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回 祖逖北伐(六)
    祖逖的人马就这么些,大都是一些粗人,读书人少,能言善辩的更是少之又少。老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确实能说会道的不多。叶龙看着有些好笑,这么点破事儿怎么就没人替祖帅解忧呢,正想上前请缨,却不料背后叶枫拉了他一把。

    这一把,把叶龙本来想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殷乂有些不快,怎么吃饭的时候都不少吃,这么点活儿就没人干了,看来只能自己上了。他上前一步,对祖逖说道:“还是我跑一趟吧,给张平、樊雅陈述厉害,这也叫先礼后兵,他们再要胡思乱想,那我们就武力攻城。”

    祖逖点了点头:“如此甚好,殷参军一定马到成功,说得张平、樊雅回心转意。但愿他们继续追随我江东大旗,弄不好还能派兵来支援我们北伐。”

    话说雍丘离着谯城也没有多远,殷乂带着几名随从,骑着快马两天也就到了。殷乂报了自己身份,士兵领着他到了张平、樊雅的大屋。张平、樊雅坐在上首,也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见殷乂趾高气昂的,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张平顿时就有点儿生气。他沉住气问道:

    “殷参军啊,你到谯城来,带了什么礼物没有?”

    殷乂鼻了一哼:“这座谯城本来就是江东的地盘,我到这里来就是东屋到西屋,哪有自家人给自家人送礼的道理?”

    张平冷冷一笑:“别看你拿着谯城不算么,可是有人却非常看重谯城!”说着,叫手下人抬来了一箱礼品,但见珍珠、玛瑙,玉器,黄金,全是一些贵重的东西。

    殷乂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送的礼?”

    “那你说说,这是谁送的?”

    “石勒呀,除了他还有谁。”

    张平心里一惊,看来他什么也知道啊!既然这样了,那就更什么也不忌讳了,随即一副讥诮的神情:“知道就好,那你上我这里来干什么?”

    殷乂一副威严的神情:“我劝你还是悬崖勒马,趁早丢下投奔石勒的想法。石勒是什么人?他是个胡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你若跟了他,就是忘了祖宗,死了都进不了祖坟!”

    这下子把张平惹急了,大怒道:“进祖坟不进祖坟,谁知道?石勒虽是个胡人,但对我不薄。大晋朝有什么好,八王内乱,互相残杀,哪里还有兄弟情谊?我们这么个小地方,晋朝官府天天前来催粮逼债,我们钱粮赋税交得少吗?逼得我们没了活路,才不得不拥兵自立以保平安。你再胡说八道,看我不砍了你的脑袋?!”

    殷乂仍然摆出一副大架子,朝他吼道:“你敢!你这个小小的谯城,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北伐大军有新式火炮、步枪,还有骑兵,你要是胆敢谋反,那就栽了,我们北伐大军一到,定叫你谯城化为一片焦土。”

    由于殷乂不善于办事,把张平

    彻底激怒了,他大吼道:“来人,将这个不知好歹的殷乂推出去砍了。”听到命令,屋外立刻拥过来四五个刀斧手,一下子把殷乂的双手反剪了起来,就要推出去斩首。

    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樊雅说了一声:“慢着!”然后轻轻对张平说:“张将军,是不是先留他一条命,我们再考虑一下。如果这样把他杀了,祖逖不会放过我们,司马睿也不会饶过我们,那就把事做绝了!”

    张平却不听樊雅的话,骂了一声:“这就叫官逼民反,不得不反,反正早晚要撕开脸皮,撕就撕了吧!谁对我们好,就是我们的亲人,谁对我们不好,就是我们的仇人。从今以后,我们就姓石不姓晋了,明刀明枪地干一场!”

    樊雅本来还要再劝两句,见张平这么冲动,劝也劝不进去,只好不再说话。

    殷乂一边被推着一边大喊着:“你这个反贼,石勒的帮凶,有你后悔的时候!祖逖将军来会放过你,早晚叫你血债血偿!”

    刀斧手杀了这个思维偏执,办事不力的殷乂,把他的头颅挂在城门的旗杆上震慑三军。吓得一块同来的几个随从啊,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马也不要了,慌忙逃出城去,日夜兼程,到祖逖跟前告状。

    祖逖一听大吃一惊,骂道:“想我祖逖北伐,还没有和石勒交战,倒叫本朝的人谋害了。我弟殷乂,虽然办事死板了点,但毕竟是我参军,杀他如断我臂膀,如何了得?速速传令三军,发往谯城,不攻下谯城,誓不为人。”

    祖逖一声令下,两天之内,几千人就到了谯城城下。但见这座城池,高有两丈余,外皮包砖,大门紧闭,城墙上站满了一排排的士卒,弯弓执刀的早已等待多时。士卒之中,站着两员大将,正在虎视眈眈地看着城下。就在离此不远的旗杆上,正悬挂着殷乂的人头。

    祖逖一见旗杆上的人头,一股血气直冲脑门,大骂道:“城上张平出来说话,为什么要杀我参军殷乂?”

    张平也不客气地说道:“不是我要杀他,而是他自己找死。来到谯城,说我这也不是,那也不对,反正没好了,那就先把他的人头砍下,再让他说我的不是!”

    祖逖吼道:“你可知道此番举动的后果,这是有意和大晋朝作对,竖起反叛的大旗。我祖逖受命北伐,就要先灭了你这股逆贼!”

    张平听了哈哈大笑:“还大晋朝呢,大晋朝还有吗?洛阳早就成了刘聪的了,怀帝司马炽也早在平阳被刘聪害死。你说得那个大晋朝,不是长安的司马邺吧,他那个皇帝谁承认啊!没人承认的皇帝还算数吗?”

    祖逖越听越生气,他不承认司马邺,那么就更不承认司马邺认可的江东司马睿了,这个无父无君的逆子,不灭了你,我这个北伐的将军就白干了。于是大呼道:“三军听令,准备……”

    就在他马上命令三军攻城的时候,叶龙走上前来,对他说:“祖帅啊,请你稍安勿躁,是不是我们再商量一下?军队是用来对付石勒的,不是打内战的。”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