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演技都不错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公子,今年师傅同你师兄就不去府上了。   我们现在是亲戚,没有在女儿家过年的规矩。”

    午饭过后,大家围坐在一起。沐寒风便将金玉公主请柳陵柳无影父子去府上过年的意思告诉了师傅柳陵。柳陵谢过之后委婉拒绝。

    说的还很有道理。

    沐寒风心里很失望。

    他从小跟着柳陵学武,柳无影便相伴相随,从认识人开始就这样。爷爷同爹过世之后。柳陵担当起了教育他的责任,不但教武,还教他一些江湖上的规矩道义,监督他读书习文。柳无影默默地做陪练,虽然叫他师兄却是一直做着随从的工作们,也总是无时无刻的保护他。回到都城之后,凭他的本事,完全可以单独展,考个武状元,进兵部做武官绝不在话下。最起码做个御林军领没有问题。但是他只是顶着带刀侍卫的名分做他的侍卫。

    打心底他是将柳陵当作父亲将柳无影当兄长的。虽然他们从来叫他公子。

    除夕夜三个男人一起喝酒已经十年了。

    柳陵的话颜倾颜听明白了。

    她知道古今都有这个规矩。嫁出去的女儿没有特殊情何况是不能在娘家过年的,家有儿子的爹娘也不能在嫁出去的女儿家过年。

    具体什么讲究她也不是很明白、

    可是离开了四年,她真的想同他们一起过年。

    便说:“可是爹,女儿听公主奶奶说每年都是一起过的。公主奶奶已经准备了客房。要不吃完年夜饭再回来,反正也不远。”

    沐寒风忙跟着说:“是啊,师傅。吃顿年夜饭再回来也不迟。”

    说完一双深邃冷傲的眼睛竟然变得温柔起来,看着颜倾颜说:“再说了,倾颜也刚嫁过来,师傅师兄来了她会安心一点。”

    这么为她着想,还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

    真能装。

    颜倾颜差点没笑出来,早上在公主奶奶面前装,这会儿在这里装。装的好像两人又多恩爱似的。

    真没想到这千年冰雕脸还会演戏,演技还不错。,

    既然你能装我也能装。做演员可是她的梦想,正好还没机会实现过。

    顺着说:“对啊,爹,哥。听公子的过去吃顿饭。我会亲自做,做条桂鱼,年年有余富贵连连。”

    这夫唱夫随的。

    柳陵精锐的眼里闪过一丝释然的慈爱。

    可是他虽然是老江湖,可惜一生太过刚直,重义大于重情,对这种小儿女的情调不是很洞悉。竟然觉得小夫妻很恩爱。

    他看了眼默默坐着的柳无影说:“无影啊,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再去府上陪公主过个年吧,明年等你成了亲,我们就在家里过。”

    他知道儿子的心思,可现在颜倾颜已经嫁给了公子,夫唱妇随的,他该死心了吧。

    他可是等着抱孙子呢。

    柳无影不说话,点了点头,应该是默许了。

    沐寒风这才放下心来,每年三十晚上都是他最难受的时候,要祭祖然后才能吃饭。祭祖的时候面对祖宗牌位,他真的是无地从容。到现在还没有将陷害爹同爷爷的真凶抓到,有愧啊。

    多亏了师兄柳无影这些年来的陪伴,。每年三十晚上他都会陪他喝醉陪他疯狂。

    他真的很怕他今年不来。

    他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柳无影陪他喝酒,面对这个讨厌的女人,看到她的眼睛,想起那个卖主求荣的下人,他会不会真的杀了她。

    他柔情的看了眼颜倾颜,溺爱的说:“师傅,师兄。一会我们一起回府。不过倾颜啊,你现在可是我沐寒风的夫人,怎么能亲自下厨呢,只要吩咐下去就好。”

    说完又对柳陵笑着说:“师傅啊,倾颜就是忘不了本。”

    颜倾颜看着他温情款款的样子,听着充满柔情的话。差点将喝进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

    太会演了。眼神很恶心,

    那就顺坡下驴。

    正好配合他让爹无影哥哥放心。

    她眉眼带笑,娇羞的看了沐寒风一眼,娇滴滴的说:“夫君,瞧瞧你。还叫师傅呢。是不是该改名儿了。”

    说完看着柳陵:“爹,您说是不是啊。”

    柳陵捋着不多的山羊胡子,呵呵笑了笑:“改不改的都没关系,这些年可都习惯了。”

    颜倾颜撅着嘴巴娇嗔的说:“爹,瞧您说的,他都成了您的女婿,怎么能不改呢。”

    又冲着沐寒风说:“夫君,你得叫爹。”

    一口一声夫君的,叫的沐寒风的嘴角腮帮子抽了几抽。头皮都起鸡皮疙瘩了。

    他需要很大的毅力才将想要将她一巴掌飞上天的冲动。

    柳陵摇着头,笑着说:“爹就免了,老朽也不敢当。如果觉得必须的改,就叫岳丈吧。”

    他怎么敢怎么能让公子喊他爹呢。

    叫声岳丈已经够抬举了。只是受了公主之命,公子之托认了干女儿而已。

    柳无影安静的陪坐,并不吃插嘴。

    他从小看着颜倾颜长大,她从来都是温柔乖巧的,四年前为了不让他为难,偷偷离开,现在虽然嫁给了公子,也是为了不让他为难。就算真的恩爱,也绝对不会这张扬。

    而公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从来讨厌颜颜,这四年来不止一次对他倾诉不想娶颜颜的意思。

    两个水火不容的人,怎么可能不到三天就这么恩爱有加,还能酸掉牙。

    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演戏。

    沐寒风想要世袭夏国公的封号,就得让公主知道他同颜倾颜很恩爱,公主一向很尊重父亲柳陵。他这是做给爹看的。

    颜倾颜想让他安心,就想证明沐寒风对她很好。她这是做给他看的。

    他心里很酸楚,默默地看着曾经依偎在他怀里带着奶香的小女孩,那个总是用一双温柔明媚眼睛看着他的女子,那个将一颗血一般红的红豆放进他手里的女子。那个他亲自送去嫁给别人的女子。

    那滴从来没有流过的男儿泪生生地从眼角往外渗。

    他从来不善言辞,除了同颜倾颜外,即便是公子也只是酒后多说几句。

    当然同颜倾颜也没多少语言交流,所以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知道他同颜倾颜之间的爱意。

    但是两人已经可以通过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知道彼此的想法。

    感觉眼泪已经出了眼眶,他起身默默地走出门外。添加 &ot;xinwu799&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