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不得不低头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看着颜倾颜保持警惕的站在门后,一副时刻准备夺门而逃的惊弓之鸟的样子,沐寒风的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这个女人跟他记忆中那个低眉顺目见他总是躲着走的女子相差甚远,知道抵触了。看起来还挺壮烈。

    他揉了揉被酒色染红的双眼,慵懒的重新躺上床,说:“掐死你似乎便宜你了。颜倾颜,你最好是乖乖的听小爷的话,明儿见了奶奶好好敬茶,如若不然。”

    “不然怎样难不成你要杀人灭口好啊本姑娘正好也活腻了。你最好是早点灭口,要不然我一定会告公主奶奶你是这样欺负我的,我要让她知道你知恩不报言而无信”

    颜倾颜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一点。

    沐寒风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声音比目光更冷:“哦,那你试试看。”

    颜倾颜无畏的说:“试试就试试,敢做就敢当,做都做了怕什么”

    沐寒风冷笑几声:“做了自然不怕,不过小爷知道有人会怕,比如我那纯朴的小姨子,不守妇道的丈母娘还有那已经会叫姐夫的小舅子。哦对了,我那正直善良忠心耿耿的师傅师兄可别被你连累了。。”

    还威胁上了。真是恬不知耻颜倾颜瞪大眼睛看着床上鬼魅般的男子,他的声音实在是阴冷。在充满喜庆的屋子里犹如来自地狱,让人头皮麻毛骨悚然的。

    妹妹,二娘,小弟,干爹柳无影。这五个人是她二十年里最亲密的人也是亲人,竟然全都成了威胁她的。

    还能再无耻点不。

    沐寒风说完很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看也不看她。

    颜倾颜被气得不轻,嗓子更疼了,她觉得应该是肿了,出口气似乎都很困难。

    她捂着脖子咳了起来,咳得心都疼,肺几乎都飞了出来。

    嗓子实在是干的着火般的,她去桌前端了杯茶水猛灌了几口,水都难以咽下

    心狠手辣毫无人性。

    跟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实在是进了地狱。

    干脆。

    她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心里生出罪恶的念头:于其以后被他这样欺负的生不如死,还不如早早了结。新婚之夜谋杀亲夫,然后畏罪自杀。说不定还能上头条被人记住。

    这样想着,就将匕紧紧的握在手里,一双眼睛充满杀气的看着床上四平八稳躺着的人。

    的等他转过身子。

    她捂着脖颈重重的坐进了椅子里,看着跳跃的烛光。

    火盆里的火已经被封了起来,屋子里渐渐寒风,一股冷飕飕的风从窗户里穿透进来。

    颜倾颜打了个冷颤。

    忽然想起了柳无影。

    他这个时候一定是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寒冷的黑夜里痛苦。

    她轻轻地走去窗前,微微掀起窗帘,漆黑的夜里没有月亮,满天星辰。每一颗星辰都闪烁着亮晶晶的孤冷的光,却是那么遥远不可及。

    院子里有一个不大的树,树影婆娑的映在窗户上,寒风一吹,枝条微微晃动,似乎有一道影子在眼前一晃。

    柳无影。

    她心里跳出这个温暖的有着槐花蜜般的甜腻味道的男子,似乎还是几年前那个从树上飞跃而下的十一岁的小少年。

    不能死

    她还要活下来看着柳无影,他是她的哥哥,她要看他娶妻生子。还有妹妹颜娇颜,跟着自己这么多年,的给她找个好的归宿。也不能连累二娘和小弟。

    而且她跟本杀不了他。她不敢想象如果刺杀失败,他会怎样残酷地折磨她。

    她很清楚的记得他十五岁就一个人杀死了一袭击他的只豹子,他自己没受什么伤,豹子却是一点一点的被肢解而死。血肉模糊的,当时让他的师傅同柳无影都很震惊。

    死她倒不用怕,怕的是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过程。

    她轻轻地回到桌前,将匕放回原处,默默地坐进了椅子中。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人在低处先低头。

    今晚上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她慢慢的趴在桌上先睡觉,休息好了明儿看情况再说。

    这才趴好,就感觉嗓子被堵的难受。她走去梳妆台拿起一面镜子,看到白嫩的脖颈处一大片淤青,醒目极了。

    该死的沐寒风,没品男等着总有一天要还回去。

    脖颈处不能窝着,的平躺。

    这么豪华的屋子也没个沙什么的,除了床没有可以平躺的地方。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绕过屏风从床的那一头爬了上去。

    沐寒风此刻的酒已经醒了大半,刚才颜清颜那些个细微的动作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也能猜到她的小心思。

    有点震惊。

    这个讨厌的女人竟然敢动那样的念头,虽然没有付诸行动,已经很可恶了。这同她那个卖主求荣的爹很像,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这个讨厌的女人竟然还爬上了床,睡在了自己身边。

    想起那双疏离警惕仇恨的目光,他伸了伸腿想一脚将她踢下床去。

    一侧脸,却见那个女人很自觉的平躺在床的最边上,很娇小,并没占有多少地方。

    今儿新婚夜,闹的太过了被奶奶知道了不好交代。

    他不留痕迹的收回腿,外这边挪了一点。

    中间空出的位置完全可以再睡两个人。

    一抹光线穿透窗户照了进来,沐寒风习惯性的睁开眼睛。

    看到窗户上的大红喜字,眼神一冷,将头慢慢的偏转过去。

    身边的女人的头就在他的肩旁,头下没有枕头,一只素白的小手搭在脖颈处,身子呈斜线型几乎是横躺在床上。

    不得不说她的脸庞非常的精致,干净的脸上没有一点瑕疵,凝脂般的皮肤泛着淡淡的红晕,有点像早晨泛着露珠的玫瑰花瓣的颜色。鼻子稍微有点翘,嘴唇就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此时微微鼓起,待放。

    也许是因为脖颈处难受,亵衣的纽扣被解开,脖颈以下的肌肤娇白赛雪,隐隐的能看到丰盈的柔软部分,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他忽然觉得的嗓子一干,小腹紧紧收起。身体也不由得抽动了一下。关注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