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爹不是人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寒风说的心里话,只是面对三岁不到的孩子。 1点不正式。

    小劫便以为是在嘲笑他,气的将一双手抵在沐寒风脸上,大声质问:“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听我娘的就这么好笑么你们都是不听话的孩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快放我下来。”

    不听话的孩子道不同不相为谋。

    一句天真一句深奥、沐寒风放声大笑起来。他的儿子怎么这么厉害。剑童墨童也笑的有点忘情,才三岁啊,这思维逻辑神了。

    颜倾颜却一点没觉得好笑,她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瞪着沐寒风。这个男人至始至终就没理会自己,只是在逗小劫玩儿。

    心里真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有剑童墨童在,她也不可做得太过分,不能装作不认识他。她了解沐寒风,做的太过分了只有她自己吃的亏。他既然能找来,那就是有备而来。

    沐寒风很爽朗的笑够了,回头看到怀中的小劫冷眼看着他,顿了顿。终于停止了笑声,将他放下来。不过却顺手牵着他。

    一双深邃的黑眼睛这才看先向颜倾颜,眼角微微上杨略带邪气叫了声:“夫人。”

    一句夫人叫的顺口极了,似乎他出了趟远门才回来。

    “夫人谁是你夫人啊这里没有你夫人,你认错人了吧,”颜倾颜没好气的说了声,伸手去拽小劫:“小劫,我们走。”

    娘这是在赌气。小劫眨着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看看沐寒风又看看颜倾颜。他看出来了,两人认识。

    他抬起头一双大眼睛弯成月牙形,很天真的问:“娘,他叫你夫人,夫人是什么东西啊。”他知道飞旋叫颜倾颜姐,绿翘叫小姐,他叫娘。

    夫人没听说过。

    “夫人。夫人她不是东西,她是”颜倾颜习惯性的回答小劫的问题,却看到某人满脸戏谑之色。愤愤地说:“说了你也不知道,好了别问了,跟娘回去。”

    小劫见娘不高兴,也不敢多问。想抽出手,沐寒风不松手他哪里抽得出来。

    他觉得沐寒风是坏人了,抬起脚就去踢他,边踢边说:“坏人,坏人。放开,我要跟娘回去。”

    沐寒风也不急不躁,顺手又将小劫抱在怀里,将他的两只小手抓在大手里看着颜倾颜说:“夫人,别当着孩子的面不给他爹面子。对了,你告诉小劫,爹是什么人”

    对了,爹是什么人。

    小劫停止了挣扎一双求知欲很强的眼睛看着颜倾颜。

    颜倾颜见他说话的语气随意,眼神慵懒,有点无赖的架势。心里的气就涌上了头顶。她没好气的上前想要将小劫抢过来,哪里抢得到。

    嘴里便骂道:“爹不是人,是野兽,是虎狼之辈。还不如虎狼之辈,虎狼还不食子呢,哼。”

    “哦,是吗。原来本公是野兽。也对,夫人感同身受。”沐寒风坏坏的一笑。看着小劫说:“看看你娘,竟然说你爹我是野兽,不如虎狼,儿子你说爹是不是虎狼。”

    “爹”小劫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爹啊。娘,他是爹啊。不像虎狼,虎狼有四条腿,它们的不是人,爹他是人。”

    当然是人了。爹不是人儿子怎么会是人。墨童剑童噗,噗嗤两声笑出了声。

    沐寒风也笑了起来。颜倾颜气的转身就走。这个时候她也不怕沐寒风会带走小劫了,就在刚才她瞬间明白了件事儿,就算她多么抗拒,从没对小劫说过爹这次人,父子连心血脉相通,人家这第一次见面其乐融融的。要知道小劫从来认人。除了她之外,也就让飞旋偶尔抱抱,绿翘都不让。更不要说生人了。每一次青山那边的人来,他都早早躲开。

    而这一次,他竟然没喊醒她,而是让沐寒风抱着他。血缘关系啊。

    反正是他儿子,他要怎样就怎样吧。他要想带走,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但她没办法,就算柳无影在也没办法。至于飞旋绿翘更没办法了。她气呼呼的往回走。

    脚底生风。曼妙的腰直扭动很快,柔软急了。沐寒风心里一紧,一股久违了的感觉麻酥酥的传遍全身。

    他看着怀中的儿子轻轻一笑:“小劫,你娘生气了。”

    娘生气了,却将自己留下来。也没有再拼死拼活的抢他,也就说明这个人真是自己的爹。虽然还不是很清楚爹到底是什么,不过一定是同娘一样最爱他的人。刚才这个爹说了,有爹有娘才会有他。他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沐寒风重新审视,沐寒风也笑眯眯的看着他。

    父子两面对面对视良久。小劫才话:“你真是我爹有你有娘才有了我。没有你就没有我”

    “当然了,难不成你娘说她一个人就会有你”沐寒风怎么看自己儿子怎么可爱,忍不住伸手点了点他的小鼻头。

    小劫歪着脑袋想了想:“这倒没说有,不过我娘说我是种在她肚子里的,长大了她的肚子装不下了就出来了。对,我是种在我娘肚子里的。应该不需要爹吧。”

    “那你娘是没告诉你,你就是爹种在你娘肚子里的。”沐寒风说的一本正经的。

    剑童墨童已经长大了,对于男女之事也知道了一点。

    现在两人一直在笑,就算看到少夫人生气离开也停不下来,这会儿更是笑的差点岔了气。

    墨童还稍微好点,剑童平时喜欢热闹也喜欢骏马,爱去马厩那边,听过那些个赶车的脚户们说一些带色的话。那些个大字不识一斗的马车夫信口乱说打时间。主公也这么说。种在肚子里这话也敢对孩子说。

    实在受不了,两人干脆蹲在地上笑。

    沐寒风也不去管他们,一双同小劫一模一样的眼睛看着儿子。似乎在说我说的没错。

    小劫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伸出一只小手挠了挠头:“娘没告诉小劫,不过娘说过种下一粒籽儿才能出一棵芽,如果没有种子的话,就不会芽。我的再问问我娘去看看到底是不是你将我种在她肚子里的。我娘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要不耻下问。“

    沐寒风很认同的点了点头:“你娘说的很对,她那么有学问我们就去问问她,涨涨学问。”添加 &ot;xinwu799&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