把马刀朝前一挥,骑手们挂上马刀,从背上甩出步枪,然后对着河里的几只鸭子举枪射击。“啪啪啪啪……”一阵乱枪,河里的鸭子哪里还有活命,就像筛子一样,身上被穿了无数个窟窿,吃也没法吃了。

    王勇猛又领着这支队伍,成行军纵队返了回来。这时的骑兵,全把马刀挂在鞍上,肩上背着步枪,双手抓着缰绳,神采奕奕,有条不紊地回到了祖逖身边。王勇猛下马,把缰绳交给了别的骑手,对祖逖作揖道:“祖将军,在下现丑了。”

    祖逖可以说见过骑兵无数,可是如此训练精良的骑兵,还是头一次见到,连连称赞:“了不起!了不起!这也算一支精锐骑兵。王将军啊,如不嫌弃,你就是骑兵队的队长,这是我祖逖北伐认来,建立的第一支新式骑兵。”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