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公子耳朵长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寒风外出送夏辰宇柳无影。  颜倾颜看着绿翘收拾桌椅。压低嗓门:“你去送送我哥,顺便将这个给他。”

    她将刚才抽空用青螺写好的一张小纸条交给绿翘。

    她知道柳无影心里不舒服,他是个很重情义的人,虽然很有城府不会流露出来。但是这样的人其实很脆弱。也许他还不知道自己真实的想法。的让他明白她很清楚两人的处境。明白很多事情计划不如变化。让他不要多想,她很好。也让他面对现实,有些事情不只能是美好的回忆。当然她写的很委婉。

    绿翘听说可以单独见到柳无影心里万分激动,很快将纸条收起来,就看到沐寒风带着一股清爽走了进来。慌忙低头退了出去。

    沐寒风进屋之后并没有坐下,也没有洗漱,而是绕着颜倾颜转圈,左看右看的。看的颜倾颜心里慌,以为同柳无影的事情败露,很快想对策,不管怎样都要保护好柳无影。

    看了一会儿沐寒风嘴角扯出一丝玩味,依旧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看的颜倾颜实在忍不住,翻起白眼:“公子不要这样看妾身,妾身很惶恐。”

    就算再害怕也要面对。

    沐寒风这才轻哼一声:“夫人还真是让为夫再次刮目相看啊。说说还有什么是为夫不知道的”

    什么是他不知道的既然不让他知道怎么会告诉他。白痴啊。

    她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不知道公子不知道什么呀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娘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们还用尿布的时候就认识。我们谁不知道谁的什么呀。”

    沐寒风点了点头:“说的也对。”便走来坐进椅子:“可是为夫怎么觉得很多事情不知道呢比如夫人会弹琵琶,会吟唱。还有填词,如果没猜错的话,还会拉胡琴,胡琴应该比琵琶弹得好。”

    原来说的是这些呀。

    颜倾颜轻嘘一声,放下心来。

    很随意的说:“这都是打时间的玩意儿。公子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知道这些。”

    沐寒风轻轻敲打着桌面:“夫人错了,为夫现在对这些很感兴趣。”

    他也是被从小要求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说实话,以前见识过颜倾颜弹琵琶,乱七八糟的不过有点韵味,当时也没太在意。时隔三年,再一次听她弹唱,竟然现有模有样的,虽然还不是很精通。但是真真正正的被她的歌词所打动,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动听的歌声,就算圣上的御用歌舞姬也尝唱不出这样的味道。他看出了长久流连风月的夏辰宇的惊艳,一向沉稳的柳无影眼里的火花。他还看得出其实颜倾颜更拿手的应该是胡琴。

    颜倾颜知道今儿有点突兀,以前的事儿沐寒风自然很清楚只好说:“其实也没什奇怪的。离开颜家洼后的四年,我同娇颜被苟大娘收留。她家的儿子,就是同我有口婚约的那位,精通乐器,文采也好,善于吟诗作词。每天晚上都会弹弹琵琶拉拉胡琴,。我这人悟性好,也喜爱风雅,就偷偷的学了点。”

    这点应该可以说得过去。以前也是这么说过。

    沐寒风嘴角抽了抽:“没想到你那个前未婚夫还多才多艺,怪不得他看不上你了。”

    后面的话没说完,心里却是很不舒服。什么穷酸书生那么不长眼,他都慢慢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而他却那样冷酷的抛弃了她。虽然如果不抛弃就不会成全他,还是让他很后悔没让他彻底废了。

    这是在揭她的短处,颜倾颜脸一红。被苟孝儒当众羞辱抛弃也是她不愿想起的痛,虽然她已经从心里原谅了他。

    她气呼呼的瞪着沐寒风:“是啊,他是看不上我。怎么了。他看不上你还不是将我娶了。难不成你比他眼光好”

    对于她的恼羞成怒,沐寒风也没有生气,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本公自然比他眼光好。”

    颜倾颜被他悠闲地姿态气的更恼了:“眼光好还娶人家看不上的”

    “所以本公眼光好啊。”

    沐寒风说完也不去看她的表情上床睡了。一双眼睛就盯着睡得正香的小劫,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他的鼻子:“这小子吗,鼻子随你,挺拔。”

    什么意思呀颜倾颜安懊恼的盯着沐寒风,见他一一指点着儿子的五官。火也不出来,也知道不可再过分,这没品男可是变色龙,变脸比翻书还快,万一恼了,没有她占得便宜。

    她看见剑童墨童守在大门口,夏辰宇好像就睡在隔壁的空房间。知道今晚上他会住在隔壁,轻轻走去关好门,噗的一声吹灭灯上了床。

    躺在小劫这边。

    外面青山人有喝的太多,酒劲正浓的还在唱着跳着。,

    颜倾颜心里却很不安生,不远处两军今儿刚刚交战过,战场还不知道有没有清理完,将士们应该都在休整,主帅先锋钦差却都在这里狂欢。如果敌军侦查员厉害的话,一定会现的,那么会不会反扑过来偷袭呢。

    这里离战场军营都不远,青山所有的人都在这里,万一有不测。不但他们有危险,青山岂不有被灭族的潜在可能。

    沐寒风温暖的大手翻过小劫小小的软乎乎的身体探了过来。颜倾颜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挪。

    沐寒风出一个无声的笑,颜倾颜能感觉到在黑夜中绽放。

    她有点懊恼,轻声质问:“笑什么”沐寒风嘴角的笑意加深:“知道什么耳朵最长么”

    这是在骂她。颜倾颜哪里肯吃亏:“自然是公子耳朵最长了。”

    都说驴耳朵长。尤其是公驴。民间叫做叫驴的。

    说完心里一抽搐,说他是叫驴,不就骂他是牲口么他一向自高自大能这样被她骂。

    果然沐寒风么有出声,一股寒意在空气中蔓延。几年前的疼痛似乎隐隐出现,颜倾颜咬了咬嘴唇。好好地招惹他干嘛,都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就算他现在看在小劫的面子上对她还算有点情意,但是他以前是无情的。

    果然就床一沉,沐寒风重重的身体已经够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添加 &ot;songshu566&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