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所谓知晓未来的人
    一片片秋天的枯叶在飞舞着,缓缓的落到了那太阳水天连接的地方,似乎是在灼热的燃烧着。

    各国之间已经发生了摩擦,似乎在那空气之中,也弥漫着那一丝血腥的味道。

    几大忍村的承受力已经濒临界点,战争一触即发。

    大蛇丸走在了那街道的小巷中,刚从前线里退了出来,已经连续经历了几起战斗,双眼之中见证了无数人的死亡已经麻木。

    “生命啊,还真是弱小而又容易破坏的东西。”

    望着眼前忍者学校的招生门口,大部分新生都是在那里兴高采烈的排着队,他们完全没有见到过战场的残酷,只知道这一场战斗木叶将要获得胜利。

    可这胜利的背后代表着什么?

    还要付出多少代价他们知道的时候,有很大一部分人或许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这便是战争的残酷,生命的脆弱。

    这一次招生条件非常的低,可以说大多部分都是孤儿,在这个世界上无牵无挂的人。

    不管是谁,只要是身份清白的人,都可以进入到忍者学校里学习,无论是充当炮灰还是优胜劣汰木叶都是最大的赢家。

    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连名字都无法让人记住,每天在这个世界上死去的人根本无法统计。

    和父母一样,甚至连一点水花都无法建起,有形的东西早晚都会凋零,人也是。

    “或许成为忍者已经是他们的唯一出路。”

    大蛇丸轻轻的舔了舔嘴角,双眼之中露出了不明所以韵味,或许这个世界上可以永远存在的东西只有那不朽的真理。

    道路上仍然是坑坑洼洼的一片,甚至连那守护村庄的大门也不再是那样的光鲜,物资已经到达了一个紧绷的状态。

    哪怕是这一场战争已经快要结束,但毕竟是关于忍村之间的争斗,更是牵挂着国家的利益。

    街道之中几乎没有行人,木叶的气氛之中,处于一个十分紧张的状态。

    大街上可以常常看到一些头戴护额的医疗人员,上面的一支支担架便是在战场上幸存下来的人,所留下来的都是永久的创伤。

    “大蛇丸大人,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大蛇丸大人,晚上好呀,辛苦了。”

    村里的平民见到大蛇丸都恭敬的问候着,纲手,自来也,大蛇丸三个人在前线的表现可谓是万众瞩目。

    三个人都是三代火影的徒弟,在战场上都可以独当一面,传回来的只有那一道道胜利的喜讯。

    “嗯。”

    大蛇丸微微一笑轻轻的回应着,看上去一点架子都没有,他不屑于伪装着一些。

    一路缓缓的走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条僻静的街道中,除了沙沙的落叶声,并无其他声音。

    “还不出来吗?”

    大蛇丸的阴影沙哑独特的音调响起,回荡在我这一个寂静的道路上。

    身后缓缓的走出一道弱小的身影,看上去也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可那目光之中却吐露着光芒。

    第一章 所谓知晓未来的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身后缓缓的走出一道弱小的身影,看上去也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可那目光之中却吐露着光芒。

    “小鬼,我听说这一段时间你似乎是在找我。”

    面前的这一个人大蛇丸曾经调查过,这个小孩叫做也木,并没有姓氏。

    是一个父母双亡在战场上的孤儿,现在在木叶的医院帮忙,听说他对医疗方面有一套独特的见解。

    不过大蛇丸还是细微的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在隐隐之间是在寻找自己。

    那一阵阴冷沙哑的嗓音带着一种异样的磁性魅力回荡在小巷之中,就像是那一种被毒蛇盯上的冰冷感,刺痛这也木的背后。

    大蛇丸也可以去施展压力只是出于本能的望了一眼,他对也木也是十分感兴趣的。

    他的父母都是木叶的医疗人员,是在雨忍战斗的过程中一个小队的人都被杀害,据说拥有一套祖传的医疗手法。

    也木不敢去正视大蛇丸,虽然这里离那繁华的街道并不远,但仿佛是水天相隔一般,甚至连喧哗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仿佛是置身于一个密闭的空间,这里只有他们二人。

    也木对大蛇丸的寻找并不隐秘,即使隐秘也会留下信息,索性让大蛇丸随着这一些找到自己。

    这毫无疑问的是一场赌博,多大生还会相信自己的那一些“可笑”的事实,不过在剧情中,大蛇丸的人体试验应该已经开始了。

    现在的大蛇丸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对大蛇丸表现出崇拜,恐惧向往的神情极有可能被他收纳,因为他需要这一方面的医疗知识。

    而自己也同样表现出想要学习大蛇丸的医疗知识,这就起到了一个合理性的解释。

    “大蛇丸大人,我想要获得力量,复仇的力量,我知道只有您能帮助到我,而我也同样也拥有能帮助到您的知识。”

    “我知道您现在正在进行人体实验,并且有所进展,而山椒鱼半藏也将会出现在这一次战斗中。”

    也木轻轻的吐出一句摸不到头脑的话,第一句指明了大蛇丸在做人体实验,第二句却是莫名其妙。

    大蛇丸目光突然一凝,他做人体实验这一件事没有任何人知道,甚至进行的也只不过是初步。

    就连**都没有进行,用的也只不过是雨忍的尸体,并且都在战场上!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自己身为三代的徒弟仅仅是这样应该也没有什么关系,可眼前的这一个小鬼又是从何处得知的呢?

    大蛇丸可不会认为这个小鬼会看到,除非他是日向一族的白眼,能够看破结界。

    此刻大蛇丸的嘴角却是微微翘起一个弧度,面容上更是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在自己眼前讲起这些的话,大蛇丸肯定会直接将他击杀灭口。

    可眼前的也木只有六七岁,除去他有什么特殊的方法知道,那就只有被他人指使了,杀了他也是毫无用处。

    “你知道你刚才说的是些什么吗?小鬼。”

    大蛇丸手中的一只苦无已经接近也木的脖颈,甚至于已经看到了那隐隐溢出来的血滴。

    无论是自己的人体实验,还是山椒鱼半藏都不是平常人所能触及的

    就说山椒鱼半藏,会不会出现在这一次的战场,这一件事就连木叶都无法确定,更别说这样一个小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