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难道要留下做信物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寒风顿了顿,觉得有点没面子,下意识的将她重新扔回床上,伸出一只手在她的下巴上揉了揉。沙哑的声音透着慵懒:“刚才是对你的惩罚,如果以后还敢忤逆,这美丽的下巴应该就回不去了。”

    说完转身离去。

    该死的,颜倾颜试了试,可以动了。她睁大眼睛看着屋顶,闪烁的火苗照印在上面。

    她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助无力。虽然做了一品夫人,拥有了管理沐府的大权,可是翻不过沐寒风的手掌,他只要动一根手指头,她的小命便不如一只虫蚁。柳无影虽然视她为珠宝,可是现在她已嫁为人夫,她的夫是他的主子。这事儿绝对不可告知于他。公主奶奶虽然很疼她,那也是因为以前的忘年之交,相比沐寒风,她的分量就小了很多,

    她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一双眼睛空洞的望着屋顶,下巴虽然不疼了,却仍然不是她自己般的。

    想想这悲惨的命运,真是比黄连都苦。她试着眨眨眼睛,想要滴出一点眼泪让心情放松一点,却是一滴都没有。也许是刚才太疼了流了很多,都干了。

    “绿翘,绿翘,”

    口干舌燥,她舔了舔苦涩的嘴唇。

    “小姐。奴婢在。”喊了好几声绿翘才从外面跑了进来,跌跌撞撞的,似乎从很远的地方赶了来。

    “路都不会走了慌什么火烧屁股了”这丫头喊了几声不进来,进来这么急,做丫鬟的不是应该时时刻刻的跟着主子的么。

    “小姐,雨烟姑娘不让奴婢进来,说是公子还没走。她让奴婢站在游廊那头。”绿翘红着眼睛解释。

    “不让进来凭什么”颜倾颜不解的挪了挪身子。还让站那么远。

    。““雨烟姑娘说公子在场奴婢不能进屋。得由她同云烟姑娘伺候,只有小姐一个人时奴婢才能进来”

    “破规矩真多,”颜倾颜翻了个身嘟囔一句:“渴死了,给来点茶水。”

    这个规矩改改,他是少国公,她是一品夫人,凭什么他的丫鬟就能站在门口,她的就得站那么远。绿翘可是柳无影专门找来保护她的。

    绿翘看自家小姐小脸苍白,双眼无神,不知道刚才姑爷怎么她了。也不敢问倒了杯茶,半跪在床上喂给她喝。

    “绿翘,我哥出去几天了,快回来了么”喝了几口茶水舒服了一点,第一时间看着她。口渴只是一个原因,主要是她回了一趟柳家。

    她真的是无时无刻的想着柳无影,虽然已经那么遥远去,却想让他离自己近一点。

    绿翘脸一红:“奴婢去的时候柳少爷还没回来,回的时候他才回来。”

    回来了。颜倾颜心里一喜,似乎一件很重的心事终于放下。“他瘦了没。看起来怎样”提起柳无影,她来了精神,眼睛都有了神采。

    绿翘也同她一样双眼放光:“柳少爷有点疲惫,说他受了点风寒,鼻子有点堵。”

    感冒了。

    “有没有看郎中,吃药了没有”

    绿翘噘着嘴巴说:“没有,柳少爷说那点小病不足挂齿”

    “还不足挂齿呢,小病不看就成大病了。”柳无影身体素质好,一般不会生病,但是冬天总是的得一场大感冒的,就在正月据柳陵说从生下来就这样。

    主仆二人正在说柳无影,沐寒风阴沉沉的走了进来,站在床前:““起来,一会师兄要来”

    真是神了,才说到就要来了。她立刻翻身下床,很快对着镜子理了理头衣服。

    沐寒风那双眼睛几乎喷出了冰火。这个讨厌的女人真会装,刚才气若游丝的,现在倒好,神采奕奕精神抖擞的。

    绿翘也很快的理了理自己有点凌乱的头。脸色微红的退去门侧。不大一会儿,柳无影脸色苍白的走了进来。对着沐寒风抱了抱拳。眼角下意识的扫了眼颜倾颜,打了声招呼:“倾颜。”

    颜倾颜浅浅一笑:“哥你回来了。一路辛苦吧。”

    柳无影入座之后慢慢的说:“那黄婆绣坊倒是还有生意,黄阿婆一直在坚守。但是,由于年久失修,绣坊已经破烂不堪。加上资金短缺,也没有能力雇佣好绣娘,收购好的蚕丝棉麻。所以基本上是个只能养活五六个人的小作坊。”

    这么惨啊。

    沐寒风蹙起了眉头,想当年黄婆绣坊可是专门为宫廷服务的,龙袍凤帔,嫔妃宫女的衣服都是成品定制的。

    “可是我们现在手里也没资金。”

    公主奶奶就交给他几张授权书,值钱的物件都在府上,也就是现在在颜倾颜手里。

    可那些东西能值多少钱维持府上的正常开支都有困难。

    “不是沈大小姐刚才给你送来两颗珠子吗。应该是价值连城的。”

    颜倾颜眼睛扫了眼珠子。带着股子戏谑。沐寒风却听出了一点点的醋意。眼里闪过一丝冷笑。

    “凝香妹妹的东西怎能随便动用。”

    “她那么诚心的送来了,既然送来了就是你的。现在正好需要资金,用一用也是物有所值,要不然怎么体现它的价值,难道留个只做信物”

    她其实也就这么一说,听在沐寒风耳朵里就是酸溜溜的。他嘴角扯起一丝讥讽:“信物不信物的不是你该管的。”

    颜倾颜瞥了瞥嘴角:“我才懒得管你。是你没资金的。”她一向伶牙俐齿,有柳无影在,也不怕沐寒风对她下手。

    沐寒风冷冷的瞪了她一眼。

    转向柳无影:“师兄,黄阿婆怎么说”

    黄阿婆是黄婆绣坊的管事儿,从她的太祖母那一代就开始,锈技出众传女不传男。

    现任黄阿婆四十多岁,以前多次受到当时的皇上亲赐的五色丝线,现在还贡在绣坊的正中间。

    “她说只要有资金,她就可以将以前遣散的绣娘召回回来,接下生意。但是目前必须的先维修绣坊,收购材料。这需要大概最少两千两。”

    沐寒风蹙了蹙眉头。两千两不是很大的数目,可是现在没有。

    柳无影喝了一会儿茶水,眼角扫过颜倾颜娇美的小脸,看她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听她刚才同沐寒风说话,好像关系也不是很差。心里不知是高兴还是失落。

    他看着沐寒风小心翼翼的问:“公子,师兄这里倒是还有一点,加上父亲的,应该有千儿八百两。要不,凑个手”快来看 &ot;songshu5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