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回 遭受挫折
    没有士气的士兵是禁不住打的,哪里还有心抵抗,不是睡梦里被砍掉了头,就是醒来后只顾抱头鼠窜。亏着叶枫大吼一声:“叶龙、叶虎、王勇猛何在?”

    叶龙、叶虎、王勇猛虽然早已休息,但是多年的行伍生涯,真是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睛。听到叶枫呼唤,个个衣服都没有穿好,王勇猛还穿着裤衩子,几乎赤身**就跑出来了,但是手里都提着步枪。

    叶枫再吼:“保护祖帅,保护大营,射击——”

    一阵乒乒乓乓的枪声,围着祖逖的帐篷响了起来,随即跟上来的士兵,很快加入了射击的队伍,把樊雅夜袭的队伍挡在了一边。祖逖也跑出营帐外,大吼道:“全军集合,把樊雅的队伍赶出去!”

    在他的呼唤下,手执冷兵器的士兵提着刀拿着火把也迅速围拢过来,向着同是冷兵器的樊雅士兵发起了反击。

    这回轮到樊雅纳闷了,战术是没有问题的,在敌人极度疲乏的情况下,取得了袭营的胜利。开头打得还比较顺利,斩杀了警戒人员,打开了营门,顺利地杀了进来。之后就有点弄不懂了,眼看就要取得绝对性的胜利,却不料被这些手持火器的人挡住了去路。

    他还不明白,冷兵器和热兵器的差距实在太大!更不明白,老战术和新战术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樊雅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这会儿他终于有点清醒了,大刀长矛,不是火器的对手。人家隔着十多米,就能开枪射击,哪里容得你大刀长矛靠前呀?不等你靠近人家身边,早被人家用枪崩了。

    樊雅只得大喊道:“撤退,撤退。”领着自己的士兵,从哪里来的,赶紧往哪里退去。

    这下子祖逖军队又成主动了,追着樊雅的屁股打,追击中,不断地把樊雅的士兵打倒。祖逖大为高兴,狂喊着:“追击,追击,全歼这股子叛匪。”

    一场被动的战斗,哪想到又成了主动的追击战,要是这样打不多久,就能全歼这股子袭营的敌人。正在高兴之中,不好的事情又来了,就见两股骑兵,打着火把,呐喊着从远处杀来,“杀呀——”“冲呀——”“打败祖逖——”

    如果盲目出营,被敌人的骑兵缠上,那就被动了。祖逖只得换了命令:“穷寇莫追,守住营盘,守住营盘——”

    祖逖的官兵,只好退回,依据营盘的大栅栏,凭险守据。而攀雅的夜袭队伍,在董瞻、于武的掩护下,终于逃了出去。

    火把渐渐减少,夜幕又重新降临到祖逖的大营里,就像围上了一张黑黑的帷幕。祖逖心情沉重,激战之后的心情平复不下,哪里还有心睡觉。他对叶枫说道:“叶总管,这一仗要不是你喝令三军,要不是叶龙、叶虎、王勇猛奋力抵抗,又是一场败仗啊!”

    叶枫安慰他说:“祖将军不要气馁,胜

    败乃兵家常事,虽然败了,不是差一点儿也把这股敌人灭了吗?”

    尽管叶枫安慰,但祖逖的心里仍然高兴不起来:“没想到北伐这么难啊,这个小小的谯城都拿不下来,还如何谈得上北伐大业?”

    叶枫换了一种思维,对祖逖说:“祖帅啊,北伐不光是我们的事,也是所有汉人的事情,应该动员起所有的汉人才对。我们北伐大军也就是几千人,伤了这么些,人就更少了。而张平虽死,樊雅还有几千人,再加上董瞻、于武的支持,比我们的兵力还多。应该想想别的法子了?”

    叶枫的提醒,使祖逖有了新的想法:“离这里不远,有一个蓬坞堡,是我们的人,再远点是南中郡,也归我们管。依你的意思,是不是调动他们,前来支援我们?”

    叶枫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全民的战争,应该全民参与,打仗不怕人多。就是叫他们缠住董瞻、于武的队伍也好啊,这样我们就能全力攻打谯城了。”

    两人达成了一致意见。叶枫又说道:“我观察樊雅这个人,和张平不大一样。要不,我进城一趟,说服樊雅臣服于我们?”

    听了这些话,祖逖是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你收服谢浮,已经冒了一次险,那几日吓得我心惊肉跳。倘若再有什么不测,我怕没法交待呀?”

    叶枫再说道:“收服樊雅,那也是有条件的,一是外部的压力,逼得他不得不另寻出路。二是得有一个能言善辩,智谋灵活之人,才能完成如此的任务。你看看,目前还有谁能担此重任?”

    祖逖想了想,确实也没有比叶枫更合适的人了,但是要让叶枫冒这个险,打死他也不能松这个口。只能说道:“叶总管啊,你就是本领再强,也不能让你出这个头!不要忘了你身系重任,三军之魂,万一魂魄有失,三军如何再战?”

    叶枫知道和他也说不通,干脆不说话了。

    第二天,祖逖按照先前商量的办,派使者迅速到了蓬坞堡和南中郡求援。这两个地方听到了北伐军的召唤,立即响应,分别派出了军队,去缠住了董瞻、于武的队伍。这就好办了,谯城没了这两股武装的支持,立即成了湖中单舟,沙漠孤兽,再也没有了帮衬。

    叶枫也不再和祖逖、叶龙他们打招呼,就是给他们商量,也商量不通。干脆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留下一纸书信,到谯城招降樊雅去了。

    叶枫就是再糊涂,也不会单枪匹马地到了谯城,大喊大叫地说,我就是祖逖谈判的使者,请你们放下武器,臣服于我北伐大军。要是樊雅把脸一翻,一刀把你砍了,找谁说理去?

    这时候,祖逖的大军还没有封住谯城,四个城门还敞开着,让老百姓出入。叶枫扮作一个流浪江湖的道士,跟着流民进入城中,到了谯城一看,真是有些惨不忍睹。前一阵子,自己利用刮大风的法术,把谯城的粮草全部刮到了谢浮的营中,致使谯城粮草空虚。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