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回 祖逖北伐(四)
    祖逖一下子收了这么些精锐的炮兵、步兵、骑兵,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可是参军殷乂却有些不高兴,皱着眉头小声对祖逖说:“祖帅呀,这些骑兵可是消耗粮草大户呀,养一匹马,得需要七个步兵的粮饷,这么些战马和骑手,上哪里搞饭去呀?还有这些武器的弹药供给,更是一个大难题?”

    祖逖一听也是,司马睿只拨了千人的粮饷,添了这么些人马,一下子就吃空了。何况还有那些火器上的弹药,自己也不懂呀,上哪里搞去?

    叶龙听到殷乂的担心,也看到了祖逖的为难,笑了笑,对祖逖说:“祖帅啊,我们不但人马来投奔大帅,还自带粮草和弹药,请往那边看,粮草和弹药这不就来了。”

    正说着话,就见远远地来了一支队伍,马车上装着满满登登的,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祖逖跟前。祖逖一看,叶龙指挥着士兵从马车上卸下一车车的木盒子,盒子里装着黄黄的炮弹和子弹,另外还有麦子、玉米和高粱,战马喜欢吃得稻草和谷草。

    祖逖不禁大喜,伸着拇指对叶龙说:“叶将军啊,当兵吃粮,天经地义,应该由我供给你们粮饷才对。谁想到你们不但秉承大义,参加灭敌复国的战争,还能自带粮草,真是闻所未闻!我虽然接受了司马睿的委任,暂为首领,但是没有你们的支持,独木不成林,单人不为众,什么事也办不成啊!在下向你们施礼了!”

    说着,祖逖向叶龙他们深深的作了一揖。

    叶龙赶紧扶住祖逖,回道:“岂敢!岂敢!你是主帅,我只是个小兵,礼节是不能失了的。还望祖帅早早领着我们上阵杀敌,建立北伐功业才是。”

    安排完了叶龙他们的营寨,祖逖回到大营休息,这时候,参军殷乂跟了过来,悄悄地对祖逖说:“祖帅啊,你不觉得这些人有些奇怪吗?”

    “奇怪什么?”祖逖并没有觉得叶龙这些人有什么奇怪。

    殷乂给祖逖细细道来:“奇怪一是,他们这些人战斗力甚是了得,一旦反手,我们这些人恐怕难以对付?奇怪二是,他们不但来入伙,而且还自带粮草、弹药,闻所未闻?奇怪三是,他们怎么能有这么先进的火器,一般的百姓,门也没有。万一要是石勒的人,我们危矣!”

    祖逖仔细一想,殷乂的话不无道理,他们真要是石勒的人,自己睡觉可就得睁着一只眼睛了?想到此处,不禁吓得祖逖出了一身冷汗,只得问殷乂:“依你说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殷乂说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看啊,不如我们连夜开拔,躲开他们,免得受害于人。”

    祖逖想了想,觉得这样做不妥,对殷乂说:“万一要是他们真来投奔我们的,不就失去了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吗?我看啊,此事不如外松

    内紧,慢慢调查一下,等查清了他们的真实情况,再做决断不迟?”

    殷乂咬着牙根说:“我仔细想了想,这些人来头不善,万一要是被他们害了,后悔莫及呀!”

    祖逖还是觉得,这样草率地疏远他们,未免做得过份了些,只能对殷乂这样说:“不能怕噎着就不吃饭了,不能怕蝼蛄叫就不耩麦子了。加防防备,内紧外松,是狐狸早晚得露出尾巴,只能看清再做决断!”

    殷乂见祖逖不听自己的话,只得退去,临走时说了声:“祖帅小心啊,我看这些人不是善茬。”

    殷乂走了后,祖逖哪能睡着觉,左思量右思量,也觉得叶龙这些人不是一般人。自凡不是一般人,又说是济南郡的普通百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犹疑不除,心病难去,反正觉也睡不成了,祖逖干脆就换上一身小兵的衣服,悄悄到叶龙的营里去探个究竟?

    叶龙的营里,真是警备森严,大营外扎好了尖锐的木栅栏,要想翻进去,谈何容易?祖逖正在焦急之间,忽见一车给养正好运到。祖逖灵机一动,悄悄地混在运给养的队伍后面,偷偷溜进了叶龙的营盘。

    进了营盘,各个帐篷里黑呼呼的,看来军卒已经睡觉。往来的巡逻队还在不时地走来走去,但见中军大帐烛火通明,里面似乎在开会。他便悄悄地走过去隐在营帐后面,偷偷听着里面的说话,并用短刀割破一个窟窿,看看都是什么人在里面?

    就见帐篷里面叶龙、叶虎、王勇猛都坐在下首,而上首却坐着一个老兵。见他快有六十的年纪了,却气宇轩昂,举止不俗,在静静地听着叶龙汇报情况。

    叶龙说道:“今天还算顺利,我们按照爹爹的吩咐,已经加入了祖逖的军队,并且还送给了他们粮草和弹药。祖逖好像对我们很放心,并给我们封了官。”

    这个长者点了点头,不露声色地说道:“好,好,第一步算完成了。下一步,还要各位小心谨慎,尽量不要露了我们的实底。”

    祖逖一听,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真是好话不背人,背人无好话,你既然藏着掖里不露实底,必然有天大的秘密。我倒要听听,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到底有何阴谋诡计?

    只听这个长者说道:“情况复杂啊,就在谯城(今安徽亳州谯城区),豪强张平、樊雅,占据着那个地方。他们垒有坚固的城池,拥兵数千,虽然名义上臣服于司马睿,但是实际情况并不这样。

    “据情报得知,石勒已经派人联系他们反水,见利忘义,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祖逖北伐,只怕是他们会在背后捣乱。所以说,要想北进,必须先占领谯城,至于怎样占领谯城,就看祖逖的本事了?”

    只听叶虎说道:“爹爹呀,待明天,我们就向祖逖提出要求,去攻打

    谯城?”

    这位长者摇了摇头:“一旦进攻谯城,张平部下还有董瞻、于武、谢浮等十多支小部队,他们会在城外一齐向你进攻,这样就被动了。你就是占领了谯城,那些张平的人,也不会善罢干休,也会不断地制造事端,叫你谯城不得安宁。得想个长远之计,收服谯城才为上策?”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