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回 和谢浮交朋友(二)
    叶枫看到他们都看着自己,倒是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一个要饭的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喝你一碗照人汤,还你一堆麦子,一堆草料,谁也不欠谁了,该走了。”

    说完,站起身来,拂了拂身上的浮土,就要走人。

    这下谢浮哪里肯干,一下子拦在叶枫面前,作揖乞求着说:“大师呀,您就是大帅呀!怨我眼浊,有眼不识金镶玉,你宰相肚里能撑船,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走不得,走不得!”

    叶枫讲开了歪歪理:“刚才一场大风,与我何干?我叫你们闭上眼睛,哪个闭上了。不就是喝你一碗汤吗,干么拉拉扯扯地不让走人?”

    老炊又从后面扑上来,一下子抱住了叶枫的大腿,扯着嗓子吼:“大师呀,千万别和我一样呀,我就不是个人,可别拿我当人看。你要是走了,伙房上哪里弄白面去?不是又得喝照人汤吗?”

    叶枫对着他是一顿猛凿:“你看你这个人,刚才骂了我,还拿刀砍我,我都没对你怎么着?这不是赖皮吗,还不让人回家了是不是?”

    说得这个老炊,赶紧松开叶枫的腿,又一个劲地作揖:“我不对!我不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凭大帅的本事,要是叫我三更死,怕是活不到五更。”

    谢浮对士兵一个眼色,众人一齐挡在了叶枫面前,磕头的磕头,作揖的作揖,就是不让叶枫走。

    谢浮再劝道:“大师的这些粮草,可是救了我们全军的性命啊!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还请大师稍住几天,挽救一下我们才是?”

    其实叶枫本来就不想走,这只是欲擒故纵之计,真要想走,他们哪个也拦不住。叶枫只得闭了闭眼睛,假装不甘地说道:“好吧,看你们怪可怜的,我就稍住几天。好歹喝了你的一碗汤,这碗汤怎么有倒丝钩,倒把自己钩住了。”

    见叶枫能留下,谢浮稍微松了一口气,再次拱手道:“请问大师,尊姓大名,哪门哪派,以后也好称呼?”

    叶枫只好说道:“姓李名枫字逍遥,至于哪门哪派,不说也罢!”

    谢浮想道,他只要为我军出力,哪管他哪门哪派,只好拱手说道:“那就烦请李大帅为我谢浮军队的军师了,自凡以后行动,我要好好听从军师的教诲!”他又转脸对众位官兵吼道:“听清了吗?以后一切大事,除了我以外,大家都要听从军帅的。”

    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这位大帅送来了麦子和草料,哪个敢不听从。于是纷纷拱手喝道:“遵命!”

    有了麦子和草料还怕什么,士兵开始忙活开了,磨面的磨面,铡草的铡草,士兵大白馍馍随便吃,战马可口的草料随便啃。于是士兵吃得肚儿圆,战马也撑得肚子鼓了起来,好景不长,巡哨传来消息,祖逖的军队前来挑战。

    谢

    浮鼻子一哼:“原来没吃没喝的,还怕你三分,如今我们吃饱喝足,战马也喂好了,又有大帅坐镇,怕他作甚!军师啊,你看这仗如何打法?”

    叶枫谦虚地说道:“作战是你们的事儿,愿意怎么打就怎么打!我在旁边接着,有什么漏洞我补上就是。”

    谢浮点点头:“也对,就请军帅在旁边观战,看我怎样战胜祖逖的这些军队。”

    谢浮率领着自己的所有军队出战,把一百多骑兵排在前面,二百多步兵放在后面。自己骑在一匹黑马上,挥舞着一把青龙偃月刀,叫叶枫骑着一匹白马,手执一柄砍刀,为自己壮胆助威。

    叶枫定睛一看,对面的骑兵正是王勇猛小将,只见他把这一百多骑兵排成五排,每排二十骑,站在对面,就和事先画好的阵势一样,正面看成行,斜着看还成行。骑手们马刀在手,步枪斜背,一个个面目冷峻,就等着主将一声令下了。

    就连马的颜色也甚为规律,第一排为黑马,第二排为红马,第三排为白马,接着又是黑马、红马。

    再观谢浮的马队就不一样了,高的高,矮的矮,参差不齐地胡乱成队,黑马、红马、白马乱成一团。正看一个蛋,侧看一大堆,怎么看也不像个样。骑兵都这样,步兵也好不到哪里去。

    双方控制阵势也不一样,谢浮的这边是一阵乱箭,射在两军中间,意思是再也不能过界。而王勇猛的队伍就不一样了,“啪啪啪啪……”一阵排子枪,子弹打在两军的中间,地上的土是噗噗乱跳。

    可是谢浮的官兵看出门道来了,人家那是放低了枪口,要是枪口再提高一点,弄不好这边就人仰马翻了。

    对面王勇猛出来,大声喝道:“前面叛将谢浮听着,目前司马邺在长安又竖晋旗,望你不要听从石勒、张平教唆,投降胡人,为虎作伥。还望早早投降我们北伐大军,消灭鞑虏,收复晋地,为我大晋百姓谋福祉。”

    谢浮也出列骂道:“我才不听你们这一套哩!大晋朝还有吗?早就没有啦。大晋的贪官污吏还少吗?大晋的王爷为皇位争得死去活来,谁还把老百姓的性命看在眼里?谁的拳头大谁是老大,拿命来!”

    说着,谢浮挥舞着青龙偃月刀耍了一个大花,把黑马一催,就上来了,要独挑王勇猛。

    王勇猛也不含糊,骑着一匹枣红马,手提一柄长枪就出列迎战。虽是两员将领独挑,王勇猛可不这么傻,心里想到:谁和你硬拼啊,格斗还得费劲,李铁刚叔叔刚给了我一把手枪,就是实战不知道如何,我就试它一试?

    心里这么想着,两匹马就凑到了一起,谢浮把青龙偃月刀往后一背,刀刃朝上一翻,“刷”地一下,从下到上攻上去。这一刀要是碰上,甭管是马是人,就要一刀见血。王勇猛自小习武,这点小

    手段自然难不住他,长枪一别,控制住谢浮的刀路。

    两匹马很快地就要离去,王勇猛躲过这一刀的时候,左手抓住长枪,右手掏出手枪,朝着黑马的屁股就是一枪。“啪——”地一声,一颗热热的弹丸一下子就钻进了大黑马的屁眼。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