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我有这么凄凉么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寒风嘴上说好,心里很毒辣的想:“好才怪,既然这么想,就得让你夜夜累的睁不开眼。”

    柳无影从小看着沐寒风长大,知道颜倾颜已经无意中惹怒了这个危险分子。

    她不知道他这种笑着答应的事情,一定会让她付出哭的代价。因为他都听出了颜倾颜那种想要躲开沐寒风的迫切心情。

    因为这次被突然袭击,一路上加强了戒备。柳无影更是无时无刻的不离沐寒风左右。颜倾颜也时刻跟在沐寒风身边。

    这让沈凝香心里很不舒服。

    好几次她都想插在沐寒风颜倾颜中间,却被颜倾颜有意义无意的挤了出去。加上柳无影警告的冷酷眼神。

    沐寒风似乎也对她比以前淡了很多,一路上除了问过她的病情没有更多的接触。

    眼看离都城只剩一天的路程。想到都到都城还没有让沐寒风做出排除一切娶她,哪怕是偏房的决定,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嫁给沐寒风是她四年多从未改变过的心愿,以前她是抱着做沐府少夫人的想法,现在已经降低到只要沐寒风给她一个名分便可的地步。可是沐寒风还没下这个决心。

    她更是没机会打探。

    夕阳西下,按照沐寒风的习惯,还是要在镇外人烟稀少的地方安营扎寨。也许是遇到了危险,他不愿意招摇,也为了更安全,一路上从没住过客栈。

    沈凝香慢慢掀开车帘,看到不远处有一片空地。想来今晚要在这里宿营。喊来游灵,小声吩咐:“今晚上宿营之后,你想办法将柳无影引开。”

    柳无影就像沐寒风的影子。是个危险人物。

    游灵点了点头,走了开来。

    对于柳无影他也是很忌讳的,他曾经有意无意的装作酒醉试探过他,他知道他怀疑他。

    柳无影功夫夫远在他之上,他一点有自知之明。他曾经蒙着面纱稍微易容同他手下的飞旋交过手,几乎是平手。

    小姐让他引开柳无影。

    他想了一会儿。

    果然到了那片空地,沐寒风下令休息。

    依旧是派出几个侍卫去附近的镇上村里买蔬菜粮食。

    游灵故意在柳无影面前走过之后,偷偷的混在侍卫中跟着离开。

    果然柳无影跟了上来。

    几个侍卫在熟练的搭帐篷,垒锅台,架铁锅。提水、

    沐寒风安然地坐在一旁,颜倾颜已经下了马车,很乖巧的站在她身后。吩咐蓝燕紫燕绿翘去帮忙。

    站在沐寒风身后,沉默得有点瘆得慌。颜倾颜没话找话:“公子,后天就回都城了。有何感触”

    沐寒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了句:“无聊”

    心里已经是感触颇多了。

    想他沐寒风,十多年前惨遭灭门之灾,奶奶带着他逃亡流落民间六年之久,回到都城四年多。好不容易接手了祖传的乌金矿,而且已经走上轨道正式运作。想想回到都城进入沐府见到奶奶,自然是百感交集。

    也可以先在祖上爷爷的牌位前点上一柱香,告慰他们在天之灵。

    可是被颜倾颜问起,却不想说。

    颜倾颜站在他身后狠狠地回了一记白眼。当她看不出来,这会儿不知道有多感慨。

    却现沐寒风的眼睛又看过来,想到自己应该讨好他求的保护。慢换上谄媚的笑脸:“是很无聊哈。公子,你看看那片夕阳,真是美惨了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夕阳多好。”

    夕阳西照,红彤彤的照在田野里,照在远处的村庄,比起正午的太阳,更多了份成熟内敛渲染的美。真的是美不胜收。

    沐寒风抬起头看了一眼,真的很美。尤其是铺洒在颜倾颜身上,美的仙女般的,有种圣洁的光环。

    却是冷冷的收目光:“好什么马上就要黑了。”

    真是无趣,不懂的欣赏美。

    颜倾颜稍稍走了几步,偏着头看沐寒风。

    孤傲冷漠的坐在管道旁一处土坎上,夕阳给他蒙上一层淡淡的金色的忧伤。

    很煞风景,不过别有一番意境。

    她玩性大,随手拿起一根树枝,很快的在地上画了个孤独的人,一匹瘦马,一条古道。周围是萧瑟的树木。还有一只飞向鸟巢的大鸟。

    她画的带点漫画的味道,有点夸张。

    还随手写了:古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土坎。

    写完挑衅的看着沐寒风。

    沐寒风下意识的看了眼,那个断肠人可怜兮兮的孤零零的坐在古道旁,两眼看着天空。那匹老马瘦的没了肚子,腰似乎要断开。

    昏鸦似乎真的昏了,翅膀都扇不起来,鸟窝都散了。

    颜倾颜虽然只是用树枝随手画,但是这一片空地应该是荒废已久,虽然野草茂密,却都是矮小的草,还有很多一草不长的硬化了般的干净的地面,干净的可以晒面。

    画出的画清晰度很高,很有简笔画的味道。

    将他画的这么惨,什么意思,他有这么凄凉么

    他猛的抬起头盯着颜倾颜:“你是在可怜本公”

    “没有没有,为妻只是随手一画,夫君不可对号入座。”

    分明是调侃他,但是绝不承认,又没说他。

    “不对号入座,那你说他是谁”

    “是作者,对,写这词的人。他这么有思想,所以才能写出流传千古的东西。对吧,夫君,口渴了吧,喝点白糖水。要不要为妻亲自喂你。”

    一着急,说的有点多。

    这是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这词有流传过么

    为了不让他问,这么说了,就做了。

    她真的将水葫芦的塞子拔开了去,很快递到他嘴边,眼慢的期待。

    很孩子气。

    沐寒风又好笑又好气更好奇。

    这个讨厌的女人同他一起长大,以前没听说过读书。只是在玉香镇的四年时间据说准备嫁给中过举人的酸书生,不过据调查,他们可没真的接触过,都是隔墙的。

    没想太多。水葫芦已经碰到了嘴唇,本想呵斥几句,追问几句一股甜丝丝的凉爽的糖水进了口入。

    带着软腻腻的的温香。心里一缩,小腹紧收。正想好好品味。

    耳边响起沈凝香娇滴滴柔柔地声音:“寒风哥哥”美女小说 &ot;xinwu799&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