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回 祖逖北伐(五)
    叶龙点了点头:“爹呀,我明白了,你是叫我们收服谯城,归我所用,使我们免于后顾之忧?”

    祖逖听了一番,还是没有想透,这些到底是什么人?说他们是我的人吧,竟然在背后讨论起作战计划来了,怎么不守着我说呀?说他们是石勒的人,好像也并不像,真要是石勒的人,直接就算计我了,怎么算计起谯城来了?

    祖逖越想越想不明白,憋得他呀,实在忍不住了,大吼一声:“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声大吼,可把帐内的人吓了一跳?想我戒备森严的叶龙大营,竟然有人在外偷听,这如何了得!叶龙、叶虎、王勇猛手执利刀就扑了出来,很快地跳到了祖逖的面前。旁边巡逻的士兵也听到动静了,一下子把祖逖围了个水泄不通,个个刀枪在手,恨不能立刻就把祖逖绑了拿下。

    借着微弱的灯光,叶龙一看这个人,虽然穿着小兵的衣服,可怎么看怎么像是祖逖将军啊!急忙喝退众位官兵,对祖逖一拱手说:“来人是不是祖逖将军?”

    祖逖不高兴地吼道:“不是我又是哪个?都是你们办的好事,竟然背着我商量起军旅大事来了。好话不背人,背人无好话,你们想干什么呀?”

    叶龙一听大惊,再次拱手道:“原来真是祖帅啊!对不起了,实在是误会。既然来到这里,请到帐内一叙。”

    祖逖鼻子哼了一声,心想,他们真要是石勒的人,这下子我就被他们俘虏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得挺胸昂首地走进了叶龙大帐。

    读者可能要问,叶枫不是有阴阳眼吗,怎么会看不到大帐后面有人?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叶枫不是看不到帐后有人,只是见他穿着小兵衣服,还以为是自己的弟兄呢!再说,全神贯注讨论军情,实在想不到会是祖逖亲自前来营内探听动静。

    叶枫见祖逖来了,而且是被众人拿着刀枪押来的,心想这个误会大了,急忙几步上前,对祖逖拱手一礼说:“祖将军,在下叶枫失礼了,特来向祖将军赔礼!请,请坐,请上坐。”

    谁想到,祖逖仍然火气不小,大声骂道:“好你个叶枫!你是叶枫吗!我才不信你就是叶枫呢?想到堂堂正正的冀州刺史叶枫,绝不会做这下三滥的事情,明明可以光明正大,为何偏要偷偷摸摸隐名埋性混入我北伐大营。你想干什么?到底想干什么?我就是死,也要弄个明白?”

    叶枫想到,就是换做我,恐怕也是心里不解,只好紧紧拉住祖逖将军的手,再三解释道:“祖逖将军啊,请你理解我冀州的难处,我们北有石勒,西有刘聪,处在战争的前线压力山大。听说祖逖将军出兵北伐,实在高兴,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也只能用志愿兵的形式,悄悄前来支援祖逖将军。”

    听到了

    这番话,祖逖想到,似乎也合情合理,心中的气愤稍解。在叶枫的劝说下,坐在了客人的位子上。

    叶枫又说道:“现在情况似乎不大妙,要想向北向西进军,敌众我寡,难之又难。况且谯城不克,实在是我心中大患,早有密报,谯城情况复杂,还望将军早做打算?”

    既然这是真叶枫了,祖逖的心里渐渐有些坦然,回应道:“如此的军机大事,请到我帐内再议。”

    叶枫回道:“为什么我们用志愿兵的形式,而且还是隐姓埋名,就是不要引起石勒的注意。你的帐内难免会有他们的耳目,一旦到了石勒的耳朵里,弄不好就会大兵压境,增加北伐的难度。依我军目前的实力,难以与之抗衡啊!”

    “依叶枫将军说来,我们应该怎么办呢?”祖逖问叶枫。

    叶枫只好这样说:“至于我们的事情,还请祖帅保密,这也是为了北伐好。我的身份吗?暂时扮作叶龙手下的一名总管。至于别的军机大事,自然可以到祖帅帐内商议。”

    祖逖仔细想了想,叶枫确实也有他的难处。现在冀州两面受敌,明着出兵支援北伐,真怕是石勒和刘聪乘虚进攻。以志愿军的形式加入,确实对我有利无害,只好点了点头说:“好吧!以前的不愉快一笔勾消。从今以后,我们两军联起手来,一齐消灭鞑虏,恢复大晋。”

    叶枫和祖逖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太好了!兄弟同心,其力断金,何况是冀州与江东联合抗敌。就让我们一同面对风风雨雨吧!”

    第二天早上,祖逖在帐内坐在主位上和各位文臣武将商量军情,右边是参军殷乂和一些老人,左边是新人叶龙、叶虎、王勇猛,叶龙的身后站着一位老兵。自凡是站在叶龙身后,还用说吗?不是贴身总管,就是机密参议,也并没引起大家太多的注意。

    祖逖对帐下说道:“诸位爱将谋臣,目前我们在雍丘驻扎,西面220公里是大晋过去的都城洛阳,往北40公里就是黄河,我们既可以西进,直趋洛阳,也可以越过黄河,打到河北。但是就在我们的东南120公里,是一座坚城谯城,由一伙豪强张平、樊雅占领。他们名义上归属江东,实际上和石勒眉来眼去,心图不轨。大家说说怎么办吧?”

    殷乂接着心生一计,我正愁撵不走叶龙这些人呢,他们不是能打仗吗?就叫他们打去吧。打下的话更好,打不下也弄得两败俱伤,省着我看着他们心烦。于是对祖逖说道:“这还不好办吗,我军新添了新式炮兵、步兵和骑兵,叶将军正要北伐立功,直接让他们拿下就是。”

    叶龙听了微微一笑,这不是借刀杀人吗?我的军队再强,也不是用来打内战的。于是针锋相对地说:“殷参军的话差矣,现在张平内部情况不明,怎么能

    滥动刀兵呢?还是请一位能言善辩之士,陈述厉害,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为上策。实在不行,再说动武的事儿。”

    叶龙的这番话,更适合祖逖的心思,听了连连点头:“叶将军的话甚有道理,哪位爱臣到谯城跑一趟,探探他的实底。如果能不动刀枪收服,岂不是更好吗?”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