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回 祖逖北伐(八)
    在叶虎队伍的保护下,祖逖的营盘很快建设完毕,也就是埋上粗壮的木栅栏,安上了大门。到时候,步兵站在木栅栏后面防守,无异就是一道坚固的工事啊!能防守才能进攻,只有在营盘里生存,才能谈得上打败张平的事情。

    有了自己的家,派上士兵防守,官兵吃饱喝足,祖逖又在军营帐内研究张平的事情。主要军官齐聚一起,殷乂不在了,倒省却了不少麻烦,少了提歪歪意见的。祖逖坐于上首,右边为一排旧军官,左边为叶龙、叶虎、王勇猛一排新来的军官,叶枫自然是立于叶龙的身后。

    祖逖说道:“谯城一战,实际算是败仗,败在哪里,教训在哪里,还讲各位提提高见?”

    叶龙抢先说道:“客观地说,我们对谯城太轻敌了。张平、樊雅之流有几千人,再加上他的城外部下董瞻、于武、谢浮等人,哪个也有数百人,比我们的人数还多。仗能打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众将纷纷提出自己的看法,众说纷纭,各抒己见,但是没有一个人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叶枫实在忍不住了,上前说道:“我能不能说句话?”

    祖逖眼睛一亮,太师太傅终于站到前台说话了,但为了以前的保密协定,也只能不点破他的身份,说道:“老先生,有话请讲,我们这里人人平等,并没有高低尊卑之分。”

    叶枫只能说道:“以弱击强,只能用巧计谋略,现在张平、樊雅在谯城,而他的部下在城外配合。如果我们攻城,他的部下就会四面出击,从后面袭击我们。目前之计,只能先破了董瞻、于武、谢浮之流,才能谈得上进攻张平的谯城。”

    叶枫的话虽然不多,但是丝丝入扣,说到了点子上。叶龙、叶虎、王勇猛自然是不说话了,就连祖逖的一些老将老臣,自然也挑不出叶枫的半点儿毛病。

    祖逖再问道:“怎样才能破了董瞻、于武、谢浮的这些人呢?”

    叶枫双手一拱,请缨道:“老臣不才,愿意亲自到他们的帐下陈述厉害,说得他们来投降我军。就是不成,也要找出他们的破绽,只有找到了对手缺点,我们才好下手。”

    听了这话,祖逖皱起眉头:“要是一般人,肯定我会同意。但是你这般年纪了,冒这样的危险,作为你的兄弟,于心何忍啊!”

    祖逖哪能让叶枫冒这样的风险,他是冀州刺史啊!万一他挂了,自己如何向冀州交待?那些人能饶了自己?别说他不愿意,就是叶龙、叶虎、王勇猛也不愿意啊,叶龙劝道:“总管呀,谁去你也不能去。这些小事,去个小兵就行了。”

    叶虎说道:“总管呀,不是说好了吗,你在背后出个主意就行。至于深入虎穴的事情,还是让小的去吧!”

    王勇猛更是不愿意:“不行,不行,你可不能去,家父早就

    嘱咐过,好好照顾你。这下好了,照顾到敌人窝里去了,家父岂能饶了我!”

    尽管祖逖和亲人一再劝阻,叶枫还是坚定地说:“我到他们那里,头上又没有贴着帖子,他们知道我是谁?有句话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有进去,才能见机行事。你们在外面也不是闲着无事,要好好配合。自凡从敌营内飞来带羽毛的书信,那就是我给你们的指示,遵令执行就是。”

    尽管这样,叶龙也不能放叶枫走,有点生气了,脸上都变了颜色:“你这个老……臣,怎么这样不听劝,真是人老脾气倔,一点儿都不假!真要这样,我叫人把你送回家,再也不让你来了!”

    叶虎和王勇猛也是发了一顿牢骚,根本就不同意叶枫自作主张,非要到敌营去做什么策反工作。至于祖逖的一些老臣老将可就有些不明白了,他一个总管要到敌营做工作,去就去呗,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么?

    当然祖逖心里明白怎么回事,该说的自己已经说了,光他的这些儿子和侄子就够他受的,哪还用自己说话。

    叶枫的主张受到了大家的强烈反对,也就不再说话,到了晚上留下一张纸条,径自实施自己的计划去了。叶枫要想走,十个人也拉不住,光他那个隔墙入室,哪个能拦住他?

    这是叶枫独自一人执行任务,上哪里去呢?叶枫想了想,干脆到谢浮那里转一圈吧!

    天亮的时候,叶枫就到了谢浮的营里,所谓营盘,也就是临时驻扎之地,外边根本就没有木栅栏。谢浮本来有一百多骑兵,二百多步兵,既不能远离谯城,好时刻支援谯城的张平,又担心受到祖逖的进攻,所以离祖逖营盘的远近距离也是个学问。

    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现在他们马没草料,饿得不愿意动弹,兵没吃的,都快走不动了,这才是最主要的。

    叶枫的穿戴,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农村老头,穿得也不好,长得又老相,胡子拉茬的,外人一看就烦。此时看到谢浮的伙头军正在造饭,饭根本就不好,稀汤寡水的,就是个照人汤。

    叶枫上前施了一礼,气他们道:“小哥呀,小老儿想讨一口饭吃,可否呀?”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做饭的来了脾气:“你说你个要饭的吧,还咬文嚼字,什么小老儿,可否呀?滚一边去。老子好几天没吃顿饱饭了,哪有闲米来伺候你!”

    他越这样说,叶枫越气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已经好几天米没沾牙了,就当我是你家老爹,有你吃的,就得给我一口呀!”

    “他妈的!”做饭的更来了脾气,“撵你不走是吧!谁是俺爹,俺爹早饿死了。你他妈的再不走,我把你扔到锅底下当柴火烧。”

    他越这样说,叶枫越气他,干脆自己摸了一个碗,拿起勺子就要到锅里舀汤喝。

    伙夫一见叶枫抢饭,哪容得外人撒野,上来就要夺碗,岂知这个农村老头力大无穷,根本就夺不下碗,叫他硬硬地盛了一碗汤,不紧不慢地喝起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