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青梅竹马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挽着一脸冷酷的沐寒风袅袅婷婷的走到苟孝孺黎三小姐面前,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说:“介绍一下,我的定了亲有婚约的夫君苟孝孺,本姑娘用了三时间供你读书赶考,是因为苟大娘对我有恩,原本我是打等你回来把话说清楚的,既然这样,正好,你我各不相欠,就此告别。 愿你们贱人配狗天长地久”

    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要自豪有多自豪要多蔑视有多蔑视。。

    围观的人都有点愣了,天地间白茫茫,女子娇容嫣红,眉目传情,虽是红妆素裹难言妖娆妩媚。

    ,胖叔胖婶更是惊讶的面面相窥。刚才还一脸喜庆的一脸悲愤的,转眼间就变了个人

    用鼻子都能闻出沐寒风自然是比苟孝孺气质高贵人物出众不止几十个台阶,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他浑身散出来的强大的冷冷的气场让人闭气。两人将眼睛转向身边的颜娇颜,见她满脸窃喜,放下心来。

    刚才他们没有帮颜倾颜说话,心里很内疚。,

    颜倾颜一脸淡然的看着满脸惊愕,由红变白由白变红的一对狗男女,愤怒的心被快意宣泄的满足感填满。

    总算挽回了点面子,变被动为给主动了。

    她自豪的满面春风的挽着沐寒风的胳膊,不顾他越来越深邃越来越黝黑的眼神能将她淹死,眼里的寒光能将她冻死,更不顾寒光所表达的厌恶能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又对着围观的街坊四邻看热闹的行人热情洋溢,礼貌至极的说“大叔大婶,大爷大妈,哥哥嫂嫂弟弟妹妹,倾颜这些年承蒙大家关照,不胜感激。有心后补,待倾颜安顿好了,一定回来宴请大家,就此别过。”

    说的好像从今一别便攀上枝头做凤凰了。沐寒风的嘴角微微动了动,一丝讽刺一闪而过。

    颜倾颜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厌恶,隔着厚厚的衣服也能听到鸡皮疙瘩腾起的声音。也不去看他的表情,挽着着他又袅袅婷婷的走出人群。留下嘴巴能塞进一只馒头的苟孝孺同眼睛痴呆的嫉恨的盯着沐寒风的黎三小姐。

    、早已激动得泪汪汪说不出话来的颜娇颜忙亦步亦趋的跟随了上去,一双眼睛在沐寒风身上扫荡了不下几十遍。

    见两人胳膊挽胳膊走到了街边的空闲处,才弱弱的叫了声:“公子,姐姐。”

    沐寒风头也没回的继续向前,似乎没听见颜娇颜的声音。他的胳膊也似乎很不经意的从颜倾颜胳膊之中抽了出去径直向前。颜倾颜胳膊一空,凭感觉身后那些眼睛还盯着自己的后背,忙掩饰性的转身吩咐颜娇颜:“去将我们的东西整好带出来,只带我们的炕席底下的银子全都带上,我在这里等着。”

    她不想再踏进苟家半步,当然也不留给他一文钱。

    颜娇颜的眼睛还盯着沐寒风的背影,嘴里答应着,还有点不相信的问:“姐,真的是公子么同以前不一样了呀,不过大样子没变。”

    她想说还是那么好看,更好看,却见颜倾颜一脸不感兴趣不想听的意思。忙说:“姐,那我去了。婚约玉梳我一定给你带着。”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很矫健。

    这个颜娇颜,平时做事儿磨磨唧唧拖拖拉拉,这会儿像只被猎物追逐的兔子。

    美男效应么也是,她也已经十八岁,算是大龄女青年了。

    狠狠的出了口恶气的颜倾颜暂时心里痛快了,刚转身想对沐寒风说声谢过的话。

    还是说句话赶紧消失吧,免得又让人家心塞。

    就听见沐寒风冰冷低沉的声音:“师兄,我先走了,你带她们随后赶来,老地方见。”

    “属下遵命”一声熟悉的久违的亲切的动人的天籁般的声音就这么软绵绵的呼啸着进了颜倾颜的耳中。

    声音太动听了,绝对能让耳朵能怀孕。

    她瞬间停住了呼吸,坚强硬撑的心顿时松散下来,一碎片一碎片的落在地上。

    剥落的疼痛传遍全身。

    她定定的站在原地,任破碎的心慢慢尘埃般的落定,才缓缓地抬起头。

    眼泪早已经蒙住了双眼。

    四年了,再次听到这个声音,只是听到声音还如此的心碎如此的不知所措。

    难道她以为已经随着时间淡去的过去其实依旧深深的埋在心底,只是这么一声就被唤醒了

    刚才黎三小姐说青梅竹马,她的心里是鄙视的不屑的。

    那对狗男女哪里是什么青梅竹马,充其量就一对势利眼的狗男狗女。

    她同柳无影,那个单眼皮长眼睛有着洁白牙齿浅浅笑容的男子才是。

    柳无影,拥有刚才那声天籁之音的男子。

    两人相识在她三岁,那年爹带着她同二娘妹妹住进了沐府专分配的的小院,就在沐府后门不远处。那时爹已经在府上做管厨,娘被沐寒风占为己有,负责照看姐妹俩的二娘的重心自然是自己亲生的宝贝女儿。

