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这样的地方怎能住人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蒙不谦看着颜倾颜逃也似的票过窗口,说笑一句,夹了一口小配菜。

    沐寒风也是很优雅的挑起一筷头面条放进嘴里,慢慢嚼过之后咽下。才说:“辰宇,你就会胡说八道。她那弹的也叫曲子,跑了算她识趣。”

    说完面带鄙夷之色。

    夏辰宇刚才还嬉皮笑脸,马上严肃起来,很郑重其事的看着沐寒风:“我说寒风。你可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你看看弟妹多好。长得好,孝顺姑姑,还聪明能干。你怎么就这么瞧不上她。她弹的琵琶怎么了怎么了那叫有韵味。懂么,有韵味”

    说完一双眼睛盯着颜倾颜离开的地方。

    沐寒风嘴角扯起一丝笑意:“这么好还真没觉得。”

    夏辰宇风气呼呼的瞪着他。沐寒风也不理会,自顾自的吃面。

    蒙不谦抬起头笑了起来:“辰宇。寒风这是谦虚。没觉得没觉得弟妹脖子上的红印是谁印上去的我说寒风,以后啊,注意点。”

    为了不丢人现眼,不乱弹琵琶,颜倾颜带着绿翘躲出牡丹园,留下身后夏辰宇一连声的怪叫,蒙不谦理解的笑。出了园门到处看了看。花园小径全都是成堆成堆的残花落叶。后院那条最长的道路旁全都是类似银杏的树木,叶子落了有一大半了,黄灿灿的铺在地上,黄金般的。秋色宜人。欣赏了一会儿园中风景,顺便走访了十几位丫鬟仆妇小厮护院。调查清楚了他们的工资都少了一半,大家都不愿意。只是古代家里的下人奴性都太严重,没人敢说话。不过有好多人正准备过年时辞去工作回家呢。

    这些人都是干了两三年的熟练工。

    这人走了还能再找,找工作的人多的是。可是传出去沐府的声誉会受到很大的损伤。

    颜倾颜将自己的意思似乎很不经意的给几位看起来有主见的说了之后,又在院中走了一圈。踩着厚厚够的软软的落叶,每个角落又看了一遍。再次感叹,沐府真是大呀,只住着一家人,比前世的公园还大。只是府上就这么大,后面还有属于自家的山林,果园。简直比一个自然村还大。不过转了一圈,还真看到了颜娇颜这段时间居住的小院,那个美其名曰浣衣园的院子。院子是不小,只可惜杂草丛生,破烂不堪,院墙破落,屋子裂缝,房顶掉瓦,大门都是倾斜的,两扇门一边高一边低的,她试了试稍稍用点力大门就倒了。简直是破不忍睹。

    最为悲催的是院子旁边有是一条臭水沟,各种泔水洗衣水流出,已经秋天,还是苍蝇蚊子乱飞,味道比茅房还重,熏的人恶心,心里一阵反胃。

    不由得再次怒火冲天,这么恶劣的环境怎么可以让她的妹妹住上半年之久,就算以前那么艰苦也没这样过。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而且这里虽然还在沐府,却是极其偏僻,有好多个园门相隔。同沐府简直是天上地上。一般人不会来这里。洗衣房的洗衣服都是找的外面的粗壮妇人,白天干完活晚上各回各家了。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带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住一个破败的大院子。有点吓人,万一有那不良之人翻墙进来,出了事儿,后悔都来不及了、

    看过了颜娇颜住的小院,心里满满的全是内疚。来这个世上同自己相处最久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无怨无悔的跟着自己,将后半生的幸福全都压在她身上。她却没有尽到一个做姐姐的责任,将她独自留在这诺大的无亲无故的沐府,不称职啊。

    三婶,刘氏,这件事同你没完。

    在院中足足转悠到了夕阳下山,待心中的怒气渐渐散去,月亮升起,才慢慢回去。

    一进门竟然看到沐寒风还在,正悠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上,还看着她无意中画的漫画,还津津有味的。

    她心里一慌一紧,这该死的没品男,她藏的这么深他怎么搜出来的

    画漫画是她的爱好也是兴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就是将眼睛看到的心里想到的画出来,配上文字。当作日记。前世她爱也爱写日记,会将每天生的事情心中的感受写出来。

    她觉得这是个好习惯,所以保持下来。可是这古代写字都用毛笔,要笔墨纸砚俱全才能写,很麻烦。所以她用青螺画,也将树枝削的尖尖的沾上墨汁做蘸笔画。所以画出的风格有点独特,还挺有味道的。

    不过自从上次被沐寒风无意中看到过几次之后,她就很小心了,总是将它藏在很深的地方。也为了怕惹麻烦,并没有将对柳无影的思念画出来。

    实在想他了,便将一诗词写出来,配上插图。

    她藏得很深,沐寒风怎么找到的。

    带着一脸问好,却没询问,而是很谄媚的上前嘘寒问暖:

    “公子,不,夫君。今儿没同两位表哥出去啊想喝点什么喝茶还是凉白开要不喝点米酒黄酒天凉了,冷不冷,要不要加加衣服”

    柳无影说过回到府上还得靠他做后盾,所以既然他还没走就得好好伺候。

    所以说出的声音那叫一个莺声燕语,好听悦耳。

    沐寒风正好翻到了那一页,正是那天她树枝画的那副:古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下下,断肠人在天涯。配图同那天画的很像,只是更有趣儿更漫画。

    那断肠人看起来弱不禁风,衣带渐宽,肝肠寸断。很应景。

    倒是那只昏鸦差不多头都撞树上了,却呆萌可爱的亮相。

    听到她的声音,心尖有点颤抖。他合上画册。抬起审视般的看了看,就看到精致可人的笑脸堆积的虚情假意。

    还真是会装。戏演得不错。他冷冷的说了句:“米酒。”便将几个手指头的关节在桌上敲得啪啪直响。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怎么将戏演完。

    敲得颜倾颜心里直打鼓。

    难道被看出了她是皮笑肉不笑

    看出她是脸上带着谄媚讨好的笑,心里其实挥着刀子棍棒快来看 &ot;songshu566&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