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回 和谢浮交朋友(四)
    这个时候,就看谢浮的屁股坐哪边了,他要是和张平一伙,叶枫十分被动,他要是向着叶枫,那张平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这个谢浮,只不过是张平结盟时的盟弟,为了当时的利益,不得已才硬撮合在一起。

    这个时候他想到,这个张平也不咋滴,竟敢对我的干爹这样说话?再说,刮来粮草的事情已为事实,自己怎么也脱不了干系。于是,他说道:“张将军啊,请你稍安勿躁,这位老人是我的干爹,不能这样对他无礼。再说,我们全军人马就要饿死,亏着干爹弄来了粮草,哪里知道会是城里的啊?”

    张平一想,不对啊,这个谢浮怎么歪歪着嘴说话,明明是偷了我的粮草,怎么还要护局子?如果张平会来事,好好地安抚部下,可能会免于灾祸,可是他不,典型的死脑筋,打铁不看火色。张平又把气朝着谢浮来了:

    “好你个谢浮,黑心烂肠子,明明是你勾结不法妖道,偷我的粮草,说你两句,却又护短,你算什么玩艺!今天不把这个妖道交出来,我定和你没完!!”

    几句话说得谢浮也来了脾气:“张盟主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都快饿死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还不是亏了干爹。前几天和祖逖大军交战,我差点儿被乱箭射死,亏着又是干爹出手相救。为人不能恩将仇报,如果对恩人下手,那还算人吗?这样吧,我替干爹顶罪,愿意咋滴就咋滴吧?”

    到了这时候,这个张平还不收敛,竟然火上浇油,大骂道:“好你个认贼作父,不知好歹的东西。今天我就要办了你,不办了你,无法对三军交账!”说着,拔出腰刀,亲自要对谢浮下手。

    他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叶枫一看,两人闹得这么僵,这就好办了?心里暗暗琢磨道:看看他这一刀怎么砍得下去,只要一刀下去,两人的情分就全完了。果然,谢浮虽然是让张平下手,自认为张平下不得手?一看张平真砍呀,急忙闪过这一刀,变了脸,大呼道:

    “你对我无情,休怪我无义。弟兄们,动手啊——”

    这里谢浮的人多,众将士得到命令,急忙抽刀在手,把张平的人紧紧地围了起来。张平才带了几个人啊,哪里是谢浮的对手,不一会儿,死的死,伤的伤。张平一看红了眼,更是下了死手,对谢浮是连下死招。

    谢浮先上来还向着盟主,不敢真下手,一看对方真是六亲不认了,也只得拉下脸皮,拼命相格。叶枫一看,自己不动手,更待何时?顺手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子,朝着张平就抛了过去。

    这一下子砸得挺准,一下子敲在张平的右眼上,顿时来了个满脸开花,右眼睛就瞎了。张平狠狠地骂了一句:“这是谁啊?竟然偷袭。”这话还没说完,叶枫又全身立于左腿上,腾出右脚

    ,用脚尖轻轻勾起一块石子,用力一抛,石子一下子又朝张平飞了过去。

    这一下子也砸上了,正敲在张平右腿的迎风骨上,他也没有穿铠甲,疼得他“哎哟”一声,几乎晕厥过去,一下子站立不稳,歪倒在地上。正巧有几个好事的士兵,上来几刀,就把张平的脊梁剁烂了。

    谢浮急忙喝退众人,低下头看了看一动不动的张平,再用手摸了摸他颈上的动脉,哪里还有一点儿跳动。吓得谢浮大叫一声:“我那个妈哎,这可如何是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几个侍卫赶紧上来相劝:“主公呀,莫要后悔,要不是主公奋力反抗,早被张平砍了。”

    叶枫也上来劝道:“谢将军莫要自责,是张平不讲理在先,为着这点儿小事,竟然不顾弟兄的情分,翻脸无情,差点儿害死了将军。你已经给够了他足够的面子,谁奈他硬是这般心狠手辣,怨谁啊!还不是怨他自己。”

    谢浮想了想,干爹说得对,自己这也是被逼没法,不得已才采取自卫手段,杀死了张平。事到如今,也只能问叶枫说:“干爹啊,张平的联盟我待不下去了。为今之计,哪里才是我的出路啊?”

    叶枫不慌不忙地说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张平本是个逆贼,占城为王,和胡人石勒眉来眼去。那石勒是什么人?杀我汉人占我国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现在出了个贤臣祖逖,正率领着我汉人军队收复失地,复国兴邦,谢将军何不投奔他?”

    要是在平时,这些话谢浮根本听不进去,可这时他没了办法,只得说:“大晋朝也不算什么好东西,欺压良民,滥征赋税,可是比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石勒来说,还强点。听说祖逖这人不错,可我就是想投奔他,也没有门路呀?再说两军交战,不免死伤,不知祖逖将军能不能原谅我?”

    看来水到渠成风来帆速,叶枫说道:“我和祖逖有一面之交,我出面说说,谢将军以为如何?”

    到了此时,谢浮早把自己以及全军的希望寄托于叶枫身上,对叶枫深深作了一揖说:“干爹呀,你就是我的福星,你就是我全军的军帅。一切操作,但凭干爹做主!”

    叶枫点了点头,从身上取出一封羽毛信,写上几个字,然后从身边士兵身上借过一把硬弓,把书信绑于箭矢之上,轻舒猿臂,尽力一射。只见箭矢飞入空中,躲进云彩之中,什么也看不到了。

    没有过了多长时间,就听得一声炮响,远远一支军队开了过来。为首一将,已有五十冒头,身材高大,大眼浓眉,方脸阔嘴,一脸正气,行进中八面威风,未说话不怒自威。他老远就下了马,称呼叶枫道:“叶总管呀,不知叫兄弟前来有何吩咐?”

    看来,他还是遵照以前的保密协定,坚决不能抖搂了叶枫的身份。叶枫笑了笑,说道:“祖逖将军啊,这是我的干儿子,谢浮将军。这回谢将军要弃暗投明,不知祖将军能不能不计前嫌,收留他们?”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