    她只能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小院大门前自由活动。那天一对美丽蝴蝶在院子里恩恩爱爱的翩翩起舞,还你追我赶情意绵绵的飞出了大门,让人想起梁祝优美的旋律。她有点嫉妒起来,便跟了出去想看看拆撒它们会生什么。结果一出门便被一块小石头绊倒,鼻子磕在了地上,鲜血直流。她看着两只小手上的鲜血,感觉鼻子疼的快掉了,坐在地上哇哇的哭了起来。

    一半是疼,三岁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能哭。一半为是为自己才这么小就想干如此毁蝶好事的卑劣行为马上遭到了现世报大彻大悟悔恨的泪水。

    哭了也不知道多久,感觉被一个小男孩轻轻抱起来,还用凉水帮她清洗了鼻血,用棉花塞住鼻孔。又抱着她摇来晃去哄得她终于停止了哭声,才说:“我爹认识你爹,都在府上当差,以后你就叫我无影哥哥。”

    柳无影当年副机灵鬼的样子。见颜倾颜不哭了,猴子般的攀上了院子里的大槐树上摘下几串洁白美丽的槐花递给她。他的身上散着槐花甜丝丝的香味,颜倾颜顿时觉得自己就像蝴蝶,想跟着采他身上的那股甜腻。

    她甜甜腻腻软绵绵的用最美的童声说:“无影哥哥,我叫颜颜。”

    她很快的知道他的爹是公子的武术师傅,就住在隔壁。

    以后只要看见柳无影她便会甜腻腻的叫一声:“无影哥哥。”

    就想跑去采蜜,当然她还小,总是被他抱在怀里,吃点豆腐什么的很无邪。,

    一口一声无影哥哥无影哥哥,喊得柳无影的爹柳陵都对她疼爱无比,总是抱着她说:“丫头,给柳大伯当干闺女吧。”

    她便跟在柳陵屁股后面:“干爹干爹的叫。”

    。

    让他们关系更深的还是六岁那年,她同妹妹在外玩耍,姐妹两人手里都拿着爹从沐府带回来的点心。

    点心实在是好吃,小姐妹两舍不得马上吃完,各自用帕子包了几块,小手里捧着一块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吃着。却招惹了一群流浪的野孩子。那些孩子抢走了点心,还拿着石块木棍雨点般地砸来。

    姐妹俩吓得哇哇大哭,周围却没有人。

    野孩子见她们哭的大声,越的兴奋,眼睛都绿了,似乎他们是猎物。他们已经不满足用石子木棍,而是围上前拳打脚踢。就在这时柳无影身轻如燕的从一棵大树上飞身而下,优美的姿势像特写的镜头永远的刻在了她的脑子里。

    他很轻易的赶走了七八个半大孩子、

    她就觉得他像电影里的少侠,神气极了。便更粘着他,只要一看见他便跟在他屁股后面无影哥哥无影哥哥的叫。

    柳无影娘去世的早,他作为小公子沐寒风的伴读兼陪练,闲时间多,很多时间自己一个人。颜倾颜每天哥哥哥哥的叫,也让他有了当哥哥的感觉。

    只要他有空就会喊:“颜颜,哥哥带你去玩儿。”。

    她便屁颠屁颠的跟着已经身手不凡轻功卓越的小少年没事教育教育不听话的小孩,调戏调戏府上偷懒的小丫鬟。用他的用之不尽的银子吃遍都城的能叫上名字的小吃。

    七年之后,柳无影已是十五岁少年,身体也像白杨树般的往上窜,他已经做了小公子沐寒风的贴身保镖兼随从。

    却不忘每天回来带点府上的甜点给颜倾颜解解馋。

    青梅竹马有展的空间。

    十岁的颜倾颜很理智的做了决定,要将青梅竹马向着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方向延伸。

    却不料天有不测风云,还没等她付诸行动,府上蒙冤受难,他们又一起随从公主奶奶逃亡。

    他成了最得力的小厮,她是最给力的丫鬟。两人一主内一主外的伺候着公主奶奶小公子沐寒风。

    她每天早上看着他将挑来的泉水倒进水缸,中午他会在不远处看着她在野地里剜菜。

    她帮他缝补撕破的衣裳,他给她雕琢木制的头钗。

    他十八岁那年开始负责外出打探消息,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回外面流行的头饰帕子什么的,还有小吃。

    只要要他外出,她便会帮他准备很多的干粮,每天都会看着他离去的地方,盼他早点回来。

    接触的时间很多,说话的机会却很少。

    但是她却感到了无处不在的心有灵犀,

    四年前的一天他说:“颜颜,等着我回来。”

    她觉得他的话是要表白的意思,他已经二十一,她已经十六岁,完全到了男婚女嫁的时候。

    可是他回来了,却再也无缘。

    分别的前一天,他痴痴的看着她,说:“颜颜,我不知道该怎样。”

    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只说:“无影哥哥,不会让你为难的。。”

    她知道她之所以悄然离去,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他。

    四年了。她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却原来并没有,只是听到他的声音便心慌意乱,相比之下,苟孝孺带给她的耻辱简直无足轻重。

    青梅竹马。

    原来真的可以刻骨铭心。福利 &ot;songshu566&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