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想起死去的爹娘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柳无影心里想事儿,一路沉默,沐寒风也没说话。

    他最了解这个师兄,知道柳无影从来少言寡语,从小一起,很多问题看他的眼神就能知道答案。

    柳无影虽然长着一双狭长的细眼睛,包含的内容却丰富多彩,很多时候不说话,只是眼神流转之间或是眉目转换时,便能传达很多信息。比如现在,他能判断出他在想一个女人,因为他的眼神温柔多情还深情款款。他的目光是向着前方的,充满了向往。那个女子应该是在远处。

    该不会是飞旋说过的那个锦州黄婆绣坊的姑娘吧。听说长得不错。这是从颜家洼回到都城第一次听柳无影对女子有兴趣,师兄终于有了心上人,回去的提到议事日程上,有可能的话亲自替他操办。师兄这么多年对自己父兄般的追随照顾,一把年纪了,也该将终身大事儿解决了,总不能一辈子只给青楼女子儿吧。

    这也是他这个做兄弟的报答他的最好的机会。

    沐寒风打算好了。一抬眼,看到颜倾颜从马车的窗户探出头来往后看了看,并没有看他,却感到了目光流转的旋旎。

    心里顿时有一股热血反方向流窜,脑子里全是昨天那阴沉沉的雨天里,她明媚妩媚魅惑的样子。心便一缩一紧一揪。这个讨厌的女人真是自己的克星,怎么可以在阴扉的日子里人让他看到燃烧的火焰,那么热情汹涌。让他毫不犹豫的纵身跳进火海,想将自己烧成灰烬。

    现在他还能感受到在面对她,明知道是她想用挑逗勾引的手段取悦,转移他的注意力。还是把持不住想狠狠地将那份少有的妩媚碾碎在自己身下的冲动。那一刻他忘了凝香妹妹的心疼病,忘了柳无影会回来。甚至忘了她是怎样抵触他的。

    身体的愉悦还在。神清气爽精神奕奕。

    心还在温柔的波浪起伏,眼神却冷冷的看了眼颜倾颜的马车。颜倾颜感应般的打了个喷嚏。习惯性的轻轻配乐声,骂了句:“该死的,谁在骂我,还回去。”

    这句话是娘在世的时候最习惯的举动。每当她无缘无故的打个喷嚏,总会呸一口,说上这么一句,有时候还会连呸三声。那声呸的意思是将骂的话还了回去。这是民间女子解释无缘无故打喷嚏的说法做法。

    呸完说完,她自己都笑了。没想到她会同古人一样迷信。看来她已经遗传了娘的习惯。

    这个时候,她才现那个生她养她的温柔善良的女人在她心中竟然占有重要的位置。一直以来,她总觉得自己是个时髦的穿越者,只是借用了那个叫做娘的女人的身体来到这个世上而已、

    她对她除了留在记忆中温暖的身体,慈爱的眼神。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就是十一年前眼睁睁的看着她穿着公主的衣服带着弯曲着双腿的柳无影引开官兵,亲耳听柳无影说她中箭而死的时候,只是感觉到身体的某一部位没了。眼泪自然而然的流成了河。内心却并不十分痛苦,还在暗暗为柳无影平安归来而庆幸。

    想起了娘,也就想起了爹。那个有着同自己一样善良清澈眼睛的男人。活了两世她从来没见过成年男子的眼神会那么清澈,清澈的没有一点杂质,让人不知不觉得对他产生一种信赖感。就是这种信赖害了他。因为这种由感官决定的信赖,让他可以借助娘的奶娘身份做了沐府的小管家,可以在沐府遭难的时候让他去送信去求盘缠。

    爹娘

    从来将自己的身体同爹娘分开的她此时此刻竟然无比的怀念他们,眼泪连同血液一起涌动。

    她才猛地想到不管她的脑子里带着怎样的记忆,她都是那对善良的将她捧在手心的爹娘的女儿,尤其是娘,也许是前面生的几个孩子都没能活下来,对她简直是恨不得含在嘴里。被迫当了沐寒风的奶娘之后,为了能看她一眼,没少受那个该死的沐寒风的拳打脚踢。没少低声下气的讨好李株儿、

    她临死的时候看她的眼神是那么的不舍。她知道她之所以选择扑死,除了想洗白爹之外,更希望她能好好活下来。

    想着她的身上流淌着他们的血液。满腔的热血在奔腾。

    他们用全部的生命在爱她,而她却将他们深深地埋在了心底。至今为止,只是想到要帮爹洗清不白之冤,却并没有真是的付诸行动。而只是想柳无影,想离开沐府。想报答公主奶奶。

    他们一个在自己面前死去,她很清楚的记得爹临死前看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幽怨不舍,还带着一丝丝的悲哀。他当时被官兵用长枪刺入胸口,还没忘记将怀里的包袱扔了过来。

    正是有包袱里的金银细软,他们才会在颜家洼的六年之间虽然精打细算,却衣食无忧。

    想起了爹娘,眼前闪过沐寒风阴冷的目光,来自地狱的声音。他之所以这么讨厌她,恨她。不惜一切的折磨她,就是认为他的爹引来了官兵杀死了他的爷爷同爹。

    可是她坚信,爹并没有将官兵引来。

    有着那样一双清澈眼睛的男人怎么可以卖主求荣。况且自己的妻儿还同主子们在一起。

    爹临死之前的眼神很有内容、

    回去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查找到当年追杀沐家人的官兵。问清楚爹到底有没有将他们引来。

    如果爹是冤枉的,那么她同沐寒风之间便无话可说。

    她一定会当即立断离开沐府,从此同沐寒风没有半点关系。

    她擦干眼泪。仰起头靠在了坐铺上。

    马上要走出峡谷,已经可以看到前面豁然开朗。带着十几个管事儿骑着马送行的黎员外停了下来准备告辞。还没说话。

    只听的后面急匆匆赶来一匹老毛驴停在了沐寒风前面,精神颇好的朱大夫下了毛驴,上前躬身问:“少公,沈小姐的病情已经稳住。短时间内应该不会作,老朽是不是可以不用一路跟着了。矿区还有很多病人需要医治。“美女小说 &ot;hongcha866&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