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多了个亲近感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沈凝香的声音凄惨的带着哀求,颜倾颜听得鸡皮疙瘩直冒。

    心里隐隐的觉得有点不自在。沐寒风答应过沈凝香,可是娶了她。

    柳无影用行动守护了她这么多年,却眼睁睁的看着她做了沐府少夫人。

    都是无奈啊。可是命运如此。

    她回头去看沐寒风,见他深邃的此刻紧蹙的眉头微微动了动。却是坐着没动。眼睛默默地看着被怡人拽走又回头的沈凝香。

    一个手指头毫无规则的在桌上敲着,感受到她的,眸然看过来。

    刀子似的闪着寒光直直的刺向她。

    颜倾颜心口一疼,全身的肉都疼。

    这是要兴师问罪的节奏。

    她眼神躲了躲,随即赔上小心翼翼的笑脸:“你家凝香妹妹醉了,真情流露。为妻甚是感动,夫君要不要去送送。”

    沐寒风的眼神越来越冷,寒光一拨接一波,粼粼而来。

    闪的颜倾颜的心一点一点的跟着冷,冷的她浑身僵硬,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散去,再也演不下去了。

    只留下一脸惊恐。到底亲身经历过体验过那种剔骨剥肉的痛,想起来便心惊肉跳。

    这眼神很久不见,比以前最惊恐的时候还惊恐。看来今儿给了沈凝香一个教训惹怒了他,是恼羞成怒了。

    她心里开始打起了退堂鼓,怀疑这样在沈凝香面前摆当家主母的架子,让她知难而退,不要与自己为敌。另一方面同沐寒风秀恩爱,放低姿态放弃真爱求保护是不是正确。

    因为如果沐寒风怒生气,对她下手。那种彻骨的疼痛同遇到危险不相上下。

    随即她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没品男果然对沈凝香情深意重。可是既然这么深情,干嘛要娶她,如果不娶她,不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儿了么。既然已经生了这么多的事儿,开弓没有回头箭。怎么着也得演下去。

    强作镇静了很一会儿。就看见绿翘云烟已经看出了气氛紧张,一个一个的悄悄的顺着墙根溜走了。

    颜倾颜又惊恐了,她刚才冲着绿翘使了好几个眼色,想让她留下来给自己壮壮胆。可那孩子平时愚钝,今儿似乎格外灵巧,一点没理会她的意思说。只是安抚的给了她一个自己保重的眼神,便闪了出去。

    她艰难的动了动嘴角,还想打马虎眼说据句不闲不淡的话活跃活气氛。沐寒风的眼里射出的眼刀寒气太重,氤氲弥漫,冷的她浑身结了冰似的,嘴都张不开。头皮开始麻,头竖起。

    冷冷的气流从脚底板升起。

    要被冰封了。这个时候她真的想沐寒风用精神来摧残她,而不是用武力。

    沐寒风却似乎一点也被压抑的气氛所影响,依然似坐如钟,眼如灯。他制造够了寒气,终于开口了:“夫人,以前只觉得夫人口齿伶俐,巧舌如簧。没想到如此能说会道,简直堪比说书的。不,比说书的说的还好,看来沐某小看夫人了。”

    说话间眼里的寒气渐渐扩散,不再那么凌厉,取而代之的是刮目相看。,

    能说话,没有直接动用武力。颜倾颜稍稍放松了一点。

    她忙露出一点谄媚之色,小声试探着说:“夫君过奖了,为妻可都说的是真的。只是为妻向来性情直爽,说话语快,不计后果。说的不对的,还望夫君指正,见谅,见谅。”

    沐寒风眼睛一斜,讥讽的说:“为夫佩服还来不及呢,何谈指正。夫人说为夫从小就夺了你的口粮,还拳打脚踢,难道那时候你就知道了还是都奶娘告诉你的”

    娘亲,那个善良温柔贤惠的女子除了躲过沐寒风疼她爱她,偷偷的给她做新衣服塞给她好吃的之外,什么都没说过。虽然她从心底最疼她,但是也许是日久生情,她也爱这个从小吃她的奶的小公子。从来没说过他的坏话,就是他打她之后她在她面前骂,也只是说:“他是小公子,不可以下犯上乱说话。”

    现在她都去世十多年了,不能给她背黑锅,破坏在他心中的形象。

    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我娘她才什么都没说,她那么善良,都是先你后我的。”

    沐寒风的眼睛浮现出一丝玩味:“没说没说你就知道”

    当然知道,如果说出原有,吓死你不过估计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现在可没流行什么穿越。

    颜倾颜见他不动手,胆子大了起来。

    扬起眉毛:“我就知道。”

    这样的我就知道你要怎样的样子,让沐寒风原本憋着的火气突然间没了。

    她这就是信口胡说。

    他是记得以前的很多事情的,他追着赶着踢她打她,那个唯一给过他温暖的女人哭哭啼啼的护着。

    不过有一点她说的是,那就是他比她也就大两个月,他就是吃了她的奶长大的。,

    这么一想,这个女人伶牙俐齿的很会讲故事,添油加醋胡说八大也能说过去。

    这么一想释然了。就想到她刚才说她同他的渊源。

    说起来还真是十七年了。

    从他记事起,她的乌溜溜的小松鼠般的眼睛,到躲躲闪闪的恐惧眼睛,警惕的眼睛,以及现在时而疏远时而神秘时而勾魂的眼睛。还有那小小的梳着童髻的,双髻的小姑娘,小女孩。到后来的少女,再到现在的时而清丽脱俗时而千娇百媚的女子。他明媒正娶的夫人,夜里给他无尽美妙让他欲罢不能的女人。

    他有点恍惚。似乎他一直看着她,从远处一点一点的走来,越来越清晰。又似乎她是那个他曾经养过的蚕,一点一点的蜕变为美丽的蝴蝶,飞舞在他身边。

    对她的讨厌便少了很多。甚至有了点亲近感。

    对于刚才她对凝香妹妹的所作所为也不那么愤怒到想要马上惩罚了。

    他慢慢收回眼里所有的寒光,默默地帮自己斟满酒,喝了一口。

    沙哑着声音:“你刚才是故意气凝香妹妹的吧。我说过不要找她的麻烦。”

    还是要兴师问罪。是她找麻烦了么

    这事儿得说道说道。

    颜倾颜看了看沐寒风,小心翼翼的挪过去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接过他手里的酒壶。帮他添满酒。福利 &ot;xinwu799&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