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两条路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膝盖磕在硬冷的地面,钻心的疼,眼泪都流了出来。

    她想站起来,可是根本就动不了。

    膝盖骨该不会碎了吧,她悲哀的想。随即愤怒的抬起头来。

    人为的

    沐寒风依旧是无聊的敲打着桌面,一双深不见底的幽深眼睛俯视着她,带着毫不掩饰的蔑视。轻薄的嘴唇紧闭,嘴角微微上扬。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态,一点也不否认。

    她的膝盖都快碎了就要成残废了,他还这样风轻云淡简直是魔鬼,他要做什么难道真的要用几十种方法将自己弄死。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他也太能记事儿了吧。

    颜倾颜仰起头对上他深渊般的眼睛,感觉自己就像当年梦中那样裸的在里面翻滚坠落,却是永远也到不了底。

    她的心战栗起来。

    忍着疼痛颤声道:“公子,你到底要怎样,要杀要剐给点痛快的。”

    她实在有点猜不透沐寒风的心思,当年可是他让自己滚得远远的。她如他所愿了虽然现在阴沟里翻了船,那也跟他无关,他只是帮了她一把让她不至于那么难看而已。

    至于这样么

    沐寒风对上她的眼睛,幽谭般的眼里泛起了一股漩涡,颜倾颜觉得自己又被卷了进去,跟着翻滚起来。

    这个该死的怎么会有这样杀人的眼神。

    这么恨她

    她收回目光垂下眼帘,感觉膝盖没有刚才那么生疼,便想着要挣扎着起身。

    好好的凭什么给他下跪

    沐寒风一眼看出了她的意图,一只穿着官靴的脚毫不留情的伸了过来压在了她的大腿面上。

    颜倾颜便一点都动不了。

    侮辱,简直是裸的侮辱。

    想她这二十年虽然身份卑微,活的低贱,却没有这样无缘无辜的给人跪下。更没有这样被人踩在脚下。

    身子动不了,、只能仰起头,眼里冒着火花,忿忿地说:“公子凭什么让我跪下。快让我起来”

    沐寒风嘴角微微一动,脚上带了点力气,终于开口说话了:“还想起来好好跪着,等爷气消了再说”

    声音冷的如同来自地下,有种阎罗王判案的味道,阴森森的。

    明明是她受了委屈被人悔婚了需要顺气,他凭什么还要消气,消的哪门子气。只不过是借他挽回了点面子,又没什么损失,需要消什么气

    她气呼呼的说:“消气公子你消什么气需要消气的人是我好吧,我才是需要安慰的人。”

    听她这么说,沐寒风的眼里闪过一丝狭促,踏在颜倾颜大腿面上的脚加了点力道,说:“你还需要消气你那是自找的。活该”

    骨头碎了,肉也压扁了吧,该死的沐寒风,是要将她骨肉碾碎的意思吧。

    这么狠毒。活该也是她活该。

    颜倾颜用手推了推万恶的大脚。这么落井下石,这该死的魔君,人长大了品行没跟上。长这样好看心却这么阴暗。

    真不知道他了什么疯。

    相由心生这句话真的很不靠谱。

    她反驳道:“分明是他们狼狈为奸,见利忘义以德报怨,怎么就是我自找的,难道对人好也有错么知恩图报也有错么如公子这样待我就对了么”

    “爷对你还是下手轻了。”沐寒风收回踏在颜倾颜腿上的大脚,悠闲自在的喝了口茶,才说:“以爷的作风,该将你大卸八块。”

    一口一声爷,爷的,也不怕折寿怎么了就大卸八块难道她的命就这么不值钱。有这么大的仇这么深的恨么

    她气的想要吐血。

    这么多年的辛苦,只是为了有个安稳的家,一个无爱无恨温馨的家,难道也错了。

    苟孝孺黎三小姐欺负她也就算了,人家好歹还有个目的,可是这该死的沐寒风凭什么

    她气的说话都不连贯了,很想起身给他两个耳光,哪怕他再将她大卸八块再扔进河里喂王八。

    可是身子似被固定般的,一点动不了,起不来。她便疯了似的抡起双手对着沐寒风打了过去,本来就松散的头彻底散开,拂的满脸都是。。

    很没形象。

    却只能碰到他的袍摆。这也让沐寒风愣了愣,看着她披头散双手乱舞,厌恶的皱了皱眉头,忽然双手抓住她的双手,俯下脸庞,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说:“很丢人知道么真不知道我堂堂沐寒风怎么会娶一个穷书生都不要的女人。”

    说完一把推开她,颜倾颜毫无悬念的仰面跌坐在地上。

    她没听错吧沐寒风要娶她开国际玩笑呢吧

    她一时忘了气恼,很好笑的双手反在身后支撑着身体,说:“公子,你说什么呢你要娶谁”

    沐寒风起身抖了抖锦绣的衣袍,俯视着她冷冰冰的说:“娶你腊月二十八成亲,你就烧高香感谢天地吧。”

    娶她烧高香感谢天地

    他以为他是救世主啊

    她快被气笑了,也忘了刚才膝盖粉碎性般的疼痛了,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仰脸盯着他的眼睛说:“公子,你说梦话吧。娶我还腊月二十点都不好笑。”

    说完鼻子切了一声,小脸转向一边。

    沐寒风脸上很快扯起几根黑线,一把抓住她消瘦的肩膀,说:“就照爷刚才说的,腊月二十八成亲。”

    说完松开双手转身就往外走。

    什么意思

    她顾不得多想,赶忙伸手就拉住了沐寒风的衣袖,急切的说:“我不答应,我不想嫁给你”

    沐寒风愣了愣,转脸冷冷的拨开她的手,说:“爷也不想娶你可是没办法,圣命难为,还有奶奶非要坚持。”

    “嫁娶是两个人的事。的你情我愿,是你娶妻,又不是圣上娶妻,公主奶奶娶妻,反正我不嫁我就是一辈子不成亲,就是去做尼姑,也不嫁你”

    她一着急,就说了一连串。

    沐寒风冷眼看着她,脸上波澜不惊,丢下一句:“你只有两条路,要么嫁,要么死。”给力小说 &ot;xinwu799&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