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回 和谢浮交朋友(一)
    这下伙夫更急了,摸起了一把切菜刀,上来就要剁叶枫,一刀下去,却被叶枫轻轻闪过。他又来一刀,一边剁一边喊:“你这个臭要饭的,竟然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今天……老子就豁上了,对你绝不客气……”

    两人的争吵,引来了一些看热闹的,士兵指手划脚地苦中取乐:“看看这个老炊(做饭的蔑称),怎么和要饭的打起来了?”“这个老炊,平常蛮横惯了,亏着这个老头治了他。”“看他欺负我们行,对一个要饭的却没有一点儿办法。哈哈……”

    当然,谢浮听得伙房里吵得厉害,也过来瞧瞧,见是这样的事,熊伙夫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快饿死的人了,施舍一碗汤又有什么。值得么?”

    听得主帅这样说,伙夫就是个马屁精,别看对叶枫挺凶,对谢浮可是满脸谄媚:“遵命!谢帅啊,我们队伍里就属你读书多,一副菩萨心肠!”转过脸来对叶枫凶巴巴地吼道:“要不是谢帅说情,哼!管叫你一口汤也别想喝。”

    叶枫虽说吃苦惯了,可是喝这样的汤也难以下咽,什么玩艺呀!野菜不少,米没几粒,一边喝一边吐:“呸!呸!太难喝了。和泔水汤子没什么区别!”

    叶枫的举动,引起了士兵的不满,谢浮心里更是来了气,说道:“你这个要饭的,怎么还挑肥拣瘦的,我们就是连这个也喝不上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怎么这么些臭毛病?”

    叶枫把碗往地上一蹲,不紧不慢地说道:“受人滴水之恩,按说应当涌泉以报。天下这么些粮食,看看这些士兵饿得?这么惨。田野这么些草料,看把这些马匹喂得?这么瘦。”

    听到叶枫说得这些刺挠话,把谢浮的火惹起来了:“听你这位老汉的话里,是不是嫌我们太无能了?如今灾荒连年,战祸不断,队伍也好,百姓也好,哪里还有隔夜之粮?别说百姓了,就连战马,也没有草料吃了。亏你还是个种田的,怎么说的话就和不在天底下过一样?真是气人!”

    叶枫听到谢浮这个人,还能拉下去,笑着说道:“城里张平的地方我也去过,粮食有的是,草料也充足,你就不能给他借点?”

    听到这话,气得谢浮恨不能肚子疼,骂道:“你这个老头,好生奇怪,城里是城里,张将军就是吃不了,也不能给我们啊?自己的经还得自己念,我们只能自筹粮草。”

    叶枫敲着碗,唱着洋洋腔说道:“城里白面吃不了,这里菜汤喝不上,城里草料堆如山,这里马匹没草料。你说奇怪不奇怪?”

    听了叶枫的话,谢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别说,这个老头倒说出了几句真话。世界上奇怪、不平的事情太多了,我们也没办法呀?老百姓就是草芥,每天死了的人多了去啦,谁又

    能抗得了。”

    叶枫又趁机挑逗说:“按说我也不应该管这些闲事,可是谢将军施舍了我一碗汤,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如果谢将军不嫌,我送给你一些粮食、草料要不要?”

    一听这话,谢浮倒笑了:“刚才你这老头说了几句真话,这会儿又说胡话了?我营里每天派出这么些人去征集粮草,不是征不到,就是价太贵。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既无势又无钱,上哪里弄粮草去?”

    “干脆说要不要吧?”叶枫不再逗他了,干脆来真格的。

    谢浮以为叶枫又是说得胡话:“白给哪能不要,别说士兵还要打仗了,就是不打仗人马也快饿趴了。只是你赶快走吧,不愿意再看到你这个疯子!”

    看来他们是不见真佛不烧香,叶枫只好说道:“如果要粮草的话,就请你们闭上眼睛,天上自然会掉下粮草。”

    做饭的那个老炊实在忍不住了,大骂道:“你快滚吧,我们好歹也算军人,被你这个傻瓜点化得神魂颠倒的。我们还有好多事情,早晨饭还没有吃呢?却叫你在这里废话连篇,把我们的正事都耽误了。”

    谢浮也觉得,和这个疯子费什么唾沫,懒得再搭理叶枫了。

    叶枫却盘腿坐在了地上,两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用腹语说道:“大慈大悲的师傅呀,如今弟子遇到了难处,请您让我施展第二十二重功力刮大风,就把谯城城里张平的粮草,刮到我这里来吧……”

    念叨了一会儿,就觉得胳膊上奇痒无比,不一会儿,鼓起了一个小疙瘩,疙瘩越鼓越大,一本小书蹦了出来。小书见风就长,不一会儿,展示成和真书一般模样,书页被风刮开,第二十二重功力刮大风的汉字密码显示了出来……

    光有这些功力还不够,叶枫又用意念睁开了第十四重功力慧眼真睛,透过苍茫的平原和砖土结构的城墙,扫视到了张平的城内粮草囤积之地。刮大风的咒语一念,立刻大风骤起,刮起了锁住粮食的布帐,刮破麦袋,麦子被一片片地吹到空中。

    一股强大的风力,就带着这股麦浪,在空中流淌,很快地来到了叶枫的跟前,哗哗地落下,就和打开粮仓门一样,在叶枫的面前堆起了一座麦山。草料那就更好办了,大风一刮,轻轻的谷草、稻草瞬间被吹上天空,就在叶枫的另一边,软软塌塌地形成了一座草料山。

    谢浮和那些士卒,闭眼的没有几个,眼看着这些神话般的情景展现在自己面前,一个个惊得是瞠目结舌,就和石化了一般。待一座麦山形成,一座草料山显型,大风也不刮了,这才像是一场梦,清醒了过来。

    谢浮首先是自己扇了自己两个耳光,觉得似乎有些疼痛,还不过瘾,又对伙夫说道:“你再狠狠地扇我两个耳光,下力要猛!”吓得伙夫也有些畏畏缩缩:“我别扇你了,还是先扇我吧!”说着,对着自己饿得面黄肌瘦的脸蛋,“咣咣咣”就是三下子。

    众人这下子又都吓着了,所有的眼睛一齐注视着叶枫。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