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回 和谢浮交朋友(三)
    正常情况下,谢浮让马跑上几步,速度稍缓,然后勒过马头,再战第二回合。怎么这回不大正常呀,这匹黑马跑了几步,腿抬不起来,屁股还一个劲地往下沉。一颗子弹钻进它的肚子里,能好受吗?黑马实在疼得受不了啦,往地上一趴,干脆起不来了。

    谢浮没有防备,惯性加速度,一个子让他来了个嘴啃泥,等再从地上爬起来,只觉得大事不好,从王勇猛的队伍里,一下子射来了几十支箭矢。

    可能读者要问,王勇猛的队伍里都是使枪,为何放着好使的枪不用,反而脱了裤子放屁,非要放箭呢?这其实都是叶枫早就用带羽毛的书信,给祖逖营里下了指示,千万不要伤着谢浮,对付他只能使用乱箭。

    要不刚才王勇猛一枪就把谢浮崩了,还用啰啰嗦嗦地非要朝着他的黑马开枪吗?!

    谢浮只见几十支利箭朝他飞来,青龙偃月刀早丢了,再说这么沉重的大刀挡箭也不给力啊!只急着他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只有仰天长叹:“我命休矣!”

    箭矢却不管这一套,只管按照它的轨迹飞来,离着谢浮是越来越近,躲了一支躲不了两支,躲了两支躲不过十支,谢浮岂能躲得过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李逍遥大师比箭矢还要快的速度飞了过来,用宽厚的脊背挡住了谢浮。

    这一瞬间,他的脊背上鼓起了一层厚厚的铠甲。

    “刷刷刷刷……”几十支箭飞了过来,有的落在地上,有的射在了大师的脊梁上,就连垂死挣扎的黑马身上,也中了几支箭,直接把有进气没出气的战马,射没了气。李逍遥大师在中箭的同时,直接抱起了谢浮,就像老鹰护着小鸡一样,迅速地脱离开箭矢所能射中的危险距离。

    李大师到了谢浮的阵地上,把谢浮像一条狗一样扔了下来,众护兵才一下子紧紧地保护住谢浮。谢浮这才头脑略微清醒了一些,再看李大师,抖擞一下脊背,背上的几支箭纷纷落下,竟像没受一点儿伤似的。

    谢浮一口气吸了进去,好久没有吐出来,半天才说:“大师……就是大师,几支箭射上,竟然没事似的。”

    叶枫惨然冷笑:“幸亏是箭,要是子弹,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战场之上,谢浮也没有时间来感谢叶枫,只得说:“大恩不言谢,是大师给了我再生之躯啊!”

    刚说完这些话,就见王勇猛的骑兵冲了过来。此时的谢浮,早已吓得肝胆俱裂,哪里还有心再战,只得喊了一声:“撤退!”领着众官兵从哪里来的,赶紧回到哪里去了。

    谢浮从此躲避起来,不敢再战,好在王勇猛领着那些虎狼之兵,也没有寻觅进攻,双方暂时无事。

    从此,谢浮对叶枫几乎是寸步不离了,就像他的儿子一样。就是换作别人,恐怕也得这么做:一是

    全军没有粮草,是叶枫调来了粮草,挽救了全军性命;二是叶枫于乱箭之中,救下自己。换作别人,哪有这个本事呀?更没有护犊之心?

    谢浮伺候叶枫,真和儿子孝敬父亲一样,这样的大师,要是不孝敬好,那真是瞎了狗眼!反正自己早没爹啦,就当亲爹算啦!他干脆拜叶枫为干爹,过起了干儿子的幸福生活。

    这边暂时无忧,可谯城不好受了,为什么呢?叶枫使用了大风,把谯城的粮草都“调”到了这里,没吃没喝的张平,日子哪能好过?这么些的粮草从空中刮过,总不能不留下些痕迹。张平就顺着空中掉下的麦粒和哩哩啦啦的稻草,领着一些侍卫找到了这里。

    看到这些粮草都进了谢浮的秘密营地,张平心里十分生气,老远就大呼道:“谢浮,开门!开门!”

    谢浮一听盟主来了,急忙前来开门迎接,拱手说道:“张将军啊,别来无恙!”

    气得张平是破口大骂:“还别来无恙?无恙个屁!你这个谢浮,好不地道,城里这么些粮草,突然被盗,找了好多天,终于找到了这里。这下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谢浮急忙把张平这些人迎到寨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张将军,不可能啊!最近我们得了粮草不错,那是我们的李**帅辛苦得来的,哪能是城里的粮草?不可能!不可能?!”

    张平指着谢浮的鼻子骂:“不可能?不可能的事多了,都抓着你的手脖子了,还不承认。要不,我领着你看看?”说着,抓着谢浮的手一直往外走,顺着这些遗落的痕迹,果然源头指向了城里。

    谢浮本是个粗人,得到了粮草自然高兴,哪里还想着这些粮草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一下子被张平抓了个现形,有口难辩,只好支支吾吾地说:“我军饿得实在不行,士兵没有吃的,战马没有草料,多亏了一位大师,变了粮草救了急。谁想到,这些粮草竟是城里的,没想到,实在没想到啊!”

    张平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心里默默想到,谢浮就是想偷,怕也没有这个本事。心里顿感好奇,问道:“大师,哪里来的大师,让我见见这位高人?”

    其实,叶枫离着谢浮并没有多远,谢浮一歪头,对叶枫说道:“干爹啊,请上前来,见见我们的盟主?”

    叶枫还要拿拿架子,并没有上前,装聋作哑的像是什么也没有听见。张平一见这个老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一个种田的差不了多少,心里顿生蔑视之意,喝道:“你这个老头子,为何要把我们谯城的粮草弄到了这里?使用得什么邪术?”

    叶枫继续装着听不见,右手虚捂着耳朵,大声问道:“你会武术?会武术就会武术呗,与我何干。我看你印堂发黑,怕是有血光之灾,阎王爷已经在叫你了!”

    张平一听大怒,别看这个农村老头装聋作哑的,还会骂人,在盟弟和这么些手下人面前逞威,以后还叫我怎么做人?于是脸一沉,眉一竖,大声喝道:“我看你就是个妖道,来人,给我拿下。”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