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公主要招驸马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寒风少有的全程面色平静的陪同颜倾颜穿过大街小巷走过拥挤的人群,顶着男女老少无数双羡慕爱慕嫉妒的目光,来到四季茗缘茶楼。

    负责迎宾的灵宝远远地看见,立刻迎了上来。

    灵宝这孩子长得机灵,人更机灵,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个子高身材好,一双眼睛会说话似的,他穿着合体的衣服往茶楼门前一站,满脸笑意彬彬有礼,嘴巴甜嘴皮子利索,一会儿功夫就报出十几种茶名。还配着点心。

    只是站在门口,说几句话,就是招牌就是文化。

    颜倾颜很满意,几天的辛苦写出来的教材算是派上了用场。

    看到一楼大厅内人也不少,大家都很休闲,喝着茶聊着天吃着点心,其乐融融的。指着唯一空着的一张小桌子说:“夫君,我们先坐在一楼等等,一会儿再上三楼“

    她很想听听客人们的谈话,也许说不定会对茶楼有些合理化的建议,也或许能听到点什么八卦的娱乐。她急需要转移注意力,让自己走出颓废。

    沐寒风今儿是出奇的配合,两人坐了下来,玉茗端上一壶碧螺春。

    颜倾颜抿嘴一笑:“给他来一壶铁观音吧。”

    她虽然不懂茶,但是前世听人家说女人喝碧螺春好,男人喝铁观音好。

    玉茗应了声,退了下去。

    沐寒风浅浅一笑,也不怎么说话,只是很安静的坐着。心里也对自己今天这样迁就颜倾颜感到很很奇怪,分明心里很排斥她很讨厌她,却在这些天她半死不活的时候那么气恼,心里总像是塞着什么东西很不舒服。也隐隐的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那种感觉很像当年看到他最亲爱的爷爷中枪倒下的那一瞬间。似乎天要塌了,有种最珍贵的东西要从体内剥离。

    虽然他每天都告诫自己,这个女人是那个低贱无耻的卖主求荣死有余辜的贱奴的女儿,她的死活同自己没多大关系,他始终要娶的人是凝香妹妹。而且他已经答应了她的要求,满足了她的愿望。

    但是心里总是很塞,甚至在深夜会想起她温软美好的身体,想要用属于自己的方式减轻她的伤痛。

    今儿分明是要去户部约见黎矿管的,却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要陪她来茶楼,看到脸上久违的笑意,竟然这么心满意足,心旷神怡。

    颜倾颜坐在沐寒风对面,因为他今儿没有冷着脸,一双深邃漆黑如曜石闪烁的眼睛便带着灼灼的亮光,很耀眼。眉毛鼻子嘴巴脸庞都像是按照黄金比例搭配过般的完美,他只是随意的坐在简单的椅子上,喝着茶,就高贵典雅完美的诠释了男神这个词的意思。

    不得不说,很赏心悦目。让颜倾颜想起刚才走在路上看到很多张海报,说是为了体现还皇家亲民的态度,大凉国的九公主宜阳今天要在御景台抛绣球招驸马。凡是大凉国十八岁以上,品貌端正,家世清白,没有妻室的青年男子都可以踊跃报名参加。

    难道还真的有这种只是传说从未见过的招亲形式。

    她喝了口玉茗专门为她沏的只加了一点点茶叶的碧螺春,满脸好奇的往沐寒风面前凑了凑,小声问:“夫君,刚才看到很多张告示说宜阳公主要招驸马了,还要抛绣球。是不是真的我想去看看。”

    沐寒风看着她近距离的精致细腻光洁的小脸,这些天真的瘦了,瘦的皮肤看起来没有以前那样的亮度,他觉得有点心疼。他喜欢她脸上那种健康的神采,亮亮的充满了活力。不过脸庞虽然小了一圈,却真的很细腻,一点瑕疵都没有,让人很想去摸一摸。她的眼皮很双,睫毛很长很密更显得眼神很清澈很闪亮,犹如星辰。不得不说这张小脸百看不厌,越看越爱看。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现这个女人的脸庞没有死角。不管她是生气是高兴,还是安静,他都能捉摸到一种美好。即便只是耳垂。

    他喝了口茶说:“告示贴出来了,自然就是真的。咱们大凉国每隔两年会选一位和亲公主,为了同周边各国友好相处,每隔三年会选出一位亲民公主,以表明圣上爱子民的的态度,今年选出的亲民公主是宜阳公主。但愿她今年找个好夫婿。”

    这样啊。

    颜倾颜依然恬着脸不耻下问:“那么如果公主的绣球抛在了无官无职的平民百姓头上,那该怎么办一般百姓谁家有能力服侍一位公主,婆家还不愁死了。”

    沐寒风看她皱着笔直小巧的鼻头,蹙着细细弯弯的眉毛,很瘦惆怅的样子。

    有点好笑,用手点了点她的鼻头说:“瞎操心,就算是一般百姓家,公主有的是钱,可以修一座府邸啊,再说了圣上怎么能让公主寒酸呢,一定是要赐给驸马府的。至于婆家那更是攀上枝头了,哪里还会愁,高兴都来不及呢。”

    有点一人得道全家升天的意思,不过她可是看过关于公主驸马的传说,说是公主嫁到婆家,公婆都得下跪,夫婿每天也要早请示晚汇报的,一块儿睡还的得到嬷嬷的批准。

    这么多规矩,谁家娶公主谁家倒霉吧。

    她将身体往后靠了靠,小声嘟囔:“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家里端着这么一大尊神,天天敬着谁受得了呀,婚姻啊,还的门当户对才好。真不知道几年后虽这么倒霉。”

    沐寒风见她一脸惋惜感慨唏嘘,轻轻笑了出来。

    门不当户不对似乎也有不受罪的,比如眼前这位表情丰富的小女人。

    他忽然也往前靠了靠小声说:“那么,一会儿为夫带你去看看谁是那个倒霉蛋。”

    颜倾颜见他有点不赞同自己说谁当驸马就是倒霉蛋,忙说:“好啊,做驸马的人真有倒霉的,我给你说啊,以前呢有个人叫陈光蕊。”

    她心里不好受,一心想将自己从悲痛中解救出来,便多说话,对任何事情都表现出常的热情。以此来转移注意力。福利 &ot;hongcha8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