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又一次危险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独自躺在床上百感交集,泪流满面。  公主奶奶不在,沐寒风不在,柳无影也不在,颜娇颜不在。她并没有孤军奋战。

    心里顿时又充满了激情。她摸着肚子,自言自语的讲一些小故事,小声唱歌背古诗,做着胎教。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绿翘坐在院子里,看着房后的那棵桃树想着柳少爷的点点滴滴,那棵桃树已经结了很多青色的毛毛的桃子。她记得很清楚去年桃子成熟的时候柳少爷亲手摘下第一个时的笑容。

    忽然感觉头顶一黑,心里一紧。猛抬头便扫见了一道黑影掠过。

    她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抬头仔细看去。

    太阳红红的,天蓝蓝的,碧空万里无云。已是夏天,还不是很热,也没看见苍鹰老鸦什么的飞过。

    难道是眼花了

    她又低头看了看,地上很清楚的有自己的影子。

    不行,小姐已经遇到过很多次危险,就算是在自己家里也不能打大意。

    她站着犹豫片刻,想了想还是先去告诉墨童一声,她担心万一有事儿,她自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误了大事儿。

    走了几步,惊讶的看见墨童鲜有的从后院的属于他自己的院子走了出来。见她张嘴,先开口:“绿翘,少夫人在么,我有事儿要找她。”

    说完给她使眼色。绿翘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知道是不要让说话的意思。

    便说:“少夫人正在睡觉,奴婢这就去禀告。”

    墨童说:“就说公子来信了。”

    绿翘进了屋,墨童转过屋角来到屋前,稍稍后退几步踮起脚仰起头来,就很清楚的看到一个身穿粗布衣服的男子趴在屋檐上,掀开一片瓦偷看。腰上的短刀闪着银光。

    暗骂一声:大胆毛贼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在他的眼皮之下对少夫人图谋不轨,活的不耐烦了。

    他运足气,提起身子,飞上了屋檐,他的轻功得到了柳无影沐寒风的真传,虽然不不上两位师傅,却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那男子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一掌击昏,提了下去。

    晚上黄婆带着侄女随行人员在都城逛了一圈,回来进了牡丹园。颜倾颜还在睡觉。

    还没进客房,便被绿翘请去了后院墨童的小院。

    她惊讶的看到了一个男子穿着她带来的马车夫的衣服,被五花大绑。

    很奇怪的是她左看右看,并不是她的人。

    可是这衣服确实是绣坊马车夫穿的。绣坊有六辆马车,八个马车夫。本来马车夫是手艺人,又经常外出,工钱高可以不管衣服的。但是因为绣坊就是织布刺绣的的,所以他们衣服也都是由一些染得不均匀的,织的不好的布料做成的。很统一也很独特。

    她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墨童指着男子说:“黄婆,这个男子可是你带来的车夫”

    黄婆摇了摇头说:“墨童大人,黄婆不认识这个人可是他的衣服是我们绣坊的车夫的衣服到底怎么回事儿”

    墨童刚才已经审问了好半天,这个男子只说自己是来偷东西的,

    问多了便一言不。

    他上前狠狠地踹了男子几脚,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你去看车夫里少了谁。”

    黄婆很快去沐府后门处的一个小杂院。绣坊的马车夫都在这儿,并没有少人。

    刚要问,看见一个叫做李满堂的,穿着不同。

    便问他:“李师傅,你的衣服呢”、

    李满堂苦着脸说:“黄婆啊。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小人衣服弄脏了,洗了洗搭在院子里出去了一会儿就不见了。真是缺了八辈子德了。你说这堂堂沐府怎么还有贼啊。”

    这身衣服可是临来都城是她专门派人制作的,规定他们一定要穿。

    黄婆这么多年打理着绣坊的生意,什么事儿没经过。

    多少已经明白什么意思了。

    说了声:“不就一身衣服么丢了就丢了。我们就是织布的还怕没衣服穿么。回去再给你做一身。你们都辛苦了,少夫人说了,这个月会多银子。你们住在沐府不要乱走动,内府女眷多。再住一天,后天我们就回去,以后你们估计每个月都得来都城一两趟。”

    回到墨童的住处,将事情告诉他。

    墨童便问:“黄婆你住进府中,有人知道。那几个车夫这次似乎并没有从府中经过,那么有谁知道他们也住在府上”

    黄婆摇了摇头:“这个还真不知道。也从没人问过。对了刚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小姐问马车怎么进府了、司马管家说是先将布匹运进府上,然后安顿他们去后门的杂院住。对了那小姐好像不是府上的姓沈。”

    黄婆长久混迹商场,说话谨慎。进府之前也再三嘱咐随行之人,谨言慎行。

    所以,根本不会说马车夫的事儿,况且马车已经又跑了一个来回,这次并没有进府,只是司马管家直接安排他们送后门进去的。

    她能想到的就是第一天进府,司马管家遇到沈凝香。她问了他答。

    只是她问得得有点详细,似乎让司马管家不耐烦了。所以印象很深。

    沈凝香。

    墨童眼神一凌。

    想了想说:“黄婆,这事儿到此为止。少夫人有孕在身不宜担惊受怕。你见到她也不要说起。这个人冒充绣坊的车夫想要对少夫人不利。这事我来处理。”

    黄婆是个聪明人,这么多天同颜倾颜接触下来,很喜欢她。

    很庆幸她是沐府的少夫人,有句话叫做跟着狗吃食跟着狼吃肉,看来以后自己可以吃肉了。

    有这样好的上司,她自然是希望她好好地。还有作为一个女人,她想她好好生下孩子。满口答应。

    同时也为她担心。

    回到牡丹园,颜倾颜已经起来,正在同绿翘吃还没成熟的苹果,见到她马上递给她一个:“黄婆婆,吃一个酸酸的,好吃。”

    黄婆摇了摇头说:“牙酸,不敢吃。”

    颜倾颜便问:“今儿都去了哪里有没有去咱们的茶楼喝茶。”

    她也给了黄婆一次免费的牌子。

    黄婆笑着点头:“去了,还别说。有喝的有吃的,还能听曲儿。真是好去处。不过黄婆可听很多人都在谈论少夫人,说少夫人说的书比说书先生的还好听。不知道有没有耳福。”快来看 &ot;xinwu799&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