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回 二攻谯城
    祖逖对叶枫一拱手,笑容可掬地说:“自凡是叶总管推荐,哪有不收之理。我们北伐不怕人多,特别是谢浮将军,听说并没有做危害乡邻的事情,是我汉人中的君子,对于这样的部队,更没有不收之理。”

    两人的对话,唬得谢浮一愣一愣的,这个干爹是什么人啊?竟然连祖逖这样的角色都要对他这般尊敬。可见这个干爹有通天的本事,不禁暗暗庆幸,自己这个干爹是认对了。

    张平被叶枫用反奸计杀死,谢浮的军队又投降了祖逖以后,使祖逖的军威大振,下一个目标就是谯城了。祖逖再次进逼谯城,准备第二次强攻城池,早上官兵五更起床,洗刷完毕,然后饱餐一顿。天刚亮的时候,骑兵,步兵、炮兵已运动到了城下。

    城上也早已准备好了,一排排的士兵站于城墙之上,持刀的持刀,弯弓的弯弓,就等着樊雅一声令下了。樊雅十分的生气,在城墙上大吼道:“谢浮呢,谢浮在哪里,请出来说话?我和你说道说道!”

    听到樊雅点自己的名字,谢浮往前一站,大声喝道:“樊大哥啊,我是谢浮,有什么话,我洗耳恭听!”

    樊雅大骂道:“你这个谢浮,根本就没有人味,当初我们兄弟结盟,曾发誓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而你倒好,先上来偷了我谯城的粮草,张平大哥找你说道说道?你却在那里杀了他。手拍良心想一想,难道人心喂了狼?”

    谢浮拱了拱手,声音铿镪地说道:“樊大哥呀,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遂把张平到自己营中,逼要粮草,差点儿杀了自己,自己只能自卫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了谢浮的话,樊雅默然不语,好半天才问:“难道真是这么回事?谁又能作证!”

    谢浮只能说道:“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现在我说什么你也不信了是不是?”看到樊雅半天没有言语,谢浮再说道:

    “樊大哥呀,我劝你一句话,希望你好好想一想。现在祖逖将军竖起北伐大旗,立志要扫平鞑虏,恢复晋朝,我们何不顺应大势,从了祖逖将军。跟着石勒混是没有出路的,那石勒是个胡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拿着我们汉人不当,何必助纣为虐呢?!”

    樊雅终于定下心来,大吼道:“谢浮将军,请你别再说话,至于谯城攻下攻不下,就看你们的本事了。我们早已等候多时了?”

    祖逖一看,这个樊雅是油盐不进,只得下达了攻城的命令:“全军注意,准备攻城!”

    到了这个时候,叶枫也明白,战争是残酷的,不给樊雅点厉害,不知道锅是铁打的,对叶龙点了点头。有了叶枫的支持,叶龙指挥着迫击炮连狠打,这回炮弹再也没有落到城下,而是大部分砸到了城墙上。

    只见火光闪闪,黑烟腾腾,弹片飞舞,光爆炸的气流就足以把不少兵卒掀到城下。炮击过后,再看城墙上,干净多了,站在城墙上的没有几个,况且大部分带伤。祖逖弄不清哪里的玄机,连连点头:“炮兵是越打越好了,这回才真正地显示了炮弹的威力!步兵攻城——”

    早已准备好的步兵,扛着云梯,迅速地往城下运动,到了城墙下,把梯子一竖,就开始爬城。城墙上本没有几个士兵,看到下面攻上来了,急忙拿着刀枪抵抗,一时乒乒乓乓,刀枪的撞击声,人的嘶喊声,武器戳在皮肉上的噗嗤声响成一片。

    城墙下指挥攻城的祖逖看了此景,暗暗松了一口气,冷兵器作战,如果城墙上人多,下面人少,攻之难矣!现在成了下面人多,上面人少,这就好办了。怕是过不了多久,爬上城墙的人越多,胜算越大!

    正在祖逖预判着最后结局的时候,突然听到外围喊声震天,回头一望,就见远处两拨骑兵从不同方向杀来。一面大旗上竖着一个“董”字,一面大旗上竖着一面“于”字。祖逖心想,大事不好,这是张平的盟友董瞻、于武杀来了。

    在双方鏖战的时候,任何一方的援军对另一方来说都是致命的。本来一心一意攻城的祖逖士兵,这下子有想法了,老怕后路被截断,哪里还能全力攻城。而困兽犹斗的樊雅一见援军来到,立刻信心大增,吼道:“董瞻、于武来救我们了。速速反击,反击——”

    于是,城墙后面的后备军迅速地往城墙上拥来,而城墙上本来死气沉沉的士卒立刻来了精神,个个就和打了鸡血一样,奋勇抵抗。刚刚获得优势的祖逖士兵,前有强敌,后有骚扰,一下子成了劣势,很快地败下阵来。

    叶枫只能提醒祖逖说:“打仗不能伸出两个拳头,现在我们腹背受敌,十分被动。还是及早撤兵吧!”

    虽然祖逖心有不甘,但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办法,再打下去,肯定没什么好事。只得宣布:“撤,撤,撤下去再说——”

    命令一下,祖逖军队架着伤员撤出谯城。樊雅士卒却来了士气,一阵嗷嗷大叫:“我们胜了,祖逖的军队败了——”“终于为张平将军报仇了!”“我军威武,樊将军威武!”而董瞻、于武的骑兵也在远处挥舞着马刀吆喝着:“打败祖逖,打败祖逖了——”“我们胜了,我们胜了——”

    打了败仗的军队是没有士气的,祖逖军队的官兵个个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没有了一点儿精神。这一仗死伤了好几百,士兵心里有气,发着牢骚,“这一仗是怎么指挥的,明明我们占了上风,却偏偏打了败仗。”“谁知道啊,不知道怎么回事。”“怨都怨董瞻、于武那两个小子,要不是他们,不会这样!”

    士气低落,军无斗志,晚上军营里早早地休息,刚刚睡到半夜,忽然听到军中大乱,原来樊雅又来劫营。这个樊雅也真会找时机,他悄悄地率领着精心挑选的500精兵,偷袭看门的警卫后,大门一开,冲了进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