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一定是想灭口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寒风心里有一团火烧了起来,烧得很难受。

    他不知道自己面对这个讨厌的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却不自己的的伸手想将身边的女人拉过来狠狠的折磨一顿灭灭火,粗大的手掌刚刚覆上那一团棉花般的柔软,女人的头稍稍动了动,嘴里出一声梦呓:“我一定要告诉公主奶奶说你欺负我。”

    声音慵懒梦幻,似乎穿透他的胸膛挠着他的心。含苞的花蕾蠕蠕绽放,散出一丝甜腻腻软乎乎的味道,将那团伙烧得更旺了。

    手下意识的用个了点力气。

    很柔软的又被弹了起来,感觉很奇妙。

    一股麻酥酥的电流传遍全身,煽动着那团火焰,熊熊的。

    受不了了,这个该死的女人,一定是因为太讨厌她,才会产生这样一种想要蹂躏她的冲动。

    他顾不得好好想清楚自己怎么会有如此强烈难以控制的身体感觉。

    就这样猛的转身。

    就看见颜倾颜忽然睁开了眼睛,一道光芒让他眼前一亮。刚才的不顾一切缓了缓。

    “干什么想灭口么”

    颜倾颜娇小的身子很灵活的一个翻滚,就滚到了床的那头。飞的下了床,站在了屏风前瞪着一双警惕的眼神。

    看他红着眼睛喘着粗气一副吃人不吐骨头的样子,颜倾颜第一个想到了杀人灭口这个词儿。

    沐寒风的身体保持着飞翻的姿势。

    心里的那团火瞬间被熄灭了一半,刚才还闪动火花的眼神冷傲起来。

    不是灭口,是灭火。

    这么抗拒警惕,他不想硬来了,他这么讨厌她。

    他慢慢转回身子躺下来。

    身体的某一部分还是撑的有点难受,他拉过被子盖在身上。

    一副被你现算你走运的样子。

    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这个该死的沐寒风想杀死她。

    颜倾颜很快的绕过床尾,几乎是踮着碎步跑去拉开门栓。

    得让人进来,有个人证,要不然说不定会被毁尸灭迹了。

    丫鬟就在门前等着,听到声音走了进来。

    第一个进来的是身穿粉色比甲,月白色长裙的女子,她眉清目秀,身材偏高,手里端着一个红色的木盘。

    后面进来的就是绿翘,她一进门询问的看了眼颜倾颜,一眼就看到她脖颈处的紫青,小脸一红抿嘴一笑低下头去。。

    这丫头,想什么呢颜倾颜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家小姐昨儿晚上差点命丧黄泉了,你那粗黑眉毛下的睁亮眼睛看到了什么

    随即自己也有点哑然,刚才她下意识的将衣领往上提了提,应该刚刚露出了一点痕迹,看起来像吻痕。

    穿粉色比甲的女子眼神很快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看沐寒风还躺着,放下手里的盘子,对着颜倾颜屈膝行礼,细声细气的说:“奴婢雨烟见过夫人。”

    可以直接进来伺候的应该是沐寒风的贴身丫鬟吧。

    有身份。

    颜倾颜看她长得秀气,行事稳重。点了点头说:“雨烟,好名字。绿翘,红包,最大的那个。”

    来的时候柳陵让管家婆给她很多的红纸包着的碎银,说是给下人,做人的大气,。

    绿翘很快的拿了一最大的红包交给雨烟。

    雨烟淡淡的接过去又屈膝说了声:“多谢少夫人。”

    果真是稳重,一点没有受宠若惊。

    将红包收好,她转身冲着床上的沐寒风说:“公子请起床,公主那边已经备好了早饭。”

    今儿早上是要去给公主奶奶敬茶的。四年没见了,还真有点想念。不过心里多少感觉有点对不住她的厚爱。

    “绿翘,帮我梳梳头。”

    要去见公主奶奶,还是在这么一种庄严神圣的时候,的隆重一点。

    嗓子估计肿的快要粘合起来了,说话很费力气。她尽可能的少说话,很快坐在梳妆台前。

    还得快一点的原因是,昨天一天为了避免上茅厕,只吃了几只鸡蛋。现在额肚子饿的胃都痉挛了,同该死的咽喉一起折磨着她。

    沐寒风好不容易让自己膨胀的地方松弛下去。很快的起床,在雨烟的伺候下梳洗完毕穿戴好。

    看雨烟花痴般的眼神,冷冷的瞪了她一眼。

    雨烟慌忙收回眼神低头退了出去。

    这个丫头暗恋主子啊。

    颜倾颜从镜子里看到这着一幕,瘪了瘪嘴。

    暗恋谁不行,暗恋这么个魔鬼般的没品男,这丫鬟的脑子坏了还是眼睛瞎了。一定是脑子坏了。

    眼睛看到的应该是真的。因为刚刚梳洗完毕的沐寒风此时此刻绝对帅到可以做女人的精神食粮,他今儿穿着一身暗红色的居家服,坐着就已经完完全全的展示出很匀称强健的体魄了,

    沐寒风坐在椅子里很耐心的看着颜倾颜在绿翘的帮助下将头高高挽起,别上精美的钗步摇,戴上一对晶莹剔透的珍珠耳环。然后在绿翘的搀扶下转身。

    今儿明儿他都的全程陪着这个讨厌的女人给奶奶敬茶。

    实在是极不情愿,可是装也得装出个样子来。

    颜倾颜在绿翘的搀扶下转身向门口走来,美得很明媚很耀眼。

    他的眼神黯淡了一下。

    这个女人属于那种很耐看型,打眼一看并不十分的美艳,看得久了会现每一处都长的恰到好处,不张扬却韵味十足。今儿早上零距离的看到她的脸上,那肌肤细嫩光洁到没有一点瑕疵,毛孔都看不出来,像绸缎般的,让人忍不住想用手摸一模。

    眼看颜倾颜绕过桌子,快到门口。

    他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赶去门槛前,挺胸昂的率先迈了出去。

    颜倾颜忽然感觉明亮的门前出现了一堵墙,猛地停住抬头,竟然是沐寒风的背影。魁梧匀称。

    抢在她前面做什么投胎啊。

    忽然想起临出嫁前喜婆的话,新婚第一天出门,谁抢在前面跨出门槛以后谁当家。

    该死的。这也要抢抢不抢不是都他说了算么。她现在可是人在屋檐下。

    心里咒骂着,忘了看脚下,伸出去的脚被高高的门槛绊了一下,身子就像前倾斜出去。

    悲哀的是这衣裙又太长、前一只脚被绊,后一只脚还踩到了裙摆。

    眼看一个接下来就是大马趴了,她沉痛的闭上眼睛等着认命出糗。添加 &ot;xinwu799&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