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定是出事儿了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大哥,洞口找到了,就在那座馒头山下的一家废弃的农家小院内。不过没找到人。”

    一直到下午时分,飞旋才带着紫燕蓝燕赶了回来,三人满脸煤黑。

    “哦,你们是从洞里回来的还是山洞另有出口”柳无影看三人的样子应该是从洞里钻回来的,可是并没有从松树下的洞口出来。

    飞旋顺手接过绿翘端来的水放在地上,边洗脸边说:“我们是从那边的洞口进入,可是洞内烟还没散完,乌烟瘴气的,呛得出不了气。所以走了没多远,又回去了。山洞估计只有出入口。”

    “当时进洞的是我同蓝燕,紫燕是留在院子里的。我们返回去后,又四处查看过,没有人走出院子的痕迹。如果洞里的人没有被熏死呛死,那就还有别的洞口通向别处。”

    “哦对了,洞里的人是跑出去的,这是小弟在院子里现的。”

    洗了一半脸的飞旋忽然想起在院子里有一个小小的金钗,是那种专门固定耳边头的,做工很精致还刻有图案。

    柳无影拿着小小的金钗左看右看。

    这种金钗是现在都城正在流行的饰,一对,别在耳朵的两侧。

    金钗上的图案很别致,是一只小小的飞鸟。看不出什么么鸟,嘴巴很尖很长爪子尖利。

    “好了,这些天他们应该不会再造次了。留下紫燕蓝燕保护倾颜,我们就在附近清理这些煤洞,看看有没有派上用场的。”

    柳无影将金钗小心翼翼的包在一块布帕里,装进怀中。

    洞里的人有女子,这个女子身份应该很尊贵。而且还是从都城来的,因为这种钗是都城最近才流行的,他在来这里之前曾经去过在那家最大的银楼,那家的少东家同他交情甚好。他也是都城最好的饰匠,由他设计雕刻的饰品根本来不及摆在店铺内都被预定了。

    他当时就拿着这样的钗,告诉他由他研究开出来,图案可以自己画,由他亲自雕刻,已经限量订做了十几对,定做的都是都城的大户人家的夫人小姐们。只此一家,手工费比原材料还贵呢。

    所以说还没流通到外面。他当时也为颜倾颜定做了一对,图案是自己设计的,是一颗红豆。

    他的脑子里闪过沈凝香胆怯的小脸,星光点点的眼睛。

    这样娇滴滴的女子,他想象不来她能千里赶来,钻山洞,被烟熏被辣椒呛的样子。

    所以这种想法只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不过就算不是沈凝香那那是另外一个女子,这个人只要在都城就好,等这里的事儿安排就绪,回去后就着手调查。不管她是谁,只要他查出来,哪怕是公主也绝不留情面。

    春未雨多,枊无影带看飞旋将许许多多废弃的看走来不会再用的煤洞填平,留下不多的有煤层的。紫燕蓝燕绿翘跟着打杂,几天下来,矿管所属的那排屋前屋后就被整理的干净有序,有几片地里还长出了野荵小蒜,苜蓿什么的。

    有柳无影在,颜倾颜心里舒畅,每天都笑漾于眼的,硬是将简单枯燥的小厮服穿岀了的样子。以至于紫燕蓝燕晚上躺在床上商量了好几天要不要以后也换上男装。只有枊无影表面平静,每天工作的范围都会扩大点,心里越来越不安。十几天了,公子毫无音讯,墨童剑童也没有露面。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原本气恼他将颜颜留在这里不管不顾,还想着等他回来质问几句。可是现在他是越想越害怕,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公子虽然不待见颜候颜,但是利害关系摆在这儿。颜颜现在是他的夫人,皇上亲封的一品夫人人,为他的声誉他是绝对不会弃她于不顾的,最起码不会将她们主仆留下来十几天不管不顾的。一定是生了什么。

    这样一想,他觉得他得去看看找找。说走就走,却是心里实在放心不入颜倾颜。决定带着她一起。

    他吩咐咐紫燕蓝燕绿翘准备干粮,颜倾颜这才想起沐寒风走时并未带干粮和水。应该是很快回来的。

    难不成他真的同自己一样岀事儿了心里涌起一丝喜悦,差点流露在脸上。她很努力的压抑着才保持脸部平静。

    她对沐寒风真的是忍无可忍却不能不忍,她这辈子都不想看到那张千年冰山脸不变的冰刀眼,她讨厌他应该己经过了他讨厌她。,当然她更害怕他,即便他偶尔带点笑意也让她更惊悚。

    如果他真的出事对她也是一种解脱,想到这里她觉得可以欢庆一下了。可是这种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另一种担忧所替换:不管怎样沐寒风现在都是她亲亲的老公,已成事实,他岀事她也脱不了干系,死了得守寡,残了得伺候,万一失踪了,得独守空房等候,还得替他养家。

    怎么都不划算。

    而且做了寡妇守了空房,便会有一系列的死规矩。在这些规矩的束缚之下,她会离枊无影越来越远。还有这才成亲这么久,如果出事儿。会说她不吉利的是扫把星的。

    再者说,讨厌归讨厌,不见或者和离被休都可以。这些凄惨的结果哪一样生在他身上想想都不怎么忍心,怎么着也是光腚相见一起长大的。

    人总是要善良的,善良的人会有福报的。所以她这么善良的人还是祈求沐寒风能够平安。

    喜悦变成了担心。

    所有的人都随着木无影沿着沐寒风走的方向去找。“咦,那个聋哑大爷呢他哪儿去了”

    走了一会儿,颜倾颜突然想起了看守矿区的那位又聋又哑的驼背老人、似乎有好几天都没看到他了

    这一问,绿翘也想起了。

    “小姐,那哑巴老头自从那天日我们在洞口烧辣椒之后就再没看到过。”

    紫燕蓝燕也想了起来。

    柳无影吓了一跳:“不好,那哑巴老头一定是内鬼。”

    颜倾颜心里一紧:“哑巴老头是内鬼,那云管家是不是主谋呢如果是公子一定遇到了危险。”关注 &ot;hongcha8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