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真人玩偶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马车快平稳的跑了起来。

    颜倾颜心里紧张,一颗心卡在嗓子眼里。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车厢上的的扶手。不知道这个该死的没品男会不会又使出什么卑劣的手段欺负她。走了一会儿,才强装镇静的靠在坐铺上,闭上眼睛,心在翻滚,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虽然一再的安慰自己,不用怕他。有公主奶奶在他不会对她真的怎样。

    可是不可否认也必须承认,她很怕他。怕他冷的冰刀般的眼神,带着寒气的高大身躯,更怕他那双罪恶的手。尤其是那双手,他会让她胳膊耷拉,膝盖碎裂,下巴脱臼。

    这些疼痛都是彻骨钻心的。

    当然最最害怕的就是他晚上毫无止境的索求,那种凌驾于她痛苦之上的所谓的爱爱都是噩梦。她不知道他怎么会有那样充沛的精力,哪怕是由于身体的自然反应有过瞬间的巅峰,可是过后全都由噩梦变成噩耗。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心在抖,身子也不由随着车子的轻微颠簸微微抖。

    走了好一会儿,沐寒风似乎并没什么反应,她这才稍稍将眼睛偷偷的睁开了点缝隙,看到小条几上放着一个竹子做的很精美的水杯,是那种带着盖子的,可以随身携带的杯子、

    突然想起没有吃药。

    她记得柳无影说过事后吃。

    还好不迟。

    她留有缝隙的眼睛盯着沐寒风一只手伸向怀中,摸到了小小的瓷瓶。也不敢拿出来,就在怀中的贴身小衣袋里拔开塞子,摸索着倒出一粒,盖好塞子。

    偷偷地将带着芳香的药丸塞进嘴里,悄悄拿起竹杯喝了一口。

    刚刚放下茶杯,就对上沐寒风深不见底的深渊般的眼睛。

    她下意识的紧闭嘴唇,闭上眼睛、靠在了坐铺背上。

    沐寒风的眼飞过来,狠狠地刺向她的脸,对上她微微颤抖的睫毛,恶向胆边生。

    过去这么多年,这个讨厌的女人竟然敢如此躲避他,从小就躲,现在还躲。

    既然这么想躲,怎么会又出现。

    想想当年他也就是那么一说,她便真的就一走了之。害得他白白耽搁了四年时间,还几乎是走遍能想到的所有地方去找她。

    晚上在她身上疯狂驰骋时那点惬意之后的小柔情瞬间无影无踪。

    他狠狠地拉过她,强迫她翻身坐在他的腿上。

    很快拿出刚才去后厨灶间用白布从锅底抹来的锅底黑,重重的往她的脸上涂抹。

    “干什么你给我脸上抹了什么。你个变态狂魔”

    颜倾颜没看到白布上的黑锅底,也不知道他在往自己脸上抹什么。一双手在他的脸上飞舞。

    “不许动,再动废了你的手”

    颜倾颜的指甲修长,好几次差点划破了沐寒风的脸。他冷喝一声。将她的双手固定起来,背在身后。

    颜倾颜的脸上便涂满了锅底黑。

    沐寒风只是随手乱抹,很不匀称。看来来一团黑一片白的。更显的黑处更黑,白处更白,那双眼睛更加清澈。嘴唇更加红润,最为突出的是牙齿。

    白的耀眼。

    看着她滑稽的样子,沐寒风的怒气平息。低声说:“不许乱动,再动将你扔下车去拖在马上。”

    “怎么还要五马分尸啊想我死就干脆点。”

    被他控制着双手,也不知在自己的脸上涂抹了什么。颜倾颜感觉到从未有过的侮辱和委屈。

    心里真的是埋怨起了公主奶奶,说是什么不会忘记那段艰难困苦的日子。要报答她,要有福同享。

    这有福同享有苦自受的报答她宁愿不要。

    柳无影从没真正的承诺,却用深情款款温柔多情的目光,实际行动说明一切的温雅形象在她心目中更高大起来。

    她哀怨地闭起双眼,默念着柳无影。

    一股怨气遍布全身,脑子一时充血。

    低头对准沐寒风的脸就撞了过去。

    奶奶的,姑奶奶已经被逼的没了念想,没了目标没了动力,失去了赖以存在的根本,狗娘养的还不依不饶。大不了赔上性命撞他个鼻青脸肿的,哪怕是出口气就壮烈也认了。

    沐寒风正在欣赏她此时的尊颜。见她低头顶住了过来,眼里全野性的恨意。

    身子稍挺了挺,腰身直了直。

    颜倾颜的头没有撞到他脖子以上,撞进了他宽厚结实的胸口。

    已经撞得她头生生地疼。

    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已经被血气冲昏了头脑。她稍稍退后一点,继续撞了上来。

    “找死没完了”

    沐寒风眉头皱了皱,低声骂了句。

    控制着颜倾颜双手的手稍一用力,已经撞到了他胸口的颜倾颜嘴角一咧,惊叫一声。眼神慌乱,额头瞬间渗出了细密的冷寒。

    肩头钻心的疼传遍了全身。

    牙齿也开始抖。

    该死的没品男,一定是又让她的胳膊脱臼了,还是两条。

    她双目圆睁,盯着沐寒风欲哭无泪。

    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壮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从来都不是沐寒风的对手,也没有任何资本同他对峙。

    她只是公主奶奶硬加给他的一个玩偶,一个他不得不装作很喜欢,私底下恨不得让支离破碎的真人玩偶。

    而她不管是情愿还是不情愿都没有任何的言权。

    只能无条件服从。

    她似乎现在才明白,公主奶奶那里是赏识她信任她,她是将它当作一个玩具给他的孙子。而他的孙子并不喜欢。

    她紧紧的咬着嘴唇,倔强的看着沐寒风,任两行热泪冲洗着脸上的锅底黑。

    不大一会儿,变成了花脸。

    沐寒风冷冷的目光看着她脸上模糊的锅底黑,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这个讨厌的女人。脏死了。

    “滚一边去”

    再看到她眼里滚滚而出的热泪,心里竟然无比烦躁。

    松开手将她推去马车的另一头,看她耷拉的胳膊,想了想在她肩头拍了拍。

    颜倾颜毫无悬念的靠在了马车的侧箱上。

    肩头被碰的很疼,一时也不顾害怕,怒骂道:“还少国公呢,简直是流氓无赖泼皮”

    已经闭目养神的沐寒风扯起嘴角:“多谢夸奖,见笑了。”

    话音未落,车门已被打开,还没等她惊叫出声,半个身子已经飞出了车厢。美女小说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