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三重要挟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起来收拾收拾,去乌金。”

    天刚蒙蒙亮,沐寒风阴冷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噩梦被惊醒。颜倾颜睁开干涩的眼睛,对上冰刀般的沐寒风的,真的陷入了噩梦。

    昨晚上又被折腾了一夜,黎明前才睡去。

    该死的沐寒风,不做种马实在是太屈才了。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大的精力。颜倾颜真想就这么睡死过去,永远不要醒来。

    柳无影温柔多情的脸庞很及时的出现。

    要远离他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

    “不去,不是说我想去的么本姑娘这就很明确的告诉你,坚决不要去,打死也不去,打不打死更不去不去不去”

    反正已经这样了,比死也好不到哪儿去。不如早死早托生。

    说完拉过被子盖上头。就不去看他要怎样。

    “不去是吧,好啊,那就让我师父师兄,你干爹哥哥将你带回去好好教育教育。哦,不,还有你那二娘李株儿,她现在可就住在不远的千户巷,带着你那个小弟弟曾宝儿,还有你那没皮没脸的后二爹也来教育教育你。你爹娘不在了,他们都有义务教教你,让他们教教你怎样才是嫁夫随夫。哦对了,你妹妹就在府上,可以让她将你领出去。”

    该死的,真是无耻下流卑鄙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这样威胁。

    二娘弟弟什么的倒无所谓,反正平时也不怎么来往。

    可是她不想柳陵难堪,更重要的是不想无影哥哥担心。也不想妹妹跟着受牵连。

    “如果这样不行的话,小爷就去告诉奶奶,说你不想留在沐府。”

    沐寒风见她继续包裹着被子,追加一句。

    裸的要挟威胁。还是双重的,不,是三重的。

    “还有,小爷完全可以让你乖乖的前去,你知道是什么方法的。”

    颜倾颜很不甘心情愿的爬了起来,方法她自然知道。无非就是皮肉之苦。

    悲哀的是她最不愿受这皮肉之苦,也觉得不值得去受。

    心里鄙视了他十万八千次,知道拗不过,只有妥协了。。

    柳无影颜娇颜是她的的软肋。长这么大,活过两辈子就是奔着柳无影这样一个青梅竹马来的。不能再让他为自己操心担心牵心了。而自己的妹妹从小跟着她,不离不弃,她不能弃她而不顾。想起她满怀希望的眼神,她是将自己后半辈子的辛福交到她手里的。

    还有公主奶奶,她这么疼爱自己,交给她这么重大的责任。做人要知恩感恩,不能辜负老人家的信赖呀。

    至于皮肉之苦,就更不用说了。身体的哪一部位被拆卸都生不如死。

    见她虽然爬了起来,却一副半死不活慢悠悠的抵触样子。

    “那好,既然如此,小爷求之不得。,现在就去喊你妹妹来。来人”

    沐寒风的声音冷的犹如来自冰窖。

    时间紧迫,沐寒风不想浪费,这个时候动用武力似乎也有点说不过去。

    “去就去,还能死人不成。死了倒好,一了百了。”

    她愤愤的下了床。。

    乌黑的头凌乱的贴在脸上,一双清澈的眼睛冷冽的看了沐寒风一眼。

    光滑紧致的躯体上遍布粉色的印迹。她赤脚站在地毯上,一件一件的穿着衣服,。眼睛大胆的秒杀他。

    沐寒风硬冷的心下意识的晃了晃,想起昨晚上惬意驰骋的蚀骨,他不记得自己究竟起起落落了多少次,不知道从她这具美的耀眼的身体上索取了多少次的,

    坚硬的心软了下来。

    这么柔弱的身体承受自己疯狂的索要,真是有点残忍。

    只是这柔情转瞬即逝。

    她是自己长这么大最讨厌的女人,是害死爷爷爹的凶手的女儿,是他最不愿意娶被奶奶逼着娶来的女人。

    他怎样待她,怎样折磨摧残都不过分,他这样对她,是她的荣幸。

    便想起了她痛苦中带着诱惑的低吟,哀鸣。

    他不知怎样便想到了哀鸣这个词。

    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快感。

    黎明时分才偃旗息鼓的某物又蠢蠢欲动,让他有挺枪而上的冲动。

    看颜倾颜已经套好衣服,眼睛又半眯半死不活的样子,慵懒抵触中竟然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伸手将她揽了过来,让她的眼睛对上他的,小嘴微张。

    闻着她甜腻的气息。

    压下脸庞,一口轻咬她肥厚的耳垂:“好好听话,快点收拾东西,半个时辰之后出。”

    一股冷飕飕宛若毒蛇蔓延的惊悚感觉传遍了全身。

    沐寒风说完转身走了出去,他要去看看沈凝香。

    他没拿沈凝香带来的银票,也将那两颗家价值连城的南海玉珠还给了她忙,她一定很伤心。

    他不要她的财物,倒不是同她生分,而是觉得自己一个堂堂男儿怎能靠一个女子兴家立业。这个女子还是他真的想要娶的人。

    他的靠自己成为她的依赖。

    云烟眉烟悄然无声的跟了上去。

    “绿翘,该死的沐寒风要我们一起跟了去乌金。准备一下。”

    “去乌金,柳少爷知道么”绿翘听到这个消息马上问。

    “我自己也是昨晚上才知道的,我哥估计应该还没走,你去告诉他一声。”

    她也是第一时间想到要告诉柳无影的。

    “回来,还是算了吧。我们走了让小红去给爹说一声。”

    绿翘一只脚更踏出门槛,又被她喊了回来。

    “小姐,柳少爷说有事都得告诉他一声。”

    绿翘并没有收回脚。

    “算了,我哥要去锦州,不能让他分心。”

    都已经答应师叔了。就不要总去打扰无影哥哥。

    绿翘很不情愿的收回脚。

    “到春天了,你去准备机身换洗的衣物,将我这些个东西带上,再带点银子。对了去请司马管家来一趟。”

    护肤品头饰的带点,衣服也要带几身。

    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看着镜中眼皮浮肿嘴皮肿厚,脸色潮红的自己。

    忽然觉得很颓废,很懦弱。

    怎么说都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怎么能这么被动的被一个似乎有着虐待癖有着精神分裂症的古代男子欺负。还欺负到了敢怒不敢言,奴才的份上。

    这也太没自尊没面子了。

    “绿翘,不用收拾东西了,我们先藏起来。”快来看 &ot;songshu5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