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早点回去也好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阳光明媚,两边被雨水清洗过的高山峻岭青翠耀眼。天高云淡,鸟儿自由翱翔。

    仲夏已过,太阳依旧毒辣,滴水成气。可以直接晒到太阳的地面热烘烘的,山谷被热气笼罩。行走在峡谷之中犹如进了蒸笼,

    夏天的雨来得突然停的也及时,只是按照沐寒风说的启程时间迟了不到一天。不但天晴的碧空万里无云,地面都干了,还干的很透彻,路面被清扫过般的一尘不染,很像被碾压硬化过的碾麦场。

    中午太阳最热的时候,一行人马才走出峡谷,走上了已经被修补的可以平稳行走的官道上。两边的高山渐渐稀少低矮。

    颜倾颜腰身酸软四肢无力的坐在装饰着锦绣的豪华马车内,汗流浃背,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洗桑拿般的。很难受。

    这么热的天,如果不是沐寒风急着赶回去为沈凝香医病,完全可以躲过最热的时辰,早上走一会儿下午走一会儿。哪怕是赶夜路也不用遭受这种罪。心里已经将沐寒风咒骂了一千遍一万遍。

    那个该死的种马,没品的渣男,变态的狂魔。

    她只是为了不被欺负的皮肉骨肉分离碎裂,才试探着照着电视剧里女人魅惑男人的姿势语气撩拨撩拨他,想让他不要用武力,。却没想到他这么不经撩,以狂风暴雨的迅猛之姿对她肆意摧残。她能感觉得被他碾压坑啃食过的肌肤似落花般的一片片凋零。

    雨停下,他才很似乎欲求不满的低吼一声一泻而快,决堤般的、

    那是低吼让她感受到来自地狱般的仇恨的召唤,身体便同他一起颤栗。到现在她还没想明白,分明是身体最完美的结合,最美妙的感受,却怎么会被演绎成一种惨烈悲壮。要知道她是抱着视死如归的悲壮心情同他抵死缠绵,直到被折腾的九死一生毫无生气几乎昏死过去了,现在是劫后余生。

    都被折磨成了那样,该死的渣男竟然不顾她的身心刚刚受过碾压般的摧残,说走就走。

    这是不明白,这个渣男怎么会有那么旺盛的精力体力,简直索求无度不分昼夜。。

    这样下去,自己的小身板迟早要被折腾得支离破碎的。回去后看来该求师叔配置一点可以让他短平快的药物

    提起药,想想这么急着赶回去也好。成亲这么久了,又被那么充沛的灌溉。如果还不开枝散叶,不是他有病就是自己有病。她身体应该没病,沐寒风更没病。

    得快点赶回都城。好让师叔帮她配药。要不然真的有了宝宝,那时候父子连心、沐府自然是绝对不能容忍她将孩子带走的。她更不能忍受骨肉分离之苦。

    想要离开应经很困难了。

    这几天正是危险期。该死的沐寒风又总是情。也不知道她当时尽可能的弓起身子,好让那些个小蝌蚪不要游进小房子。后来还第一时间去了茅厕。有没有一点效果。

    只能求上帝保佑了。

    颜倾颜坐在马车内胡思乱想。

    沐寒风柳无影并肩骑在两匹高头大马之上。两人都有天人之姿,鲜衣怒马的,即使悠然自得的任由马儿自由小奔,荒山深谷都熠熠生辉了。

    柳无影面容俊雅,一双喜庆的眼睛看着前方。给人一种祥和优雅的感觉。其实他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他默默地看着远方虽然豁然却依旧有点幽深的峡谷,听着两岸高山鸟儿鸣叫。想起昨儿安排朱大夫去帮沈凝香医治,返回沐寒风的屋子。到了屋前伸手推了推,门从里面反插着。从里面传来沐寒风粗厚的呼吸颜倾颜娇弱的低吟。

    虽然略有压抑,却让他脸红心跳到想要踹门而入。

    想到颜倾颜在沐寒风身下辗转承受的样子,心被撕裂般的疼。

    他几乎是咬破了嘴唇,捏碎了拳头,才强迫自己离开。

    站在暴雨中,任由雨水浇了个透心凉。直到紫燕蓝燕绿翘三人用三把雨伞替他遮风挡雨才清醒过来。

    沐寒风同颜倾颜缠绵的地方是他的房间,他无处可去,便冒着暴雨去了林中找师叔。

    李寻情给他吃下一粒药丸,让他好好的睡了一觉。天晴了雨停了他才醒来。醒来之后李寻情并没说什么,只是用温柔慈爱的眼神看着他。他已经一切都想明白了。

    她的颜颜真的已经成了别人的夫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是他的好兄弟,他的主子,他需要一生忠臣的人。

    颜颜软软的甜腻的身体已经成了他的,不管沐寒风对她是恨意还是爱意,他要她,不管白天晚上,更不避讳他,不避讳所有人。

    作为一个男人,他比谁都了解,如果不是真的喜欢真的有爱意,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反应。如果说一次两次可以说临时起意。如同他可以在想颜颜想到不能自己的时候,会去醉君楼帮着新来的但是绝无第二次。因为从心底排斥。

    而且一个女人能让男人随时想要,一定有让男人想要的东西。况且沐寒风是他看着长大的,自制力很强。在颜倾颜之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生,就算在皇上都慕名的女人面前也没有过。

    所以说主公对于颜颜并不是单单从表面看到的那样冷。

    他对她身体的依赖乎想象。他很清楚沐寒风,在颜倾颜嫁进沐府之前,他是不能人道的。试验过了很多次都不能,师叔的药也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为了了这件关乎传宗接代扬孝道的大问题,也为了男人的尊严问题,公主私下里没少找太医,他同夏辰宇蒙不谦也没少操心。可是自从有了颜倾颜,他的爆力乎想象,这可以从自己亲耳听到的以及颜倾颜对药物的渴求程度判断出来。

    他的颜颜,从小到大心里唯一的女孩已经成了沐寒风的夫人。名副其实的。

    不管他心里接受不接受,以后他只是她的哥哥。

    师叔爹说的没错,是该娶妻生子了。可是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大,娶妻,他的妻子应该是颜颜这样的女子。有么添加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