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现实可笑而又可怜
    面前一条白蛇缓缓的吐出一只卷轴,幽黑色的卷轴更显神秘感,缓缓的打开里面篆刻着一个个神秘的纹路。

    人....如果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岂不是一具行尸走肉,若是找不到自己的价值,那有什么意义?

    对于我来说眼泪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既然被上天选中,就要抛弃一切去寻找世上的真理,一开始可能会对自己的残忍感到可怕难过,常常的流下泪来。

    可时间长了,泪流尽了,就不会再痛苦,有时候...

    甚至会觉得这也是不失为一种享受的方式。

    大蛇丸摇摇头卷轴猛然向左滚动直至完全打开,嘴角挂着一个诡异的弧度,在现实面前....

    人类的身躯有时候还真是...脆弱不堪。

    大蛇丸的指尖一抹淡蓝色的查克拉刀锋若隐若现,左手一只手结印使用掌仙术探查着楚离的身躯。

    不管是心跳还是呼吸,都异于常人,甚至在那血液之中,也蕴含着一种不为人知的物质。

    略为简单的查看了楚离的身体,大蛇丸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喜悦,难以压制。

    手中不知何时拿着一支绿色的试管,即使在绝对的封闭情况下,里面仍是生长着一只幼芽。

    “柱间血液提取的细胞普通人的身躯根本无法承受这样恐怖的吞噬能力,不知道....”

    大蛇丸手中的查克拉手术刀在楚离的皮肤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痕。

    那殷红的血液随即流露出来。

    滋滋~

    那一只绿色试管中的液体缓缓的倒入伤口之中,似乎带着腐蚀的气息,燃起一阵青烟。

    柱间细胞瞬间展开了侵蚀,顺着伤口的位置逐渐变得苍白,那恐怖的吞噬力,已经开始吞噬原本的细胞。

    柱间细胞并不具备吞噬能力,是不断的在滋养生命力细胞无法承受,最终破裂,被柱间细胞所同化。

    那磅礴的生命元素在不停的冲撞着楚离的身体,逐渐干裂像苍老的树皮一般。

    这磅礴的生命力会带动体内的所有细胞,如果将其反制,会完全开启一种初步的仙人体。

    不用去刻意学习仙术就可以就可以掺杂在忍术之中。

    “已经开始恶化了?怎么会这么快?!”

    实验题那一只苍白的胳膊上又有若无的展开一丝绿色的萌芽,那一小部分已经完全被吞噬。

    “千手柱间的细胞....这种存在的东西果真恐怖。”

    那一只萌芽在缓缓的发芽成长,已一个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缓缓绽放,血液也不再涌出,仿佛被吸收了一般。

    大蛇丸一脸惊叹的看着那一个萌芽。

    终究还是没有想到柱间的细胞竟然如此的霸道,怪不得前面的那几个实验体已经完全化作了它的土壤。

    手术刀忽然用力割向前方,却只能划开细胞层的一个部分,肌肉层次以下的却分毫不动。

    那一只手臂上的一小部分仿佛成了一块沉木一般。

    “真的是不可思议啊。”

    大蛇丸的瞳孔之中露出了感叹的光芒。

    这就是传说中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的细胞,如此霸道而又生生不息的木遁!如果这一份生命力可以储存在人体内的话....

    那么....

    第八章 现实可笑而又可怜-->>(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么....

    这恐怖破坏力的因由到底是什么,之前这一具实验体之中也不过有一丝查克拉能量的波动。

    可现在却如一个弱化版的尾兽一般,体内查克拉能量庞大而又紊乱,甚至有一丝暴虐。

    实验体内白色与红色的细胞在缠绕着,那跃动的白色细胞正是木遁,红色的是本身拥有的细胞的抗体。

    当白色完全淹没红色的时候....生命也就到了尽头。

    在一张古朴的卷轴上大蛇丸认真的记着什么,这一次试验将又会是一次突破。

    “只不过如此顽强的一具实验体,竟然也无法阻挡柱间细胞,人类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

    这具身体....还是太弱小了...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物质都有规律,第一个将蓝色和黄色混合一起的人,将调出来的颜色称之为绿色。

    我现在也只不过是在做同样的事情,蓝色的是查克拉,黄色的是印,然后绿色的是忍术,与那无限的色彩一般,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数也有千百万种。

    而要解析的条件也只有一种,那就是时间,无尽的生命。

    为了得到真理,必须投入漫长的时间,彻底的了解一切的人才能够被称之为永恒。

    无尽的细胞在一层层渲染着实验体的身躯,已经是那样的苍白泛着淡淡的绿色,甚至于开始的那一只手臂已经完全变成木头,一段具有生命力的树木。

    用不了多久,整个身躯就会化作一具木人。

    手术刀切割的那一道伤痕也开始愈合,变成了苍老的树皮。

    “木遁的感染体健开始了生长,预计一个小时内...实验者就会被木遁爆体而亡。”

    大蛇丸轻轻向前折下了一枝树枝,树枝随着空气在空中飘散,仿佛是一堆粉末一般。

    这种东西还真是麻烦,不过团藏那里应该有相应对的数据吧,毕竟这初代的细胞还是从他那里弄来的。

    那一株株树苗还在不停的生长着。

    可就当完全覆盖的那一刻,却又是缓缓退去,不再是那苍老树木的纹理,变得一片皙白。

    大蛇丸手中的笔开始一顿,似乎在最后时刻发生了改变。

    “这怎么可能呢...”

    停止了木遁的生长,是不会再产生能量,实验体也就会化作养分,成为这一片树木的土壤。

    可究竟为何会褪去呢?

    大蛇丸向前请查看了一番,手中的刀锋依旧是轻轻的划过。

    可楚离的身体就如同一具尸体一般毫无反应,失去了一个活人的特征,那一颗跃动的心脏已经不再跳跃。

    大蛇丸轻轻的舔了舔略微干裂的嘴唇,双眼之中已经不再是那样的随意,而是十分的凝重起来。

    “这已经算是成功了吗?”

    略微有些疑惑的看着逐渐褪去的细胞,可究竟为何会发生这样的转折?

    已经到达了如此的程度....

    身体的特征已经逐渐向正常人的方向走去,体内撕裂的细胞已经开始愈合,甚至掺杂着一些木的元素。

    这究竟是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