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找你的凝香妹妹去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淡淡的毫无暖意的阳光一点一点的进了屋子,爬上床。 颜倾颜艰难的睁开眼睛,抬了抬手,酸痛。又动了动身子,也是酸痛。

    该死的沐寒风,绝对不是人,是野兽。

    就听的身边传来均匀沉稳的呼吸。

    他还在。

    颜倾颜顿时怒火中烧。想想几乎一整夜非人的折磨,她简直疯了。

    也不顾身体酸痛,快转身冲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却是一拳打下去,似打在了铁块上,疼得她吸了几口冷气。放眼看去,竟然打在了该死的沐寒风的拳头上。

    拳头是什么时候挡在那里的是铁做的

    她愤愤的起身,双眼冒火用眼神杀他剐他,一只手揉着手背。

    沐寒风这一觉睡的踏实舒服,虽然只睡了一会儿。

    他坏坏的扯起嘴角,看到滑腻洁白的肌肤沐浴在淡白的阳光中,那一双高挺柔软上的红似樱桃一样闪着光泽。缓缓伸出手去。

    “起开。”

    颜倾颜这才意识到她是赤身的。慌忙推开他的手,拉过被子盖住身子,一双眼睛警惕的盯着他,说:“你,你不是人。玩我很高兴么”

    她是来做夫人的,又不是来受欺负的。怎么比丫鬟还凄惨,想到时不时的被下跪,给人家捶背捶腿,还要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的陪睡。

    简直是太委屈了。眼泪不争气的泉涌而出。

    眼前便闪过柳无影狭长柔美的眼睛。

    她怎么这么倒霉啊,从繁华盛世穿越而来,人家过来不是公主就是小姐,最次也是什么种田经商的,她成了奶娘的女儿也就罢了,好不容易有机会展青梅竹马,却被人截胡。

    这个人真讨厌她,连做这件被称为爱的事儿都带着惩罚性的。不,是行刑般的。不是说这事儿是世上最美妙的事儿么,她怎么感觉下地狱也就这样了。

    心里委屈,哭出了声,还嚎啕大哭起来。

    那种伤心,简直是肝肠寸断。

    沐寒风渐渐收起眼里那抹坏笑,皱起了眉头。

    记忆之中好像从没见过她这么伤心的哭,颜家洼山沟里那么艰难的那六年也没见过,不但没见过她这样的哭,一点泪都没看到过。

    这么哭。很明显的伤心欲绝,难道嫁进了多少名门千金梦寐以求的沐府还委屈了她,要知道受委屈的可是他。

    好心情被破坏了。

    他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将她拽了过来。

    颜倾颜正哭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被他这么一拽,吓到了。

    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嚎啕大哭变成了抽泣。

    脸上的泪水滚滚落下之后,露出了光洁白净毫无瑕疵的小脸,还没来得及滚下的一颗泪水摇摇欲坠的挂在睫毛上,仿佛在诉说她的委屈。

    想要惩罚她的沐寒风手里的力度小了一点。

    一双黑如曜石般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她。

    颜倾颜个子不高,五官精致,很显小,已经二十一岁,却像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如果不是胸前的突出部分实在太招摇。就像个孩子。相比少年老成的沐寒风看起来至少小了五六岁。

    她心里虽然害怕,却是已经被折腾了几乎一夜,有点豁出去了。又哭了一大场,心情不郁闷。

    壮着胆子盯着沐寒风哽咽着:“公子,你不是讨厌我么,既然讨厌,就应该远离我,不理我。这样行夫妻之实,我可以认为你是早有预谋,非我不娶么”

    早有有某,非她不娶

    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沐寒风似乎是忍俊不禁的冷笑几声,将她的头拽得更紧一点,让她仰起小脸看着他:“颜倾颜,你也太高抬自己了。你以为奶奶喜欢你,师傅师兄喜欢你。所有人就都喜欢你了。做梦吧”

    “可是公子的表现难道不是喜欢我么看公子昨儿晚上的表现,还有前几次的。好像恨不得将为妻嵌进身体内,如果不喜欢,干嘛那样”

    颜倾颜挑衅的看着他,吐字如兰。

    竟然妖娆妩媚,。有点撩拨的味道。

    沐寒风只觉得小腹又是一紧,鼻子一热,似乎鼻血流了出来。

    眼前充满媚惑女子承欢身下的娇态出现在眼前。

    他忍无可忍,也不想忍。

    邪恶的眯了眯眼睛。沙哑着声音说:“那么夫人这样是在勾引为夫么”

    眼神危险声音更危险。

    “你起开”

    颜倾颜第一时间再次感到了危险,她猛地后仰,头皮被拽的生疼。轻声哼了一句,又抬起了头。

    沐寒风的嘴就堵了上来,他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必须得从颜倾颜嘴里吸取一点空气。

    颜倾颜慌忙躲闪,嘴里说:“可是为妻既讨厌你的身子也讨厌你的人,你走开。”

    沐寒风更加邪恶的扯起嘴角:“走不开了。为夫就是以欺负你为乐。如果你不想受欺负去告诉奶奶啊,告诉她我是怎样欺负你的,让她答应放你出府,容我再娶。”

    切,你以为我傻啊。公主奶奶巴不得他这样狠狠地欺负她呢。

    她伸出双手推着他的脸,慌乱之中胡乱喊道:“你不是喜欢沈凝香么喜欢她就不要碰我,早点想办法休了我,让她上位啊。”

    提起沈凝香,沐寒风全身的火瞬间被浇灭。

    他将压下来的脸慢慢抬起,冷冷的松开拽着颜倾颜头的手,重新躺了下去。

    终于解放了。

    颜倾颜揉了揉被拽疼了的头皮,身子很快的往后挪了一下。

    身子酸痛,全身无力,眼皮涩。似乎重感冒。

    也不想起来,跟着重新躺了下去。

    伸手悄悄的从床底下摸出细瓷药品塞进被窝里帮自己上了点药。

    不知道如果柳无影知道了她受这样非人的摧残有多心疼。

    瓷瓶很小,药似乎快完了。得找个机会再要几瓶,这药真的很管用,凉酥酥的疼痛很快会过去。可是该怎样张口呢,他一定不会想到第一次过后,她还要用。

    想到药,她忽然想起该要一点避孕的药。

    她可不想替沐寒风生孩子,万一有后有机会被休,都是牵挂。

    可是她知道古代有堕胎药,避孕药有没有呢

    沐寒风半闭着眼睛,脑子里闪过沈凝香眼泪汪汪的眼睛,可是只一会儿就被颜倾颜悉悉索索的声音吸引过去。

    她在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泪汪汪的眼睛随之消失。

    他猛地转身。关注 &ot;hongcha8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