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治安不太好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干什么公子你变态啊要掉下去了,快拉我上来”

    因为赶路马车飞驰,颜倾颜半个身子都挂在车外,一双手紧紧的抓着车厢的拉杆,尖叫连连。

    “不是说为夫是泼皮无赖么既然泼皮无赖,就只能委屈夫人先这样吧。”

    沐寒风一双冷眼闪烁出兴奋的邪恶之光,他探下头盯着颜倾颜因为惊吓而变的苍白的脸,惊慌失措的眼神。慢条斯理。

    变态男

    “绿翘,快来救我。”

    双手早已无力,惊吓使她她毫无力气。指望不上沐寒风只好向绿翘求救。

    可惜车距太大,后面的马车离的实在太远。绿翘根本听不见,更不要说看得见了。

    “公子,你,你,快拉我上去。我不行了,真不行了、。”

    实在受不了,她不敢想象如果真的掉下去,会不会被车轮碾压。这个时候死倒是不可怕,就怕半死不活,这么年轻很受罪的。

    沐寒风见她终于服软,又幸灾乐祸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终于伸手将她提了上来。

    他刚才也是一时气愤,其实将她推出车门就后悔了,他是讨厌她,却没想过真的要亲手置她于死地。刚才他其实还是有点害怕的,害怕她真的松手掉下去,虽然他会很轻松的将她捞上来,但是这么做很没面子。

    颜倾颜被拉上了车,车们呯的一声关好。她被扔进了坐铺。

    坐铺软软的,有点像沙。

    她仰起脸靠在坐铺背上,只觉得恶心,难受,晕车晕船般的。想吐。

    干呕了几次,这才抚着胸口疲倦地闭上眼睛。刚才被惊吓昨儿晚上被折腾,她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想想自己这悲惨无奈的命运,怎么就无力改变呢有个青梅竹马的无影哥哥又怎样呢需要的时候一样不在身边也不敢召唤。

    她有点羡慕前世那些个一个电话就让青梅竹马抛下女朋友的女子们。她们不但幸运的有青梅竹马可以随意召唤,还不必考虑另一个女人的感受。也不必担心他们会失去什么。

    眼泪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终于真正的亲身体会到命在这儿运在哪儿的无奈。

    沐寒风冷冷的目光看过来,看到那张黑白模糊的小脸上两行清泪,怔了怔。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讨厌的女人每次见到他都一副倔犟抵触的眼神,除了很小的时候他抢了她的东西,拉着她的娘亲她哭着喊着之外。在颜家洼的六年中他从来没有见过她流泪,就算他将她逼在墙角,掐着她的脖子,也没看到。

    可是再次见到她娶她之后,倔强抵触依旧在,却多了眼泪。

    她的眼泪同凝香妹妹的不同,凝香妹妹是软弱的是自然流出的,而她是人为的。自己用武力逼的。

    凝香妹妹的眼泪让他心疼,而这个女人的眼泪让他兴奋。她的眼泪似乎是他所期望的,她越是狼狈越是流泪,他越有种难以言说的快感、

    可是现在她很狼狈,脸被他弄成了花猫,衣服凌乱,头散落,眼泪成行。

    他的心里却有点堵,没有预期的兴奋。

    本想着再威胁奚落她几句,此时却没了一点兴致,他也闭上双眼。

    颜倾颜一觉醒来,已是傍晚。从掀开的车窗看到外面是一片已经绿油油的麦田,麦子已将完全没了冬天的颓废,由深绿变成了翠绿。远处炊烟袅袅。

    这一觉几乎睡了一整天。

    这才觉得脖子酸困,落枕了般的难受。

    她活动活动脖颈,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马二,就在前面的小客栈落脚。”

    沐寒风冷冷的声音在身边炸响。她心里一慌,恐惧袭来。其实她一醒来第一时间就去看他,他还在闭目养神。

    心里才稍稍放松个了一点。

    心里恐慌,身子下意识的颤了颤。这个轻微的抖动也没躲过沐寒风的眼睛。

    他嘴角扯出一丝冷笑:“怎么,知道害怕了。”

    又不是石头人,不知道害怕才怪。尤其是在这前不见公主奶奶后边不见无影哥哥,绿翘也爱莫能助的情况下,害怕是自肺腑的。

    她可怜兮兮的低下头去不说话。

    “这就对了,以后乖乖的,胆敢再大胆方才就是下场。下车。”

    沐寒风没有多说,先下了车。

    这是一家小小的客栈,坐落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官道上。掌柜的是位精瘦的中年人,同妻子儿子儿媳一起经营。客栈是一个的院子,前后两个院落。前面是一般赶路人歇脚的地方,简单,有通铺,也较脏乱差。后院是上好的客房,干净整洁。

    沐寒风带着颜倾颜去了后院,几间正房。

    掌柜的眼力好,一眼看出沐寒风气宇非凡,亲自进来伺候。安顿好了,又亲自去了后厨端来了洗脸水,又去安排饭菜。

    绿翘雨烟墨童剑童也住在后院,其余的就安排在前院了。

    这个时候行人不多,住店的更少。不但今儿,已经好几天都没客人了。不过他们这一拨足以弥补几天的空白。掌柜的满脸喜悦全身是劲,举家出动。

    晚饭做的虽然简单朴实,却也可口。

    吃过晚饭,回到屋里,洗过脚,洗过脸。

    沐寒风也不知道去同墨童剑童说什么了。颜倾颜一个人在客房,房子虽然布局简单却很干净整洁。见绿翘也不敢轻易过来,又害怕沐寒风回来重演昨晚上那一幕,倒头就睡。如果侥幸的话,也许睡着他就不会动自己。

    却是白天睡的时间太长,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数着绵羊也睡不着。睡不着心里就着急,越着急越是清醒。竟然毫无睡意了。

    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感觉很煎熬。

    她索性坐起来。

    看到桌子上有一沓纸,笔墨砚台墨锭的,应该是沐寒风准备写点什么。

    她悄悄的去门外看了看,静静的。左右两边的屋子里灯都亮着。

    院墙很高,也不害怕。

    感觉沐寒风暂时应该不会回来。她很无聊的坐在桌前拿起了毛笔。脑子里闪出柳无影温润的脸,深情的眼神。

    伸手摸了摸还在头上的桃木钗。

    想到那颗被他穿在丝带上佩在腰间的红豆。

    滚滚思念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不写点什么抒抒都对不起自己。

    前世那妇孺皆知的表达思念的千古绝唱就跃然纸上:红豆生南国,春来几添加 &ot;xinwu799&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