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坚决不行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不行,我可不想天天跟你凝香妹妹打太极。  你知道我跟她势不两立。如果被我查出了她就是游灵的幕后主使,是杀害我妹妹,将我逼下悬崖的真正凶手。我一定要让她偿命哪怕赔上性命。所以打死都不跟她合作,不跟她同流合污,更不要说跟她争风吃醋天天争宠抢你。你去那边陪她吧,我绝对不会生气不会拦着,可以当尽量减少存在感。”

    “还有,我不管乌金矿,造纸坊,绣坊的,也不管府上的大事小事。既然你非要逼着我回来,我就要养尊处优,我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出门前呼后拥,进门众星捧月。”

    沐寒风真的很无耻的边做边说,颜倾颜也更无耻的竟然再次死去活来的上天入地了一番。

    可是等他说完,她才现他绝对是挖了个坑让她往下跳。坑挖的还很大。他让她继续掌管府上的一切事宜,还要亲手管理乌金矿造纸坊绣坊的财务账目,要将乌金矿从开业到现在的收支做个明确的计算。计算每年的纯利润是多少。造纸坊绣坊从什么时候开始盈利,有没有必要扩大规模。需不需要再开几家连锁店。

    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沐寒风竟然要她同沈凝香和平共处,必要的时候可以分给她一点不伤筋动骨的小事儿管管。,比如府厨房,洗衣房的事儿。还要做一个爱吃醋想要独占他的河东狮吼。

    这些自然地坚决反对。她可不想天天活成宅斗的女猪脚。再说了,她现在可是有孩子的人了,她的将全部精力用在儿子的教育问题上。

    沐寒风见她说的激动,坚决反对。也不着急。更不知羞耻的喊来闭月羞花伺候更衣沐浴整理,闻着屋子里弥漫的味道,光溜溜的身体,颜倾颜慌忙寻找轻薄的蚕丝被,却不知道被踢去哪里。看闭月羞花走了进来,她羞得头也不敢抬,索性就将头埋在枕头间,感觉身子被沐寒风轻轻抱起,也不知道怎么一转就到了隔壁的浴室。

    “好了公子我自己来,”被轻拿轻放进了浴池,看他又要亲力亲为,颜倾颜忙拿过一条毛巾遮住身体。

    沐寒风也不说话,自己也进了浴池。

    颜倾颜惊得眼睛睁得老大,两人虽然才刚刚抵死纠缠,也做了好几年夫妻,却从来没有一起洗过澡。更不要说现在正是中午,一天中最美的时光。

    这家伙不去忙正事,却同她泡在浴池里,有没有不务正业荒淫奢侈,

    她默默地泡在水里,一双眼睛便时不时的看一眼门,很担心闭月羞花什么时候突然进来伺候,她没有被人伺候洗澡的习惯。

    却见沐寒风似乎不是来洗澡的,也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将头颅扬起靠在浴池边上,眼睛微微闭起,一张精美的脸安静柔和,一头如墨的头瀑布般的垂下去,即使光着身子,也难掩高贵。

    这厮该不会是今儿休假吧,如果他一天都在家里,是不是很无聊。颜倾颜自己很快地洗着,不敢怎么动。这浴池不是很大,沐寒风个子高身体壮,很占地方。颜倾颜只能稍稍占着一个角。她很快地洗干净擦干,就要出去。

    她可不想同沐寒风单独在这里,他的精力实在是太好了,吃不消。

    再者,如果他今儿真的不出门的话,她的找个事儿做做,不能一直同他在一起,有点压抑。

    悄悄地起身,轻轻抬腿,想要跨出浴池。突然脚底似乎被什么一拽,一滑,身子一歪,就进了沐寒风宽厚结实的胸口。

    她哎呀一声,双手菜撑着他的胸口想起身,却被沐寒风健壮的胳膊紧紧地箍着,哪里还起得来。

    故意的,她不明白沐寒风要做什么这不刚刚才泄完那个什么,难不成又要来了。她想离他的胸口远一点,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要敢瞪着眼睛:“干什么我都洗好了要出去。”

    沐寒风用一条胳膊固定她,一条长长的腿压在她的腿上,一只手压着她的头,让她乖乖的趴在胸口上。

    不管她怎样挣扎,怎样扭动,也无济于事。

    她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见他还是刚在的姿势闭着眼睛很安详的。想了想,索性就这么趴在他的胸口。

    这样安静的听着他剧烈的心跳,颜倾颜也慢慢平静下来,慢慢感受他的心跳,打鼓似的,想有着这样强健心魄的人,一定是充满潮气有着很大野心的人。不过沐寒风从小没有什么朝气,总是沉默安静。还有这腹肌应该有八块,纹理都很清楚明了,摸起来手感好。

    柳无影的胸肌也很达,他们都是从小练武之人,应该也有八块,他的肌肤比起沐寒风来更加光滑细腻。

    想起柳无影心就堵得慌,越的后悔那甜蜜的五天晚上的厮守。早知道会同沐寒风回来,就不应该将那份美好毁灭。

    原以为只求曾经有用,不求天长地久是一份洒脱,是一种拿得起放得下。

    却原来是一种煎熬是一种愧疚一种痛。哪种知道了美好却无法拥有的刻骨之苦没有亲身经历实在是无法感受。就如很久以前她曾经想不顾一切的将自己交给柳无影,好让以后彻底放下,却没有实现是一种多么正确的结果。

    没有得到永远是最美好的。

    可是现在,她都能感觉到沐寒风似乎觉察了什么。他让墨童顶替飞旋保护她,有意无意的说起柳无影同宜阳公主的事儿。她听出来是他早已知道了柳无影清楚颜倾颜离开的三年是安全的,也知道她去了那里,却没告诉而产生了怀疑、只是飞旋将一切都归揽在自己身上了。

    想起柳无影,才想到已经很久没听到他的声音了。虽然回都城的时候虽然是同行的,但是他是先锋官,总是走在最前面。回来之后也只是在城门口看了一眼。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还有柳陵,三年多没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看看他。

    正想开口请示。

    沉默很久的沐寒风说话了:“夫人,以后还是叫夫君吧,不要叫公子了,有点生疏。”给力小说 &ot;xinwu799&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