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锦叶飘来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听到沈凝香的病情稳住了,沐寒风心中一喜,很快跳下马来看着朱大夫:“稳住了朱大夫,你确定”

    之所着这么着急赶路,就是不想耽搁沈凝香的病。就这么稳住了

    朱大夫不紧不慢的捋了捋稀疏的胡须,微微躬身缓缓说:“回主公,老朽确定。沈小姐是血脉倒流引起的心疼,只要稳住血脉,疼痛自会稳住。”

    朱大夫沉稳持重,不卑不亢。标准的老中医风格。

    沐寒风不懂医术,但是听明白了,没有大碍。彻底放下心来。

    他对着朱大夫拱了拱手:“稳住便好。只要没什么大碍,朱大夫不想去都城便不用去了。本公只听说朱大夫医术高明,果真名不虚传。”

    沈凝香的心疼病他见识过,以前每年总要犯上一两次,每次都是脸色青嘴唇白,全身瘫了般的,甚至气若游丝。而且犯起来战线很长,没有十天半个月不会好转。最严重的一次整整十八天,差点都没命了。他曾经为她遍访名医,甚至求了民间土方。却都没有多大效果。后来还是太医院的欧阳老大夫针灸搭配药物才将病情稳住,病期也短了许多,一般就一两天,甚至几个时辰。最近一年没犯过。他都几乎忘记了。

    所以这次沈凝香突然犯病,他很害怕,才急着赶回去找欧阳老大夫。

    却没想到区区一个民间大夫也可以稳得住。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来民间确实藏龙卧虎。

    他对垂手一旁的黎员外说:“黎叔,打赏。”

    黎宝山忙吩咐身后跟着的苟孝孺:“打赏,十两。”

    苟孝孺小心翼翼的从袖中取出十两银子,双手交给朱大夫。朱大夫朱盛年接过银子,冲着苟孝孺淡淡一笑,小声说了声:“苟先生,晚上有空来医馆。”

    说完精锐的眼睛示意的看了看他的腿。

    少夫人暗中请他帮忙看看这个书生的腿,虽然并没说什么,他看得出少夫人对这个文弱书生很关心,似乎有什么隐情。他那天曾稍稍捏了捏,骨头接的不合窍,脚筋还可以连接。

    如果帮他好好重新接骨,连上脚筋。虽然不敢说同以前一样,至少比现在能好很多。

    这是要帮他医腿朱大夫的医术已经证实,苟孝孺心中狂喜。

    表面上却不露声色的点了点头。

    腿残了,比戴绿帽子还让他深受打击。他是读书人,从小要求完美,所以行为举止衣着都很讲究,哪怕只是很寒酸的衣服也要穿的整整齐齐,以前颜倾颜也会帮他洗得干干净净的。他最怕别人鄙视的目光,背后的议论。也就是最爱面子,标准的穷酸书生。

    但是现在一条腿长一条腿短,哪怕是再注意仪表也掩饰不了。所以他很自卑。

    他虽然没接触过朱大夫,却听人说起他的医术。据说在襄桓一带号称医神。

    他的腿被两拨人堵人在暗处打断,还捎带的挑断了脚筋。当时由于黎三儿被很多人羞辱,黎员外的重心都在女儿身上,对他没有用心,只是随便找了个大夫替他接了骨。

    如果朱大夫能让他的腿哪怕是稍微好一点,瘸的不这么明显也好。

    送走了沐寒风柳无影一行。朱大夫依旧骑上他的老灰驴跟在黎员外后面回去。正走着一片美丽的红色落叶翩然而下,落在他面前,他伸手拿过。

    却不是落叶,而是红色锦绣裁剪的貌似落叶的锦叶、上面用丝线绣着写着几个字:晚上,树洞一聚、

    他慢慢的似乎很不经意的将锦叶装入怀中,快驴加鞭。

    他不知道李寻情为什么要他说沈凝香血脉倒流,他替她把过脉,脉相平稳,体内一切好的不能再好。哪里有逆流。之所以心疼,一半是装,一半是人为的。也就是吃了药、但是李寻情让他说,有病。那便说就是了。

    对于李寻情他真的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是他知道可以为他做一切,为他生为他死。

    第一次见到李寻情,他还只是云王府的一个小医倌。那时候他跟着师傅太医馆医士欧阳一手学医。师傅长居云王府,具体负责云王府厉王府内眷们的身体健康问题。也就是帮她们调理调理身体,安安胎养养颜什么的。但是他知道师傅有一绝就是善于调配各种毒药,什么老鼠药迷药的打胎药的。宫里有只狗疯了,都是他配的药毒死的。他的家在山区,老鼠田鼠泛滥成灾,每一年粮食还没进仓就被田鼠祸害了一半。进了仓老鼠防不胜防。他的两个弟弟还传染上了鼠疫夭折。一家人深受其害。

    他很想跟着师傅学习配制老鼠药。

    但是师傅为人姿态甚高。攀权富贵奴颜婢膝,对下人却是刻薄尖酸,他跟了师傅四年,每天除了三更起床倒夜壶,便是没完没了的干活儿,连研磨写个药方儿的机会都没捞着。更不要说老鼠药了。

    那一年,满了十六岁,以前干瘦的他忽然间女孩儿般的长开。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早上起来倒夜壶时被欧阳看到。逼着他做了难以启齿的让他一辈子耻辱的事情。

    那欧阳自从潜规则了他,对他自是另眼相待。让他做了贴身医童。

    但是他并不是短袖龙阳之人,又不敢违背师傅,身心备受煎熬。

    他原以为忍一忍,好好学点医术,师傅就会放过他,或者他可以有能力离开。可是被那欧阳欺辱了一年之后,欧阳似乎对他越来越迷恋,他夜夜承受,实在是生不如死。他尝试过逃走,却现根本没有机会。慢慢的他的身体也渐渐虚弱起来,气质变近乎女人。

    这让欧阳更加入迷。,

    生不如死的他无力反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便想到了自杀以求解脱。将所有的积蓄全都寄回家给爹娘之后选了个日子。

    他还记得那一夜月光如水,欧阳外出,他独自坐在云王府欧阳一手单独的医馆内的那棵桂花树下。第一次酣畅淋漓的洒尽男儿泪之后,将一根白绫悬挂在树上。刚将脖子套了进去,树上倒垂下一张倾国倾城的绝色脸庞。福利 &ot;hongcha866&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