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掌 沈凝香的委屈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夏辰宇顺着颜倾颜的话说了一遍,似乎是听到了最好笑的,抚掌大笑不止。

    这个女子实在是有趣,做了堂堂国公府的当家主母,还下什么厨房。不过貌似这厨艺不下厨房有点暴殄天物。

    他不停地将空了的酒杯放在颜倾颜面前。自己喝一杯就找个理由同她碰一杯,越看她越美,越美越想看。。

    沐寒风心里来气,成亲之前他可是满口答应要帮自己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了。还掉的如此彻底。

    他冷着脸说:“辰宇,你喝多了。”

    夏辰宇一双桃花泛滥的眼睛盯着他说醉意朦胧:“寒风,你也喝一杯。看看你这新娘多好啊,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呵呵,有趣。真有趣儿。以后你有口福了。”

    语气带着难掩的羡慕,满脸的向往、

    沐寒风冷冷的说:“小爷又不是请一尊菩萨,找个厨娘。”

    说完刀子般的眼神杀向颜倾颜。

    干嘛呀,当着这么多人。

    颜倾颜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酒,估计有几十杯了、这米酒喝起来不苦涩辛辣,却也有劲儿,一会儿就上了脸,脸红的涂了胭脂般的。

    醉人。头也有点迷糊。

    听沐寒风说话有点伤自尊,自己倒了一杯自顾自地喝下,扬起一张精致到极致的醉红小脸,指着他说:“公子,你错了。每个家里的女人还真都是佛祖派来的菩萨,听说过家和万事兴,家有贤妻万事兴么。既是菩萨还兼职厨娘,你赚大方了,知足吧你。”

    说完起身摇摇晃晃的说:“绿翘,我头晕,我们回房去。”

    真是不想看到沐寒风杀人的眼刀,也不想看沈凝香小姐那怯生生泪汪汪一副受了委屈需要安慰的眼神,更不想看刘美媛蒋温馨瞅着机会就对沐寒风暗送秋波。真是让人长眼钉、

    她想不明白家里这么多人惦记着沐寒风,怎么她还的嫁进来。

    这些女子一个比一个貌美如花,怎么就不耍点手腕呢。

    绿翘忙上前扶着她。

    还没走一步,王氏低头站在门外说:“少夫人,奴才去给公主送面回来了。公主带话:少夫人辛苦了,赏一只手镯。明儿早上回门前去一趟凤至园,公主有东西带给亲家老爷。”

    王氏手脚麻利说话也清楚。

    说完用一只红木盘子呈上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镯。

    早上才送了厚礼,只是一碗面条,又赏赐。

    桌上的人都伸出头去看玉镯。

    谁都看出来绝对的宫廷御用,价值不菲。

    沈凝香神色黯淡下来。

    她住进沐公府四年了,公主只是象征性的喊她一声凝香,第一次见面也就给了她几匹绸缎。

    她记得小时候她的祖父厉王同夏国公私交甚好,说过同沐家结姻,要将她这个嫡孙女许配给夏国公世孙沐寒风,还说要在金玉公主面前提一提。所以四年前沐寒风奉金玉公主之命去她寄住的静安寺接她的时候,。她以为是因为婚约。

    虽然后来她知道不是,同沐寒风有婚约的是另一个女子。

    可是她从见到沐寒风的第一眼就认定这辈子要做他的夫人。也知道沐寒风对她很怜爱。

    所以这四年里她在沐寒风面前处处我见犹怜的。也真的让沐寒风动心,还曾偷偷的送她信物。

    可惜公主从来不松口,她就是想屈尊做偏房都不行。

    公主却对这个少夫人如此厚爱。

    想到四年时间寄人篱下,现在她以为只是个愚笨村姑的少夫人一点也不好对付,眼泪便在眼眶里打转。

    颜倾颜在绿翘的搀扶下似乎很艰难的跨出了高高的门槛,双手将细白晶莹的玉镯拿起轻轻的戴进手腕,转手对着屋里的人伸了伸手,算是亮个相。

    宽宽的的衣袖徐徐落下。,

    洁白的柔嫩的手腕,晶莹剔透的玉镯,般配。

    有点炫耀的嫌疑。

    夏辰宇热情似火的桃花的眼睛顿了顿。

    这个女子刚才抬起手腕回眸一笑,灿烂的似乎早晨刚刚升起的太阳。手腕上玉镯的润泽似一道清凉的月光,让他喧闹的心安静下来。

    他收回目光低头自斟自酌起来。

    刘氏韩氏见颜倾颜走了。

    忙对刘美媛将温馨使眼色。这两个女子便会意的堆起千娇百媚的笑,拿起酒坛将里面的酒倒进酒壶。

    刘美媛说:“少夫人也是,放着酒壶不用,非得抱着个大酒坛,多费事儿。”

    蒋温馨说:“就是,公子,小王爷,四哥,小女子来帮你门斟酒。”

    沈凝香更深的低下头去。满脸写着委屈。

    沐寒风心里一柔,端起酒杯喝了起来。想到不能安慰娇弱可怜的的凝香妹妹,却要面对讨厌的颜倾颜,。心里便万分的懊恼。

    “你们先走吧。我同寒风喝几杯,疾风要是想喝也留下来。”

    刘美媛沈凝香一心想在沐寒风面前多表现表现,好让他多看他们几眼。

    听到夏辰宇的话,低头放下酒壶满脸失落。

    沐疾风忙说:“小王爷公子你们先喝。在下还有事儿先走一步。”

    他是庶子,母亲原来是个丫鬟,地位只比下人高一点,如果不是府上遇难,人丁稀少,也轮不到他坐在席上。

    沐寒风是公子,他只是少爷。

    怎么配同小王爷公子一起喝酒。

    他没多大的抱负,小时候跟着爹娘避难难吃尽了苦头,现在能过上衣食无忧还被人伺候的日子,很知足。他已经在一家私塾里做了先生,今儿也是被娘亲硬拉了来。

    他很不喜表妹看沐寒风的眼神。也不想表妹做沐寒风的人。

    他起身对着夏辰宇沐寒风弯腰抱了拳,便走了出去。

    刘氏韩氏见沐疾风走了,也不好逗留。

    只好告辞。

    颜倾颜躺在新房的床上,听隔壁传来的声音,对绿翘说:“走了。你帮我看着那个沐寒风,他要是过来就喊醒我。我得睡一会儿。”

    绿翘答应着走去窗前,看着外面的人向园门口走去。

    说:“小姐,你有没有看出那个什么刘小姐,蒋小姐沈小姐的看姑爷那眼神,恨不得吃了他。”

    这姑娘这方面有悟性,一下就看出来了

    颜倾颜头晕脸烧的,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他又没长着唐僧肉不过就算长着唐僧肉呀,你家小姐我也不是妖精。不不稀罕。谁看吃谁吃”添加 &ot;xinwu799&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