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不想见到他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看着李株儿颜倾颜心里是深深的内疚。  她斗不过沈凝香,可是她能保护得了李株儿。却是这么多年来因为她年轻时的一个决定而对她不理不睬,以至于她被人欺负做成这样没人出头。

    想到妹妹因为自己死去,她却没有好好照顾她的娘。如果这次不是沐寒风强迫她回来,也不会知道这些,李株儿今天还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她真恨不得当初死去的是自己。颜娇颜虽然一直跟着她,却很牵挂她的娘,常言道母子连心,这点她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

    她让墨童将院子里一只一条腿断了的凳子拿过来扶着李株儿坐下,蹲在她身边小声问:“二娘,你看看他。是放过还是处置了他我带你去看大夫。然后我们搬出去住。”

    她看到门口又聚集了很多人,都在往里看,还有人议论。

    男子:“这女人家里终于有人来了。看起来还是有钱人,怎么以前没人管呢。真可怜。”

    老妇人:“还以为她家里没人了,哎,再来迟一步就要失人命了,两条。”

    年轻女子:“听说男人欠了赌债。要卖儿子呢。”

    老年男子:“畜生,简直就是畜生。虎毒还不食子呢。她家里人这么有钱就该将她带回去。”

    李株儿一直颤颤巍巍的,满脸恐惧。颜倾颜轻轻抚着她的手柔声说:“二娘,都是我不好。这些年不关心你。你放心,有我在,以后谁也别想欺负你。你也别害怕,想怎样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李株儿听她说完。一双死灰一般毫无神采的眼睛突然闪出一道亮光,反手抓着颜倾颜的手,急促的说:“大姐儿。你要替我做主。我不想再看见这个人。让他走,走得远远的。他要打死我打死宝儿。你要让他走。大姐儿,当初都是二娘不好,二娘不守妇道。二娘这都是报应啊,报应啊。娇颜,娘的女儿,你死的好惨啊,娘也想跟着你去,可是放不下宝儿啊,留下他会被那畜生打死的。曾富贵,你不是人,是畜生啊。你怎么不去死啊。”

    李株儿似乎神志不清嘴里嚅嚅道道德。颜倾颜心里更内疚了。颜娇颜为她死去,李株儿一句怨言都没有,还在柳无影面前说过是应该的。也是那句话让她当时觉得无颜来见。

    她听出来了李株儿不想原谅曾富贵。

    伸手将曾宝儿拉过来问:“宝儿,你也不想看见你爹么”

    曾宝儿虽然几乎没怎么见过颜倾颜,从小到大也被曾富贵打的见人畏畏缩缩,很木讷。但已经明白娘嘴里的大姐,能帮他同娘。

    狠狠地点头:“大姐,宝儿再也不想看见爹。”

    说完还怕颜倾颜不相信,撸起衣袖裤管。颜倾颜倒吸了一口气。只见孩子瘦的麻杆似的胳膊腿上全是伤几乎没有好的地方。很多还有伤口,看起来是利器所伤。

    那可是是他的亲儿子啊。

    曾富贵原以为李株儿被他打怕了不敢轻易瞎说。心存侥幸。听李株儿曾宝儿都不原谅他,知道今儿惹了麻烦,也不敢抬头更不敢说话。沐府的少夫人岂是他能惹得起的。他也见过小世面,看得出墨童不是一般人,那双眼睛里透出的精锐之光少说也有七八年的功夫。他不敢乱动就这么低头跪着。

    这样的人还给他什么机会,留着他都是噩梦。颜倾颜看曾宝儿身上的新伤旧伤,猛地起身吩咐墨童:“我带二娘去看大夫了,剩下的你来处理,。以后我不想看见这个人也不想听见所有关他的事儿。”

    说完扶起李株儿就走,顺便喊宝儿:“宝儿,我们走。”

    走了两步想想觉得不对,墨童一直跟着沐寒风,一定会将她说的不想见不想听理解为去死。

    她虽然非常恨曾富贵,很想现在亲手撕了他。却明白不说李株儿,因为夫妻反目堪比仇人。他总归是宝儿的亲爹,再怎么不好,也是亲爹。如果将他处死,现在宝儿还小,等到他长大了,想法会不一样,说不动会恨她。

    又转身:“给他点深刻的教训,让他以后永远记得。留下他的命。”

    墨童的手都摸到了匕。作为一个男子他也很痛恨曾富贵这样的兽行,男人怎么能那样打女人打孩子呢,这样的人真该死。。

    却是听到颜倾颜的话松开手。想了想忙跟了上去。他的主要任务是保护护送少夫人回沐府。

    这样的小事交代下去就是了。

    出了院门,门外站着两位随从。他指了指门内跪着的人:“将他带去衙门,就说是赌徒,打架斗殴伤了人,让他们给找点事儿好好做做。”

    颜倾颜带着李株儿去医院包了伤口,又抓了几副调理身子的药。这功夫小劫已经同宝儿成了好朋友。小劫虽然人小,但是聪明口齿伶俐。一会儿就各种逗曾宝儿开心,还掏出身上的几枚铜板给他买了麦芽糖,油果子。趁着大夫给李株儿包着伤口把脉,用大灰狼的故事成功地将曾宝儿的好奇心引了出来。

    再看他木讷的表情不见了,有了孩子的灵气。

    颜倾颜不由得对自己儿子竖起了拇指。刚才她看到曾宝儿如此木讷,知道是被他那个有暴力倾向的爹给吓着了,还想着顺便让大夫给看看,开点压压惊的药。

    没想到小小的儿子竟然是最好的药。药到病除的。

    而八岁的多的曾宝儿竟然对不到三岁的小劫崇拜的五体投地。

    也不知道身上疼不疼,所有的畏缩全都不见了,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小公子,小公子”叫的挺顺。

    颜倾颜忙纠正:“宝儿,不要叫他公子了,他是大姐的孩子,他的叫你一声舅舅。小劫,叫舅舅,。”

    这一纠正小劫不高兴了,他好不容易收了小弟,却怎么又是舅舅。飞旋舅舅,还有那个舅舅,这个还是舅舅。

    他气呼呼的噘着小嘴:“娘,小劫到底有几个舅舅娘到底有几个兄弟不行,我不管,宝儿是小劫收的兵,我不叫他舅舅,他的叫我大哥。”关注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