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凶恶的男人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墨童,今儿不管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总之我要去看我二娘。 你大概也知道一点,我二娘是我妹妹的亲娘,我妹妹已经没了,我的替她尽一点做女儿的孝道。我都走了三年,很想知道她现在怎样了。”

    马车夫进了水店好久没出来,颜倾颜一双清澈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低头的墨童。即便是墨童没有抬头看也能感受到一丝震慑。

    他的心中万马奔腾,少夫人比起以年凌厉多了,他有点不敢正视。但是颜倾颜说的也都是人之常情合乎情理道义。只要沐寒风在都城,他多半时间都住在沐府,自然知道颜倾颜的妹妹,那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女子。他对她的印象不深,但是知道她很爱这个姐姐。也知道沐寒已经追收她为侍妾了。仅此而已。

    他低头嚅嚅道:“少夫人,属下知道少夫人说得都合乎情理道义,可是主公之命属下不敢违。还请少夫人不要为难属下。”、

    还真够愚忠的。

    她眉眼带上愠色:“沐寒风之命不敢违。本少夫人的命就敢违了。想来你也看出来了。这次回都城可不是本夫人自己想要回来的,是你家少主请我回来的,既然请我回来,就得给我自由,难不成看看我二娘都不行。”

    她说的没错,墨童脸色更难堪了。

    主公让他好好护送少夫人回府,不得有半点差错。

    他对于沐寒风的惩罚倒不是很在意,重要的是怕颜倾颜有危险,如果她出了任何意外,他不敢保证他以后会怎样、

    见他还不松口,颜倾颜明白一定是沐寒风下了死命令。

    她咬了咬牙,脸上带上了微笑。将小劫小心的放在了坐铺上,下了车。

    仰起脸看着高出她一头的墨童,轻声道:“墨童,我也不想为难你。可是你也知道我妹妹是因为我而死的。我二娘嫁的人是赌鬼,这些年也没个人去看看,我是她唯一的家人,我是想看看给她长点精神。我保证,只是去看看,如果她过得很好我也就安心了。”

    墨童见她说话间眼角似乎都泛起了泪花,想起她一个女人遭受了这么多很可怜。也想起以前他被狼咬伤她对他的好,终于点了点头:“那少夫人,我们得快点。”

    话音刚落,那马车夫像是在旁边听着似的,颜倾颜刚刚上了马车将小劫抱在怀中和,就提着一小桶水蹭的跳上马车,手起鞭杨。马儿猛地向前一蹿。

    半个时辰之后就到了所谓的千户巷。

    这个地方是都城最贫穷的下层人集中居住的地方,进了巷子,两边密密麻麻的几乎全是茅草盖顶的房屋,屋子破烂墙皮剥落,很多户人家都没有院墙,只是用泥坯稍微围起来。

    一家挨着一家。

    马车停在巷子口,颜倾颜唤醒小劫。带着他下了车子。

    这个地方她同颜娇颜以前来过也偷偷的看过李株儿曾宝儿,只不过是她没有进去。小劫刚刚醒来,一双眼睛还带着睡意,见颜倾颜牵着他的手要带他进巷子,不解的问:“娘,我们要去哪里小劫想回青塬。”

    他长这么大只知道青塬那么一点地方,外面的都是眼睛能看到的,以至于沐寒风将他带到了军营他都有点迷茫,就算战争打的很激烈,也很难适应,所以他整天哭丧着脸。就是战争结束了,沐寒风带他回都城一路上他都没往外看。如果不是沐寒风看得紧,他早就找娘了。

    他真想青塬。

    颜倾颜心里泛出一丝苦涩,小劫虽然聪明,却是从小被困在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地方。孩子对外面的世界还是不适应。

    她伸手将他抱起来亲了一口:“小劫,我们不回青塬,我们去看你外婆,然后回家。回你爹的家,也就是我们的以后的家。”

    小劫对于家的概念就是青塬,他很快摇了摇头:“不,娘,我不想回爹的家,我们回自己家吧。”

    颜倾颜又将小劫抱紧一点:“小劫,以后我们的家就是沐府。”

    千户巷很杂很乱,每户人家门前都倒着泔水,臭烘烘的。正值盛夏,苍蝇乱飞,环境很不美。

    颜倾颜闭住呼吸,躲过脚下一处处的秽物。向李株儿家走去。她知道他们住在中间的一个小院里。

    墨童皱着眉头捂着鼻子跟在后面。见颜倾颜抱着小劫走的很艰难,上前一步:“少夫人,将小公子给属下抱吧。”

    小劫忙将小小的的身子往颜倾颜怀中一缩:“不,我要我娘抱。”说完也许是感受到了娘身上的汗水,探出头:“娘,你放下小劫,小劫自己走。”

    颜倾颜也有点累,身上汗淋淋的,正想放下小劫。

    就听到前方不远处的小院内传来男子的怒吼声:“臭婆娘,你敢蹬老子。还不快将银子拿出来,难道你想让老子被剁。”

    随着怒吼声,一整巨响,似乎什么倒塌了。,接着传来男孩弱弱的哀求声:“爹,你不要打我娘了,家里真的没银子了。”

    “你滚开。”男子大吼一声,又是一阵响动夹杂着女人凄惨隐忍的的哭声。

    大门外已经聚了几个女人孩子,其中一个不忍的叹息着:“这女人真可怜,没有一天不挨打的。”

    另一个说:“是啊,那男人简直不是人,还不让人劝,男人劝说女人勾引的,女人劝,又说女人看上他了,真不是人。”

    “哎。”一个年老的妇人摇着头:“她命苦,嫁狗随狗,嫁个屠夫也是她的命。人家家里事官府都管不着我们瞎操什么心呢,回吧。”

    围观的人表完了都各自散去,又围上几个。

    颜倾颜愣愣的听着院子里的哭声,男孩似乎也被打了,跟着哭起来。

    这才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墨童,踢开门。”

    相对于千户巷的其他住户,这个小院已经属于豪门了。,高高的青砖院墙,漆黑的大门。她记得以前沐府的泥瓦匠修补房屋,她让司马管家派人来千户巷给李株儿修了漏水的房子,顺便围起了院墙安上了大门,应该就是这一家了。关注 &ot;hongcha8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