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回 三攻谯城
    这一阵子,虽然正在储粮,但是连年战争,兵荒马乱,上哪里征粮去?再远一点的地方,粮价暴涨,花很多钱却买不到多少粮食。再说城内的兵员、战马不少,还有原来的百姓只要有口气,就得吃饭,所以粮食倍显珍贵。

    就在叶枫进入城里以后,祖逖大军很快又围住了谯城,这下子更麻烦了,原来粮草就短缺,这下子更稀罕了。城内又疏于军纪,当兵的吃不饱,到处抢劫百姓,城内百姓真是哭叫连天,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叶枫在城内混在一堆流民之中,饿了只能要饭,就是要饭也不好要。困了,就在街上睡一觉,不洗脸不洗脚,脸上污垢不堪,身上酸臭无比,从假要饭的,很快成了真要饭的。亏着叶枫有功夫,饿极了,就到军营里偷上一顿,真要是没这点儿本事,饿也饿死了。

    街上有不少的流民和百姓饿死、病死,放在街上,任其腐烂变质,臭气薰天,行人都捂着鼻子。军营里也缺粮,饿得士兵走着走着,一头攮到地上死了。要说伤兵,那就更惨了,吃都吃不饱,哪里还能养好伤,悲痛呻吟之声不绝于耳,整个城内真成了一个悲惨的世界。

    要说,谈判的时机真是到了。这日,街上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到城里医馆转悠,转了一圈又出来了,原来医馆里的大夫,不是饿死就是跑了,大夫都没法活命,更甭说病人了。

    叶枫对他说:“这位大人是求医的吧?”

    “咦,你怎么知道?”这位军官甚是好奇。

    叶枫心话,如此兵荒马乱的,没事的话,到医馆里转悠个啥,不是求医又是什么。只好说道:“我知道你家主公病得不轻,前来寻医求药,我略微懂得医术,要是实在没人的话,我就替大夫跑一趟。”

    这个军官一听,没有找到大夫,找个蒙古大夫也比没有强啊,问了叶枫几句:“好几天吃不下饭了,是否能治?”叶枫回道:“那就看自己的造化了,要是良心未泯,天不灭人,要是良心坏了,天也留不住。”

    这位军官认为叶枫的话高深莫测,随口答应:“好吧,请这位先生到营内,给我家主公瞧瞧病。”

    叶枫跟在这位军官后面,一路只见,军营内的官兵饿得东倒西歪,哪里还有直腰的啊!到了樊雅的大屋,就见樊雅歪倒在床上,额上蒙着一块湿布,半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哼哼唧唧。他瞥了一眼,看到叶枫脸上脏乎乎的,根本分不清模样,再闻叶枫身上臭烘烘的,和那厕所里的味儿差不了多少,问道:

    “这位先生啊,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叶枫回道:“城里人都是这般模样,不是我一个,这又有何稀罕的?”

    樊雅叹了一口气:“都是我没有本事,使百姓遭殃。”

    中医看病讲究望闻问切,叶枫看了看樊雅的样子,虽然有

    病,但还不至于绝症,用功力听了听他身上,也没有太异常的味道,已经知道他好几天吃不下饭,问也不用问了,那就只有切脉了。

    叶枫用右手食、中、无三个手指头,轻轻按住他的脉搏,感觉到心脏跳动有力,并没有太大的毛病,心里有数了,不紧不慢地说道:“这是郁气堵塞,致使肠胃不畅,要是治愈此病,挺难的!”

    “如何难?”樊雅有气无力地问。

    叶枫给他讲起了医道:“此病是七分心病,三分真病,心病得和真病一块治。要说心病,患者贵为一城之主,要为军民的生命负责,此时城外被祖逖大军封锁,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病人怎么能不着急。”

    此话说得樊雅眼睛一亮,瞪起眼睛看了叶枫一眼:“先生还懂心理学!确实啊,心病难治。就是华佗再生,也怕没有什么办法了?”

    叶枫试探着问:“我试试给你解解心病如何?”

    “那好,”樊雅眼睛又一亮,再次看了看叶枫,“但凭先生说说?”

    叶枫不紧不慢地说:“我也是听人家说,那祖逖本是汉人,奉天承运,替天行道,带兵北伐,实要恢复大晋王朝。石勒是什么人?那本是个胡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弄得天下百姓,生灵涂炭。城主何不弃暗投明,既解了谯城之围,又解救军民于水火之中,何乐而不为呢?”

    樊雅叹了一口气:“先生实在不知,这条道叫张平堵死了。”

    叶枫明知故问:“此话怎讲?”

    “唉……给你说也白搭,你是什么事也解决不了。”樊雅继续发着牢骚,就把张平和殷乂几言不和,将他杀死的事说了一遍。

    叶枫耐着性子,听完了樊雅的话,也替樊雅呜不平:“对呀,这个殷乂也太轻薄无礼,拿着我们谯城不当,致使张将军生气,将他杀了。杀了就杀了呗,张平也死了,两下扯平了,按说祖逖不应该再为难我们。你说是不是啊?”

    樊雅又叹了一口气:“你也就是个江湖郎中,给你讲什么也说不明白。真是前人做下的,让我们后人承担,可把我害苦了。”

    “你就不能派人到祖逖营中试探一下?”

    “嗨嗨,还试探呢!以后两军打得死去活来,更没有谈判的资本了。前一阵子,又把祖逖的军营袭了,杀了他不少人。就是祖逖再仁厚,怕是也不会谈判的,还不是痛打落水狗,黄鼠狼专咬病鸭子,把我们赶尽杀绝。”

    “也是呢,叫我也不会答应。”叶枫顺着他的话说,矛头一转,又说道,“凡事都要试一试,不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前一阵子,祖逖帐前有个将军叫叶龙,我给他看过病,要不,我写封信,问他一问,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樊雅一听大喜,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那就麻烦先生费心,写封书信,我叫人去祖逖营中走一趟,看看还有没有活扣?”

    叶枫当即手书一封,樊雅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派人到祖逖营中沟通。祖逖一看是叶枫来信,哪有不从之理,立即回信说: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