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苍凉的矿区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他们都是被生活所迫,公子,如果我们矿区重新开业,能不能给他们一次机会,他们也要养家糊口啊。 看看这周围,地应该也没好的了吧。”

    作为一个活了两世的人,自然深知生活的艰难。

    很多坏人其实并不想成为坏人的。

    沐寒风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这个讨厌的女人不但越来越聪明,想法竟然同他如此相似。他之所以留下那群人的性命,自然是有用的。现在重新创业初期,自然十分需要人,要想招到吃苦耐劳的劳工,那得需要时间,而他根本不想浪费多少时间。

    这些人稍加威逼利诱,一定是好劳力,而且熟悉地形,不用过多培训。

    其实刚才他已经留下剑童去收拢了。

    “我们到了,不知道师兄到没到锦州。锦州可是个好地方啊,自古锦州多美女,不知道师兄这次前去会不会有艳遇。”

    马车已经开始颠簸了,马二在外面喊了声:“矿区到了”

    闭目养神的沐寒风微微睁开眼睛,却说了这样一句话。

    美女艳遇柳无影

    颜倾颜心里一激灵,身子却没动。

    “公子,你们说我哥喜欢青楼女子,是真的么”

    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只是没机会问。

    “你很想知道么”

    沐寒风的眼神带着玩味很深邃。

    “当然想知道了。我爹都托付我好几次了,让我劝劝我哥早点娶媳妇儿,我爹等着抱孙子呢。”

    颜倾颜很心虚的脱口而出。

    “师兄眼光太高,没哪个女子能入他的法眼。那些个青楼的雏儿也就是给他去去火罢了。不过锦州那地方出美女,也许在绣坊能有场艳遇。遇上能降服他的也许师父的心愿就了了。”

    沐寒风似乎是自言自语的。

    颜倾颜心里却很不是个滋味。

    喜欢青楼的雏儿,果真是找青楼女子了虽然她不知道他的真实用意,也能猜得到有她的原因。

    心里失落中带着着酸楚。都是她不好,沐寒风不好,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婚约,那么无影哥哥怎么也不会那么自甘堕落。

    在她的心里,她的无影哥哥绝对的洁身自好,绝不会去找什么青楼女子,雏儿也不会。

    “再往前走走。”

    马车继续颠婆前行,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她再次掀起车帘。

    就看到了一片千疮百孔的土地,就在山脚下。地面全都是一个接一个的洞口,一堆一堆的布满了灰尘的不只是煤炭还是石头。

    洞口煤堆黑乎乎的纵横交错,像是一个的蜘蛛网。

    地面也全都是黑的。看不出是灰尘还是煤末。不远处的山似乎也是墨黑色。

    那片千疮百孔的土地很长很宽,长度延伸到很远处,宽度足足有一公里左右。不过处于山脉之间,山很高,看起来很窄。

    “主公,马车过不去了,的下车。”

    马车停在了一堆煤炭前,马二跳下车辕勒住马。

    “下车。”

    沐寒风自己先下了车,对颜倾颜说了声,看着她自己慢慢的下去。好像还扶了她一把。

    颜倾颜举目看去,眼睛所能看到的地面满目疮痍,惨不忍睹。似乎没有下脚之处。

    “绿翘,扶着你家小姐。”

    ,马二将马儿交给后面跟来的侍从。,自己手拿马鞭,试探着向前走。沐寒风跟在身后等绿翘雨烟下了车。

    绿翘忙扶着颜倾颜紧随其后。

    路上全是坑坑洞洞,也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年的煤炭上布满了丝丝网网。看起来很久没人来过了。那些个洞口应该就是煤洞的出入口。可惜几乎全都塌了。

    颜倾颜看到矿区沿着一条峡谷延伸到很远。

    山高谷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陈旧的煤炭的味道。春天的微风吹过,黑乎乎的煤末尘土落在了脸上。

    不一会儿,脏兮兮的。

    这么个荒芜的没有人烟的地方,颜倾颜不敢想象以后会展成什么想起沐寒风因为受了爵位,接管了家业的意气奋。觉得很可笑。

    这荒芜的地方据说以前很辉煌,以前的事儿她不知道。但是能想象到以后,能辉煌到什么程度啊。

    肯定是凄凉荒芜的。

    正在悲哀。

    扶着她的绿翘惊呼一声:“小姐小心。”

    她的半个身子已经陷入了煤洞。绿翘慌忙用力往上拉,她也使了点劲。好在洞口塌下去很久,都快填平了。不一会儿就上了地面。

    沐寒风回头看了眼,冷冷的说了声:“走路看点脚下。小心掉进煤洞。你来走前面。”

    “公子,我们要去哪里,走多久啊”

    颜倾颜很不客气的走在前面,跟着马二,走了约莫半个时辰还在继续。颜倾颜浑身鼓足了劲儿,很累。

    “快了,那座山脚下有矿管以前办公的地方,现在云海在看管。我们暂时住那里吧。”

    沐寒风少有的耐心解释。

    “唉吆”

    又是一声尖叫,颜倾颜差点又陷进煤洞。

    “真笨,跟着走都走不好。”

    沐寒风似乎很烦躁,顺手将颜倾颜顺了起来夹在腋下。

    “主公,我的少公。你可算来了,老奴等的头都白了啊。”

    被夹在腋下,虽然不太舒服,却也不用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走了。颜倾颜索性让身体保持最舒服的姿态。

    就听到一声自肺腑的苍老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能听出泪水与鼻涕共涌、

    沐寒风停下脚步放下颜倾颜,带着终于见到亲人的声音:“云海,起身吧。这些年辛苦你了。”

    颜倾颜站稳身子,第一时间向前看去。

    一位须皆白,却鹤童颜的老者跪在地上,老泪纵横。

    沐寒风脸上也带着悲痛,上前亲手扶起老者。

    “公子,老奴是天天盼夜夜盼时时盼,终于将公子盼来了。公子先请进,老奴一会就将全部的矿业交给公子。”

    老者起身,背不驼腰不弯,精神饱满。

    沐寒风也不客气,率先向一排房屋走去。颜倾颜跟着。

    很快到了屋门口,看着沐寒风一只脚已经进了屋,她也忙跟上。

    “起开”

    就感觉身子被重重地推开,一只脚已经踏进门的沐寒风一个优美的转身,她已在屋内,一片灰尘落下。添加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