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以后就当不认识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叫了一声:“花儿”。 黎员外的声音便哽咽起来。

    黎妈也是满脸重逢的激动,

    轻轻叫了声:“哥。”泪如雨下。

    “花儿,哥以为你不在了。”

    “我被人救了出来了。”

    “是那个好心人,哥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黎妈深深地低下头去:“不用了,哥。”

    黎员外说:“花儿,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救命之恩。”

    黎妈说:“真的不用了,哥,我已经报答过他了。”

    黎员外这才说:“这样最好。对了,当年不是说厉王满门抄斩,连一个丫鬟都没放过么花儿,你是怎么侥幸逃出来的你可知道哥有多牵挂你。”

    梨花儿是黎员外的娘亲当年认的干女儿,也是娘的贴身丫鬟同府上的家奴的女儿。

    同他从小一起长大,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他是想娶她为妻的。可是娘认为她出身低贱,死活不同意。

    梨花儿便由父母做主嫁了个秀才。只可惜生下孩子后丈夫生病死了,最后孩子也夭折了。夫家生活贫困,便将她送去厉王府做了奶娘。

    黎员外也成了家,但是一直对他这个妹妹念念不忘。

    后来他在别人的引见下去了当时最为辉煌的乌金矿,由于他读了点书,又跟着爹做过生意,很快得到赏识,做了管事儿,一直到了主管副手的位置。

    是矿管云海最得力的助手,当时的夏国公都对他赞赏有加。

    给他很高的薪资。

    有了钱,他重新找到了梨花儿,两人偷偷在都城买了房子,每个月他有几天假期,都去都城同她想见。

    两人正如火如荼的。厉王夏国公遭遇灭顶之灾。

    传说厉王府一个苍蝇都没跑出去。

    他为此伤心欲绝。当时官府对于乌金矿的管事儿矿工们倒是没有株连,只是矿区被封闭。

    原本他也可以同云海一样留守,但失去了梨花儿他一点心思都没有,便打包回家了。回去以后又听说会株连他这样的管事儿,才带着家人背井离乡,去相距甚远,远离襄桓远离家乡的的玉香镇落户。除了他在矿区的一个亲随,后来也回家的乌金矿区以前的老住户没人知道他搬去了那里。

    失去了梨花儿,他心灰意冷。也渐渐放纵了自己。一连娶了好几房妾,却都没生下一个儿子。因为当年梨花儿回娘家也常常来看娘,同他的妻子很要好,最喜欢他的三女儿,他也跟着喜欢。后来便将她当作儿子去养。

    现在看到梨花儿好好的站在面前,心中的喜悦变成了男儿泪。

    梨花儿更是悲喜交加。这些年来她也在找黎员外,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更没人知道她其实在带着沈凝香躲去尼姑庵的时候。偷偷的为他生了个儿子,现在已经十岁。

    正因为有了这个儿子,那个暗中主使她的人才可以要挟她,迫使她这十年来除了忠心耿耿的留在沈凝香身边精心伺候他,照顾她,还担负起传达信息的的工作。

    可是这些现在还不能说。

    说出来,便会连累他。、

    想到连累,想到自己一年才能见一面的儿子。

    她狠了狠心。

    擦了擦眼泪:“哥,当年的花儿已经死了。我现在是厉王唯一的孙女的奶娘,也是她的管家。以后她会将我当亲娘奉养,我现在年纪已大。对以前的事儿也记不了多少了。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你最好是当作从来不见还认识我。”

    这是绝情,狠心。

    黎员外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花儿,你怎么了不是说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的么现在好不容易又相见了,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说不认就不认呢。”

    黎员外说的有点愤慨,声音提高了很多。

    梨花儿忙嘘了一声:“小声点。”

    “哥,我是为你好。总之你记得以后不认识我,一定要记住,要不然会害了你。”

    梨花儿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匆匆说了句。

    便很快离开。

    黎员外呆呆着看着她依然柔软的腰身。

    “为你好。要不然会害了你。”

    他是个聪明人,很快的回味了几遍梨花儿说的话。便知道她一定有什么不想让他知道的秘密。什么秘密她既然不想说,一定不会告诉她。但是他想她一定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不过不管什么秘密,也不管她遇到了什么事儿,只要她还活着,活的还挺好就足够了。

    见到了了梨花儿,看到她还同从前一样端庄温柔,已经很坚硬的心柔和起来。

    稳健厚重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重新走过矿工宿舍,到了房头,看到女婿苟孝孺抱着站账本站在单独分出去的那个简易的院门口看着里面的灯笼呆。

    问了声:“孝孺,怎么站这儿”

    苟孝孺明显的吓了一跳,慌忙转身说:“爹,我们的住处还没收拾出来。”

    黎员外往里看去,几个青年矿工正在清理角落的一间屋子。

    竹屋内灯火通明,沐寒风柳无影李侍卫还在谈论什么,可以看到沈凝香还坐着。梨花儿已经又站在她身后了。

    看到了梨花儿,黎员外心里一热。抬脚进了院门:“住处没弄好,我们先去看看主公他们,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说的苟孝孺有点疑惑。,

    刚才走的时候不是说让他回去整理矿区的情况,现在怎么又说要回到那个屋子里。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去。一跛一跛的。

    这让他心里更不是个滋味。

    他不想看到那个让他嫉妒的沐寒风,他向太阳一样耀眼,只是坐在那里,便光芒四射。而他在他面前会不由自己的畏畏缩缩,说白了是怕他、。看到他,他会想起那个耻辱的一天,那条腿便如同被刀锯般的疼痛难忍。

    可是不想面对也得面对。

    他现在是他的奴才,是替他做事儿。,他的尽心尽力的做好,才能挣到赖以生存的资本。

    他跟在黎员外身后。

    来到屋门口,看到颜倾颜的那个粗眉毛的丫鬟守在隔壁门口,看到他笑着打了声招呼:“苟大哥。”

    苟孝孺心里一晃。

    颜倾颜以前就是这么叫他的,那第一声,就让他心跳加。关注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