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回 祖逖北伐(七)
    可是此时的祖逖,早已被气愤充斥了头脑,大吼道:“这有什么好商量的?对待这样不知好歹,滥杀无辜的逆贼,就是要进攻,进攻,再进攻!”

    叶龙本来还要据理力争,但背后的叶枫又拉了他一把,叶龙这才没有说话。

    接到命令,叶龙也没有什么办法,就要炮轰谯城。他对炮连官兵吼道:“目标谯城城楼,仰角三十六,准备——”

    叶枫提醒了他一句:“你真轰呀?”

    “不轰咋滴,命令都下了。”

    “还是多给汉人留一些血脉吧,别伤着城楼上的人。”叶枫虽然声调不高,但这就是命令。

    叶龙一听,急忙改口:“目标谯城,仰角三十二,每炮三发,放——”

    “哐哐哐哐……”第一拨27发炮弹发出炮弹出膛的声音,随即黑黑的弹丸飞上天空,这拨还没落下,另一拨又起来了,连着三拨炮弹飞起。“轰轰轰轰……”炮弹有的落在了城墙下的地上,白光一闪,腾起一团黑烟,只炸得城墙下的野草与黄土飞上天空,随即纷纷扬扬落了下来。

    有的炮弹直接砸在了城墙上,炸得砖头飞溅,里面的夯土一片片地坍陷下来,露出了一个个的窝窝,就像脸上的疮疤。吓得城墙上的兵卒啊,急忙躲避,有的被薰黑了脸,有的被飞起的砖头崩破了面皮,轻伤是有,死亡却不多。

    炮弹一炸,兴奋得祖逖是心绪难平,心脏扑腾扑腾乱跳:炮兵就是炮兵呀,太厉害啦!我有此神奇火炮,还怕你张平作乱不成?还怕石勒铁骑不成?真是什么也不怕了。

    炮声一停,硝烟渐渐散去,再看谯城城墙上,一排排的士卒又站了起来,虽然有的脸上黑了一些,有的士卒的衣服被弹皮撕破了,但基本上没受太大的损失。祖逖心里既激动,又有些不甘:“火炮是好,就是中看不中用呀,没炸死几个人。但甭管怎样,总算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叫他们知道我们火器的厉害!”

    祖逖随即指挥着步兵攻城,士兵扛着仓促捆绑好的云梯往前进攻,离着城墙还有一百米的时候,城上箭如雨下,这边的士兵纷纷中箭倒地。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继续拥上去,扛着云梯向前进攻。

    一切还是冷兵器战术,攻方利用云梯要踏上城墙,杀进城去。守方利用高大的城墙,居高临下,远了放射箭矢,近了刀枪厮杀。就在两军杀得你死我活的时候,突然远处出现了几支骑兵小部队,各有数百人,迂回奔跑着,似乎有袭扰祖逖军队的意思。

    祖逖也是久经战阵,哪能不知其中利害:这些骑兵一是扰乱攻城士兵的心智;再则,骑兵真要后面偷袭,这叫攻方士兵顾哪头的是,处于相当不利的境地;三则,真要是城内再杀出来,那就是两面受敌,夹在中间更是难受!

    祖逖大吼一声:“王勇

    猛骑兵,速速保卫我们后方,赶走敌骑!”

    王勇猛大吼一声:“是!”立刻率领着自己这一百来人的骑兵部队,高高地举起了马刀,向着敌骑冲杀而去。敌骑也挺知趣,看到王勇猛的骑兵来了,纷纷后退,避开王勇猛的锋芒。刚赶走了这拨,那拨又来了,王勇猛大喊一声:“射击——”骑手又把马刀挂上马鞍,甩出步枪朝着敌骑一阵乱枪。

    敌骑几匹马倒下,又从马上栽下几人,吓得其余的不敢靠近了,总算使他们和祖逖的部队保持着一定距离,不敢轻易上来攻击。

    叶龙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对祖逖进言:“祖帅啊,这仗不能打了,实在太被动了。”

    祖逖点了点头:“我也正想撤兵,撤——”命令一下,部队立刻停止攻城,向后面撤去,在离着谯城十里的地方,安营扎寨。

    扎寨也得有所选择,地势得高,以免被淹,还得有水,以防营内缺水。简单的讲,就是依山傍水而居。刚刚选好了地址,还没有来得及扎上粗壮的木栅栏,就见敌人的骑兵又来了。

    叶虎上来请战说:“刚才一战,炮兵和骑兵都施展了本事,我的步兵却闲着无事。这会儿,就让我的人来保护大营安全扎寨怎么样?”

    祖逖点了点头:“好,就有你叶虎率领着你的步兵,来保卫我们大营安全扎寨吧!”

    叶虎得到命令,领着这队人处于敌人骑兵的内圈,保护着祖逖在建设营盘。后面在紧张施工,士卒们把粗大的木栅埋入地下,中间再绑上两排横着的木头,这样就使栅栏连为一体。

    别小看营盘这一圈木头栅栏,在冷兵器时代,里面站上士兵防守,既可以阻止外面的骑兵,更能阻挡进攻的步兵。

    敌人的骑兵冲来了,叶虎大吼一声:“准备——”

    前面的步兵蹲下,举枪瞄准,后面的士兵站着,瞄准敌人。蹲着的给站着的留下足够的射击空间。敌人的骑兵越来越近,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叶虎大吼一声:“射击——”

    “啪啪啪啪……”一百多发子弹向敌人飞去,前面的倒下十多骑,后面躲避不及的被绊倒在地,有的敌骑还在继续往前冲,在冲锋中,不断地有人马陆续倒下。

    叶虎的士兵,在不断地退子弹上子弹,动作快的,四秒种就能发射一枪,足下的弹壳堆了黄黄的一小片。终于有几个大命的敌骑冲了上来,后面执刀的士兵也扑到前面,两边对砍。幸运的骑兵有的可能冲到几个步兵,但最终被蜂拥而上的步兵砍倒。

    敌骑禁不住严重的伤亡,终于退去,就在退去的路上,丢下了五六十具尸体。而叶虎的部队,也死了两人,伤了五六个。正是由于热兵器对冷兵器的绝对优势,才以这么小的伤亡换取了战斗的胜利。

    栅栏后面的祖逖,在细心地观察

    着这场步枪与马刀的对决,点了点头悟出:什么时候,我的军队要是全部换上步枪,那该多好啊!他对旁边的叶龙说:“叶将军啊,步枪这么好使,不知能不能给我的老兵装备上一个连?”

    对于这个事,是个原则问题,叶龙可不能随便点头,只能这样说:“步枪奇缺,我的部队尚不能人手一支,等以后有条件再说吧!”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